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麟中具体属于什么级别她是不清楚的,但是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麟卫!但肯定这人在九麟之中必然有不一般的地位!

虽然这在九麟中具体属于什么级别她是不清楚的,但是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麟卫!但肯定这人在九麟之中必然有不一般的地位!

可他竟然还跪在祁妙妙的面前!

祁妙妙,姐姐?不!你到底是谁!

而祁易生心中如晴天霹雳一般,和祁含娇存在同样的疑问,“殿下”九麟卫的人是在叫谁?这个称呼瞬间就让祁易生想到他曾经的那位公主妻子!皇家啊!

难道皇家又想起来了曾经那位长公主?以至于认了祁妙妙?

但不管如何,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显然九麟卫的人与妙妙熟识啊!

再想想这么些年他对于这个闺女是怎么熟视无睹的,祁易生心中更是一片凄凉。

九麟卫!原来是九麟卫来了!怪不得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谁也救不了他了!

吾命休矣!

“她是我儿啊。”孤和贞元姐姐唯一的孩子,所以孤要给她最好的。

她就该凤临天下,享万人朝拜之尊!

孤的掌上明珠合该得到这世上最好的!

在独孤邈忙着处理再没有耐心留着的烂摊子时,亲爹和仙相搅和一块了。

幽寂黑暗的通道仿佛没有尽头,豆大的烛火星星点点,延绵曲径,壁灯烛台上诸类麟兽,在森然的环境下更添可怖气息。

尊贵而神秘的黑色龙纹云锦袍上行龙似动非动,栩栩如生,暗黑的衣袍下摆水脚之上的水浪,在男人不疾不徐的步伐间仿佛翻滚一般,气势非凡。

眉目锋利且五官冷峻的男人看起来冷硬无比,周身带着杀伐果决的冷厉,然当说这句话的时候却仿佛如三月春雪化成水,溶溶的全是真挚的温情暖意。

“但那样的位置可不是轻易能够坐稳的,高处之寒也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陛下。”男人身后一道清凌凌的声音响起。

一身月华锦袍姣姣生辉,竹节形翠绿嵌玉带钩和镶嵌着绿松石、珍珠的云纹的革带精致细腻,系一串温润而泽且繁缛华丽的碧莹莹的玉佩,玉石相撞间发出叮咚清脆的声响。黑长直的长发以镶石青色织金边的琥珀冠和玉簪束发,华贵精致。

而最令人神往的是男子绝美的如玉的容颜,薄唇,挺鼻,剑眉,桃花眼,神韵绝伦,而那淡漠冷清的眼神与白皙细致如瓷的皮肤更是让男子仿若九天上神,不食人间烟火,令人倾倒。

这便是墟都“皎如玉树临风前,多智近妖神难辨”的谢家谢域!

启国至今以来最年轻的丞相!

谢域束手身后,极为从容冷静地说道,丝毫不忌惮那位喋血冷厉的暴君的疯狂。

独孤炎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帝王之路本是如此。

“谢家小子。”独孤炎语气凝重而肃穆。

“陛下有何要言?”谢域风轻云淡。

“你身上的配饰能不能少点?不那么精致华贵得快赶超孤这个皇帝了,而且你听这个玉佩相撞的声音,你说你一个男人家这么花里胡哨......”独孤炎瞬间从冷酷俊美的帝王转变成街头的吐槽大叔。

只是——

呃,独孤炎咽了咽口水,对于来自谢域的死亡凝视瞬间感觉心里毛毛的。

好吧,不说了,不说了,年轻人有点奇特的审美很正常,要尊重他们的爱好,不要总是那么打压,要不然容易心理变态,不能健康快乐成长了。

哦,他总是能把他皇儿的话记得很牢固,这是他皇儿总是对他那个便宜皇子身边的教养太监说的话。

但总是喜欢穿女娃娃衣服,这样的爱好正常吗?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样的嗜好怎么和“健康成长”搭边。

不过话说回来了,皇宫里的皇子能跟地里的草一样长起来就很不容易了,还健康?要求高了。

哎,这样看来,相比于喜欢穿女儿家襦裙的便宜儿子,谢家小子不过喜欢华丽点、精致点、讲究点的装扮,仿佛正常多了?

