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公良兄妹间的话

公良言唇侧扬起。

“不错,凭着我们三个如今的修为,去了那岛上一定会连小命都无法保住,更何谈是救我琼华。

所以,我们三兄妹上岛已经不是救琼华的问题了,而是自保的问题。

琼华皇室之乱中,面对那势力中派遣下来的杂鱼,我们三人能够活下来都是侥幸了,更别说去面对那势力大本营了,绝对是自己送上门去自找死路的做法。

我们此去,应该说是要在那岛上找到庇荫之所,求生之路。”

公良昇错愕的望着公良言。

“三皇弟,你的意思是——”

“就如二皇兄想的那样,我此去并不是为了母皇,而是为了我自己谋求生路,既然她都能够如此绝情的弃我们于不顾,利用我们如此至极,我又何须顾及于她?

二皇兄,你不会还以为我们这些做子女的跟母皇之间还是有亲情存在的吧?”

公良昇脸色僵了僵——

“我自然是知道母皇只是利用我们而已,此次前去那域幽岛,我也并不只是为了母皇一人而已,而是为了我整个琼华,是为了我琼华的百姓着想,是不想让我琼华的国土落入奸佞之手。所以并不存在是为了母皇做事这种说法。”

公良言轻笑出声。

“二皇兄,既然如此为我琼华的众多百姓着想,就更应该好好的保住你这条性命,好好的活下去了。

以后有机会了再回来将国土夺回来就是了。

但是夺回国土的前提是你有命能够留到那个时候。

所以,我们兄弟二人就好好的相互扶持,走好以后的路吧?

比起相信其他人来,我是更愿意相信二皇兄你的,不管怎么说,我们到底还是血脉相连的兄弟,而且二皇兄向来秉性纯良,能够跟二皇兄在一起,我也觉得很是安心。”

“三皇弟言重了,前路艰险,你我兄弟二人本就该如此相互扶持,自然是要多多互相照顾的。”

“呵呵,能够听到二皇兄如此说,我就放心了。”公良言笑眯眯的将自己的建议说出来。

“二皇兄,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想法。”

“什么?说来听听。”

“上了船的这几天,就我观察,我发现这些人里面也不乏有几个异心的,当然了,大多数人都是心里拧成一股绳的,好像都很倚仗很信赖那个小九呢。”公良言说着,目光就扫向了依旧悠悠惬意的坐在船头甲板上钓鱼的九阡邪,目光只望了一眼就收了回来。

公良昇赞同的点点头。

“嗯,确实,这一点很明显,我也感受的出来,那个小九,是这船上人之中的主心骨呢。

恐怕,现在能够暂时护住我们兄妹三个人的,也就只有这个小九了。

而且这船上的人,除了那些个岛上人士,全部显然都是听命于她行事的,能够将大陆之中各国的皇子公主们都如此的掌控在手中,本事可见不小。

本以为,将各国众人凝聚在一起的,是古月国公主,现在看来,是这个在古月国里低调的似乎毫无存在感的小九。”

公良言欣慰笑笑。

“看来二皇兄看的也很明白了,也该知道这样的局势下,我们应该怎么做了!

所以,我们要向这个小九表明我们的态度,不管她信任不信任我们,至少我们与她之间不要产生敌意,不能让她误解了我们与盛荆还有北凉之间的关系。

这些个人明显对我们还抱有着隔阂,我们可不能被他们给排斥在外,当做外人!”

公良昇视线掠了一眼小九。

“嗯,平时我跟小晴会注意自己的言行的,不会跟他们发生冲突的,只要这样表现出来没有敌意的关系就好,太刻意的去解释了,反而不太好。

而且,同样都是女孩子,让小晴过去跟她亲近亲近,应该比较容易拉近我们之间的关系。”

“呵呵,二皇兄果然是个明白人。”

公良昇笑笑。

这个三皇弟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小晴接近那个小丫头,借着小晴跟她打好关系,拉近距离麽?

毕竟他们两个男人也不好凑过去跟一个小姑娘刻意的套近乎,而这件事情放到小晴身上就再合适不过了。

同样是女孩子,两个女孩子年龄也不会差太大,接近起来也不会显得太突兀,太刻意。

就算三皇弟不说,他本来也是打算让小晴过去跟那个小九亲近亲近的,至少能够改变一下大家对他们的看法,不要让大家对他们带着这么明显的敌意。

真要是说起来,那还是当初他琼华对北凉做的太过分了,谁能想到此一时彼一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现在变成了他们去讨好这北凉人了!

“小晴,你也听到了,我们现在在大家之中,是被排斥的存在,想要自保,首先要跟他们打好关系。

这个小九就是这里面的主心骨,只要跟她的关系搞好了,我们应该也就不会那么被排外了。

等这些伏击的人全部都被收拾了之后,你就过去跟她好好的聊一聊,你们都是女孩子,差不多大的年纪,应该有话题能聊的。”

公良晴咕哝一句。

“什么差不多大的年纪,我明明比她大好几岁呢,干嘛要去讨好她?而且还是北凉人。

以前明明就是我琼华的奴隶,我才不要。”

“小晴,现在这种局面已经不是当初那样了,我琼华也已经沦陷了,再不复当初的盛世了。

我们不是为了去讨好她,而是为了自保,能够保住性命的话,只是去跟她接近一下,说几句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公良晴不情不愿的瞅了一眼公良昇。

“皇兄,我们落魄了,是吗?”

公良昇嘴角僵硬。

“呃……算、算是吧!”

公良晴眼眶有些泛红。

“母皇也已经不要我们,抛弃了我们了,是吗?”

公良昇深吐一口气。

“嗯,算是吧,以后我们要自生自灭,自力更生,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我们不是更自由了吗?”

“那皇兄你也要把我豁出去了吗?”

公良昇嘴角一抽搐。

“这……怎么能叫把你豁出去了呢?”

公良晴嘴一瘪,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那你让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不是把我豁出去了是什么?”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