叶小强又灰溜溜的回来开直播了,鸽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谁还天天守在直播间看你啊。

于是等他复播的时候,好像前段时间的高人气都是假的一样,没有发生,一切都得重新经营起来。

平台方面是知道叶小强去某俱乐部试训的,如果你成功了,他们也会帮着宣传。

比如说,某某某职业选手,是从我们这个直播平台出来的,以前直播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他是一个有职业梦想的人。

结果吧,你没有成功,那就不好意思了,你请假这么久,回归的时候还想给你大张旗鼓的宣传,没可能的。

换到新的超管,他手底下有几百个不出名的小主播,不会像以前的那个超管一样对你多加照顾了。

你以前是个未成年,现在,是个大人了,该正式接受自己的处境了。

于是,回去直播了三天,还是毫无起色,人气甚至还不如自己在未成年那一块区域直播的时候高了。

以前人家一看,一个小孩,直播英雄联盟,还是个王者,多稀罕呢,手指一松,漏一点打赏都很痛快的。

现在就没有这样子的好事情了,新进来直播间的观众会觉得,王者这么多,你这个不carry,不是代打上去的吧。

有人开始挑毛病,这是韩服王者,我上我也行啊,看了这样的评价,叶小强就忍不住就去反驳一下。

一开始还是好态度的说,你可以去查看我的战绩的,或者去看我的置顶动态啊。

我这个分段是自己手打上去的,如假包换的那种,有谁不服,可以和主播solo的哈。

他分心去看弹幕的时候,没有注意看游戏,被对面偷死了。

弹幕嘲笑的居多,反着发666的,倒着发者王服韩的。

打高分段就是不能分心,不然根本就玩不好。

于是叶小强回来直播后,分是直接滑坡式的下跌,本来就是勉强在韩服呆着,现在是王者都保不住了。

只能白天不直播的时候打回来,晚上直播的时候,再掉分掉回去。

他的老粉丝都调侃,今天的目标是昨天的分数。

天天输,谁爱看啊,加上和他同质的直播间很多,口才比他好的,长的比他帅的,声音好听的都很多。

他混在里头就是真的一点都不起眼了。

他现在已经不想着吸引新的观众进来自己的直播间里,能保住人气不流失就不错了。

还有一些是当时焚天和他直播solo的时候关注的粉丝,点见来一看,都觉得是不是换人了啊。

我当初怎么会关注他的,取关走人了。

叶小强急的嘴巴上火,吃东西都吃不了,喝水都疼的要死的那种。

喝水都疼,那就不喝水,然后连着好几天一天就喝不到一杯水的样子。

于是顺利成章的便秘了,肚子老大,但是上厕所上不出来的那种。

没办法,只能抽空去了一趟医院,检查出来一堆小的毛病。

维生素缺乏导致的口腔溃疡,那就要先补充维生素。

但是肚子难受的上不成厕所,最后跪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是一个实习的医生给他把粑粑掏出来的。

而且他去的是附近的小医院,没什么讲究隐私什么的,就一张半高不高的帘子隔开,结果天气热,开的风扇吹啊吹,基本被来往的病人看光了。

叶小强心想以后自己再也不来受这个罪,一天八杯水,保证一杯也不少的喝掉。

出来一结账,花了两千多,还不包括要买的药的价格。

医生叮嘱说了,每天要喝水,嘴巴难受也要喝水,然后比较硬的食物就暂时不要吃了。

那吃什么啊。

叶小强发呆了,医生就说,喝粥,养人的小米粥,八宝粥,天气热,喝绿豆粥,都可以。

自那一天开始,叶小强的外卖单子就变成了各种粥,皮蛋瘦肉粥,虾滑粥,一杯十块,还不顶饱。

这一天,他又熬夜播游戏凌晨才睡觉,他听见了隔壁房间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这是任戚晚上的第二份工作都下班回家了。

第二天中午,叶小强是被一阵强烈的麻辣鲜香的味道给弄醒的,是隔壁在做吃的。

到点吃中午饭了,叶小强嘴巴嘟囔了一句,连着喝了大半个月的粥,嘴巴都淡出个鸟来了。

口腔溃疡已经好了,闻着这个味道,口水就忍不住了,好饿好饿好饿。

他点开外卖单子,点了一个火锅,然后喝水开始止住口水,努力了一下,并不能够成功。

很快那边似乎把吃的端上桌子了,菜的香味不太能闻到了,叶小强急了。

拧开自己的房门,蹲在对面的门口闻着那个味道,露出了一脸垂涎欲滴的样子。

任戚的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是一个a在发出报警的声音。

这是一个监控a,链接的监控探头就是自己出租屋的大门。

点开,小菊花转了一下,出来一个人蹲在自己门口的视频。

任戚吓了一跳,转头看向门口,还好自己中午回来的时候,随手有把门给关好,没有钥匙是绝对进不来的。

“谁在外面候着,不是坏人吧,想入室抢劫?”

任戚马上就打算报警,但是对着手机,看着那个头顶,又有些狐疑。

“这个人,蹲在那里干什么,怎么好像是在闻什么味道一样。”

监控探头有点高,只能看到叶小强的头顶,自然,任戚不可能从给一个头顶就认出来这个人是自己的邻居。

任戚觉得还是先不报警,找一下房东再说。

发了短信,通知房东,自己住的楼道里出现一个奇奇怪怪的人,在自己门口徘徊不去。

房东并不是房东,是房东请来照看这些出租房,收房租水电,并且打扫卫生的上了些年纪的大爷。

大爷光着脚,举着拖把就上来,一声怒喝,“你在人家门口做什么!”

叶小强蹲的脚正发麻呢,被这一吓唬,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老大爷没有认出来叶小强是谁,毕竟租住在这栋楼里的人很多,他不认识所有的人很正常。

但是叶小强认识他啊,于是他就喊了一句,“别打,是我,我是住隔壁的小叶。”

大爷才不管你呢,拖把糊脸,登徒子,守在小姑娘的门口,那肯定是坏人无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