嗯,谢家小子那十指上套着的十个或镶或嵌或镂空或雕刻着黑色玛瑙、绿色宝石、金刚石的金、银、玉戒指,看起来仿佛也不是那么刺眼了吼?

“咳咳,言归正传,言归正传。皇儿以女子之身掌天下权当然是不容易,但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孤相信只有权利掌握在皇儿自己手里,她才是最安全无忧的。所以,孤要你助她。”独孤炎坚定而威严的说道。

“谢家作为世家的尊荣与否,任你取决,皇家不予干涉。”

“这是一开始的条件,现在可不够。”他可不知道独孤邈能将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他不知道该说是独孤邈野心大,还是该称赞她的鞠躬尽瘁为国为民,呵。

一个残破的国家,至于耗费这么多心血吗?好好当她的太子多享乐几天不好吗?不知道她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女人,就是麻烦。

“谢家小子,你的胃口太大了点啊,不要得寸进尺,再说了,你的心思就算在邈儿面前藏的再深,但在孤面前,还是不够看的。”既然早晚是一家人,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独孤炎转头看向谢域,一副过来人“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的嘴脸。

“......”谢域的脚步一顿,目光犀利,直刺前方。

但是耳朵却莫名染上一层殷红,幸而此处灯光昏暗看不甚出来。

昏君莫不是脑子有病?说的是什么话,他对独孤邈能有什么心思,哼。

但是压抑不住的耳红心跳不自在反应让他好生懊恼,自己太不争气了。

“怎么?被说破就恼羞成怒了?”独孤炎眼中满是戏谑。

“陛下在说什么,微臣不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微臣可没有什么藏着的心思,陛下说笑了。”谢域面上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眼神仿佛未曾掀起丝毫的波澜。

“年轻人,你这样可不行,嘴硬可会吃苦头的。”独孤邈感慨地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忧伤。

在爱的人面前,面子算什么?现在重面子,以后却是要吃亏的,但是年轻人嘛!总是有着一种不知撞南墙心不死的奇怪特质!

道理啊,总是要经历才知晓其义,独孤炎便不愿意在这上面多说什么了。

再者而言,谢家小子再怎么优秀,但是相对他而言都是拱白菜的猪,他嫌弃还来不及呢!

只是邈儿的帝王路想要走的顺利一些,总是要有人帮助的。

如果邈儿能将谢域纳入后宫,那绝对是添一大助力,独孤炎内心暗暗打着算盘。

“邈儿不一样,不像你我,她是有心的,对于启国的百姓有仁心,而孤,已经力不从心了。”嘴上依旧不忘夸自己闺女,不知道要糊弄谁。

谢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谢家的暗地势力足够让他知晓关于皇家的一些辛密,那些缠缠绕绕的男女爱恨情仇,还不值得他开口上心。

至于独孤炎口中的仁心,呵!独孤邈那个快被独孤炎这个疯且病的昏君给培养成同样杀人狂魔的蠢货,仁心这种东西,有当然是有,要不然也不会忙来忙去累成狗,但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但想让自己无偿帮忙,不可能的。

这个荒谬而可笑的国家竟然容许女人当太子,他未曾反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还有那些曾经的债啊……

想要再进一步,独孤邈,你怎能不付出代价?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贫穷惨败至斯的国家,在她的手里,又能变成什么模样?

只是想想传来关于独孤邈最近的消息,东宫要入住人?谢域觉得内心烦躁。

她一个女人,难道真的想要开后宫不成?也不怕在青史留一个荒淫的名!她怎敢?

“再说了,年轻人啊,不要这么功利,多为国家做点事情,怎么说这也是养育你的国土。”独孤炎还没有放弃用鸡汤软话来忽悠人,但是余光瞅瞅谢域依旧是冷若冰霜的眼神,不由内心哀叹,哎,现在的年轻人啊!

