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神一样的队友

“倒是便宜他了,你说说你要是早点跟他和离的话,咱们岂不是就不用给他付那两千两银子的损失费了。”

见自己的闺女把和离书带回来了,田孙氏依旧不依不饶。

不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她心里始终不愉快,田四娘由得她说。

她发自心底认同自家娘的想法,若是她之前早点和张帆和离,兴许家里头就不用出了两千两银子了,两千两啊,得忙活多久才能得到那样多的银钱?

不过,田四娘又想起她转身离开的瞬间,张帆那好像看透一切的神情,让她始终觉得自己心里有愧。

当初她和刘小天和离的时候,张帆一人顶着张府的压力非要娶自己过门,之后也跟他同甘共苦好些时日,没想到这才没过多久,她居然又和张帆和离了。

虽然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好歹和离了,未来重要过现在。

原先她并没有对张凡有特殊的感觉,只不过是觉得张帆可以给她想要的日子罢了。

算了,不想了,她应该向前看,只要今后挣多点银钱,要找个合适的男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心里又开始燃起了希望。内心暗暗发誓,今后再也不要过这种日子了。

……

李氏正在照顾自家男人,忽然被婆婆安排,说是要带着小姑和思月到府城去重新开铺子。

眼珠子转了转,转过身对田孙氏道,“娘,孩子他爹的情况,您老也清楚。要是此时我们去了府城,那谁来照顾孩子他爹……”

田孙氏不等她说完便接过话茬,“把她接到县里,我们照顾就好了。等老大好了再让他去府城帮你们的忙。”

李氏见田孙氏都已经安排好了,只是来通知她的,虽然心中不愉快,但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还是让她没有拒绝。毕竟现在大郎还靠着婆婆给他扒拉的银钱才能维持下去,当然能否成为举人,将来能不能做官还得是个未知数,也就没有多说。

“那我这两日准备准备,然后跟四娘带着十月去府城吧。”

田孙氏催促了两句,“尽早吧。”一日能挣几十两银子,多磨蹭两日又损失不少银子,四娘都已经准备好了,老大家的还磨磨蹭蹭些啥呢。

李氏只好点了点头。晚间她给田老大擦身子的时候,擦得久了些。

“娘,这些是大夫给的药,您记得按时放入洗澡水里,给让咱爹给大郎他爹擦身子。一日擦拭两次,尤其是那些伤口处,一定要擦到,大夫说只有这样才好的快些。”

田孙氏顺手接过来,“知道了,知道了,大夫的叮嘱我早就听到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就不用你再说了,你赶紧准备准备跟四娘他们一起去府城吧。”

李氏的眼神变得有些阴暗不明起来,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转而回屋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既然婆婆如此心急,该交代的她也已经交代了,深深的看了眼田老大,想起有些话没有交代清楚,又出去对田孙氏补充,“娘,明儿个我还得回娘家一趟。我娘说有些东西要给我一并带去府城。回来之后就和四娘带着思月去府城。”

田孙氏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次日一早,李氏便回了一趟娘家。

回来的时候给田孙氏留了一些她娘给的吃食,让田孙氏带着去铺子里做菜吃。

田孙氏这人虽然已经过习惯了县里的好生活,但贪小便宜的习惯还在。见老大家的带了东西过来,首先想着孝敬她,脸上就有了笑容,接过去叮嘱她,“准备好了的话,就早点去府城吧,这儿距离府城也有不断的一段距离,你们三个都是女人家家的,要多加注意知道吗?”

李氏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递给田孙氏,“娘,这东西我听说对愈合伤口有特别大的好处,是我娘给的。”

田孙氏接过来随口问了一句,”是啥呀?”

李氏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总归有用就是。我娘就说是一种草药,咱们田埂边随处可见的。我一时忘记它叫什么名字了,娘要是不放心,可以问问郎中。”

田孙氏点了点头,觉得有些眼熟,“你还别说,这药确实在咱们田间有见到,据说确实有消肿愈合伤口的效果。难为你多费心思了。”

李氏笑了笑,回屋子里,取出自己的东西。

见田四娘已经准备好了,带着总是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田思月离家去府城。

“慢着。”田孙氏忽然开口。

李氏转过头来,“咋的了娘?”

见田孙氏从怀中掏出一个袋子递过来,“里头有几十两银子,是我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你给大郎带去,让他省着点儿花。咱家今时不同往日,存下来的银钱都已经破败了。省着点儿过一段时日就好了。”

李氏点了点头,对于这点她还是很满意的。

大郎的事情,婆婆向来上心。比她这个娘上心得有过之而无不及,她都快有些吃味儿了。

好在儿子是她自己的,婆婆充其量也只是隔代的奶奶,再如何疼他,儿子还是跟自己亲更多。

又想到多日不见,大郎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一想到自己搁那个玉树临风的儿子,李氏心里头愉悦了不少,再看向田老大和田孙氏的目光也就没有那么阴沉了。

连着几日天气都很不错,日头虽然很大,但却不算很晒。

小小,非常喜欢这样的天气。

在忙完手头上的事情之后,便想着去来个钓鱼之类的,悠闲惬意一下。

容逸恰好上门找她,小小连忙放下手头的渔具,把容逸请到门口的小桌子旁边坐下,“容师兄,你怎么来了?”