“陛下说的对,对于养育自己国土是该多做点事情,微臣看陛下龙精虎猛,正值壮年,必然还可以再为启国呕尽心血,实乃启国之福,太子之福,还忘陛下如言践行。”

谢域公式化地拱手谏言,只是平淡到毫无感情基调起伏,麻木到无机质的话语,丝毫显现不出来谢域的是出于爱国情怀才有感而言。

独孤炎只觉得有点堵得慌!好像皇儿说的“心肌梗塞”的感觉!

至于这话好似饱含了谢域的爱国情怀,呸!谢家这小子爱不爱国,他门清儿!

爱国?谢域可不会!就像他,他们是一类人,他跟他爹可真不像是亲父子!

倒是和他很像,他们的感情从来稀少,而国,就是“乌”!“爱屋及乌”的“乌”。

他啊,于他而言,他的爱人不在他的身边,那么她的国,他便也真的没有心思去爱。

“爱卿此言差矣,孤老了,也病了,脑子容易不清楚,还是安歇安歇比较适合孤,爱卿若是爱怜太子,自然可倾力去帮助,相信太子也会记住爱卿的情分,当然,孤也知道,若只是空言劝谏爱卿去帮助太子,爱卿内心难免不愉,毕竟启国谢家对爱卿”

“陛下,往事勿须再提。”谢域的语调有点冰冷,冷清的双眸仿佛染上一层冰霜更显锋利。

独孤炎摆摆手,内心有些感慨,做皇帝做到要小心翼翼地顾及臣子的心情还有什么意思,这皇帝还是让皇儿去做吧,不过这谢家小子如石头般冷硬难搞,也不知道我皇儿吃不吃得下!呸呸呸!我皇儿可不吃石头。

谢家这小子现在这般不尊重于我,若来日他真的对我皇儿情根深种,我到时定不能轻易同意的。

谢域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将自己个儿岳父给得罪的透透的了!

“当然,爱卿不想听,孤不提便是,左右不过是些作古的事情。孤也懒得提,孤此次带你来此地下密宫乃是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

“哦,是什么礼物值得陛下亲自带微臣来这绕绕弯弯的隐蔽之所。”谢域状似不经意地问道,眉头微挑。

独孤炎并没有察觉到谢域语气的变化,也就无意间拆穿了独孤邈的谎言,老父亲不自知给闺女挖坑了!

“哦,这啊,这地宫的存在可是皇儿亲口告诉孤的!她自己建造的!我皇儿可真厉害,之前就有听闻她忙忙碌碌些什么事情,没想到是捣鼓出这么个地方!皇儿说了这是她的秘密基地!从来没有带别人来过!”

想想自己作为独一份的存在,独孤炎的老父亲心就越发地柔软和情感泛滥,脸上满满的是骄傲。

独孤炎“咳咳”两下状似提醒,还暗搓搓地瞥了瞥谢域是否在偷看他在石门的凶兽浮雕上“输密码”,确定周围环境安全之后,才用身子完全挡住“输密码”的地方,才放心地去输。

却没有看见谢域的蔑视和越来越黑的脸,谁稀罕看!本相爷也有密码!

但是——

独孤邈你给本相爷等着!你这女人竟然敢骗本相爷!说好的这个秘密基地只带爷去过的呢!独独留给他一片儿地段呢?竟然还给了别人!

这个满嘴谎话的骗子!亏本相爷还信你!

“这就是陛下送给微臣的礼物?”谢域看到这份“礼物”不由又是黑了脸。

“当然!谢家小子!孤这都是为了你好!相比于这个会牵绕皇儿心思的叛国之人,孤更希望陪伴在皇儿身边的人是你。”独孤炎很是真诚地说道。

谢域心头却是要炸了。

谁乐意留在独孤邈那个神经病女人身边!天马行空的脑子!满嘴谎言的骗子!

但独孤炎的话无疑是提醒了他,与这人相比,在独孤邈心中的地位孰高孰低,显然,老昏君认为他比不得喽?呵!

所以,他竟需如此的手段?

不过转瞬间,谢域的眼中便是满满的轻蔑,独孤邈向来是眼瞎的。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