“无甚。来给你送分红。”语毕,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出来。

真真实实是一沓。

小小咋舌。

触目便是千两当头的银票,足足有厚厚一沓,怕是不下两百张。

“上个月的盈利居然有这么多?”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容逸大可以帮他将银钱存到钱庄里头去,只是他很享受小小看到银钱,两眼发光的样子。这让他感觉小猫咪遇上了鱼儿一般,瞬间眼神发亮。

每当这个时候,这丫头的表现都让人感觉心情特别的愉悦。

还别说,小小就喜欢这样的惊喜。将厚厚一沓的银票收在身旁之后,再在容逸的陪同下将它存到钱庄里头,心里既满足又踏实。

“容师兄,这次怎么有这么多银两?”厚厚的一沓,全都是上千两的银票。

容逸还没有给完,又从另一侧的手中拿出一沓银票来。

小小这下吃惊得嘴巴都不自觉张大成了哦形,居然有这么多银两!

那一沓银票,全都是万两开头的。足足有二三十来张的样子!二三十来张,什么概念??

容逸但笑不语,小小接过两沓银票,仔细点了点,我的妈呀,居然有足足五十五万两的银票!

og,她发达了!“容师兄。你别告诉我,我现在是在做白日梦……”

容逸好笑的点了点她的头,“你不是做梦。小小又仔细,从头到尾点了点那俩大叠银票,不错,整整五十万两!”

这也太多了吧,宁华国什么情况她也清楚,单单蚊帐,那些分红一个月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银票,一个月哪能挣那么多!莫非……

想到这里她抬着双眸,亮晶晶的看着容逸。

容逸轻笑,好听的嗓音此时越发动人,“上次不跟你说过吗?让人去探路。头两个月便已经将蚊帐的事情。铺到他国了。这五十万两银子是这两个月他国的收入。”

纳尼?这还不包括宁华国的进账?小小不淡定了。这钱来得太快,太轻松!怎么觉得就不那么真实呢。

她感觉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上容逸,然后将头脑里的一些事情简单铺开来,居然就有了如此不菲的收入,简直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而且还是掉的全肉的那种馅饼砸在头上。不,是掉黄金,没砸中头,全都掉脚边了,她只需要捡起来就是……

这个惊喜给她来个措手不及。

这叫什么来着?坐在家里都能成为一个小富婆,等着收钱,这辈子她还有何要求的?

所以说,有个神一样的队友很重要。

选对了合伙人,分分钟她坐着都能有钱砸上门。

若是选错了……小小想到田孙氏那一家子,摇了摇头,算了,那些就不提了,有容师兄这个神助攻,估计她这辈子都不用发愁了,想做个穷人都不容易。

容逸看着她那双眼冒金星的眼珠子转啊转的,也不知道在想啥,心里头觉得好笑,并没有打扰她,而是给够她足够的时间去兴奋,眼角流露出一丝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宠溺。

“这是要打算去钓鱼?”容逸看着小小放在地上的简约自制钓鱼竿,问道。

小小点了点头,从巨大的财富带来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回答容逸的话,“今儿个天气好,我想着出去走走。就顺便带上渔具,去看看能否钓一两尾鱼回来吃。”

容逸颇有兴致地看着她,小小年纪的,“原来你还会钓鱼。”

小小俏皮笑了笑,“我会的多着讷,师兄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问完了又觉得自己白问了,容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以往还不知道他是个大忙人,其实容师兄负责的事情极多。

好在手底下能人不少,分担了不少他的工作。

即便如此,他也不一定有空陪自己去钓鱼,还好她也只是顺带开口问一问而已。

不曾想容逸居然点了点头,对她说道,恰好,我也有空,陪你一起去吧。”

小小上辈子也是个喜欢钓鱼的爱好者,自己亲自钓出来的鱼,味道都感觉不一样。

既然容逸,有空陪她一起去,小小觉得甚好,两人简约带了些东西。也没带一个随从,往外头走去。

暗处的容七眉目神情不变,看着自家主子和小小双双结伴而去,选择继续隐身在暗中。

因着渔具只有一副,两人便轮流着来钓鱼,在这春暖花开,将近初夏的日子里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小小去捡了不少蘑菇,又弄了些野菜来,清洗干净。

见容逸已经钓了两尾巴掌大的鱼,想想又将随身携带的刀拿出来,正要去劈竹子,想着用竹子来串鱼,比较干净,容逸已经放下渔具,让她歇会儿,自己接过小小手中的刀子,“我来罢。”这样的重活儿应该他来做才对。

小小笑了笑,没有拒绝,接过渔具,坐下来一边钓鱼一边看着他忙活。

容逸的动作很快,小小才钓了一尾鱼,容逸已经将火生好,蘑菇也考上了。

之前的两尾鱼更是差不多已经成熟了。

又在附近找了两个垫坐的放好,再去摘了几片叶子,准备用来做碗碟存放烤好的食物。

因着有太阳,气温不算低,烤出来的食物倒是不容易冷却下来,起到很好的天然保温的作用。

小小刚把那尾鱼钓上来,闻到容逸考了蘑菇出来的香味,也不再坐下去钓鱼了,直接把鱼竿放一边。

等鱼竿有动再去扯便是,没有便算了。

又快速将手中的那尾鱼清洗了一番,顺手把它剁了,用另一个竹子擦好,放去烤,接过容逸刚烤好递过来的鱼和蘑菇。一只手拿一串蘑菇,一只手抓着鱼,一口鱼,一口蘑菇吃了起来。

“容师兄,你的手艺还真是不错。”明明是个富家公子,这些事情信手拈来。

容逸淡淡笑了笑,“好吃便多吃些吧,还有许多。”确实还有很多。

光蘑菇小小就捡了足足有两斤,还不算那些野菜以及从附近人家地里小小顺手割来的韭菜,足够两人吃个半饱了,加上三尾不大不小的鱼,填饱肚子不是问题。

吃过自己亲自弄来的东西之后,小小已经没了继续钓鱼的心思,便和容逸商量着道附近走走,散散步,顺带消化消化。

容逸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将剩下的两串蘑菇包好,打算留给小小待会儿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