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抱在一起的两人

一向不近女色的容衍,一个人出门,大半夜回来,身上竟然沾到了劣质的香粉,确实可疑。

凌霜突然发难压倒了容衍,指尖的银针寒芒闪闪,抵着容衍的咽喉:“说,去哪鬼混了?”

容衍一把就缴了银针,随手就钉在了墙上。随后利落地翻身,化被动为主动,居高临下刮了刮凌霜的鼻子:“哈哈~反正不是你想得那样!”

这样的姿势实在有些暧昧,凌霜悄悄红了脸:“咳咳,你压到我了!”

容衍松了劲,凌霜一溜烟儿就摆脱了禁锢,和容衍面对面坐着。

脑子还在飞速运转中,既然硬的不行,只能用怀柔政策了。

凌霜嘟囔着嘴,掐着嗓子,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睁得滚圆:“你说嘛~到底干嘛去了,人家想知道嘛!”

容衍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样子的凌霜太恐怕了:“好啦,说就是了……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凌霜吐了吐舌头,其实她自己也受不了这个样子,赶紧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容衍脱掉了外袍,丢的老远:“秦鲲鹏设宴,让我去把把关,看看那些人是真心实意,哪些人是逢场作戏……”

凌霜了然,以西秦目前的局势来看,秦鲲鹏继位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原先霄王和熙王的拥趸们一窝蜂站到了秦鲲鹏这边。

秦鲲鹏虽然是王子,但是从未参与过党争,从前与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有些拿捏不准。

正所谓人心隔肚皮,党派之事确实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凌霜挑眉:“所以,你看出什么门道来了?”

容衍嗤笑一声:“那些个魑魅魍魉,各个都不是真心,不过是就着眼前的利益,随便找大腿抱呢~”

这些人本就是墙头草,利益为主的,是人是鬼,反正就是利益最大化就对了,管他执政者是谁。

即使秦鲲鹏从前没有参与党争,也该磨砺磨砺了~容衍现在还在西秦,至少还能替他把把关,等过几天容衍回中容了,也不知道秦鲲鹏能不能顶住压力了。

容衍叹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过两天我们就要回中容了,这些事,我们也管不了太多,留着秦鲲鹏自己烦神吧~”

听到要回中容了,凌霜立刻两眼放光:“真的~哪天走?!”

容衍淡淡道:“后天吧!秦鲲鹏那里还有些事情处理一下,另外先把裴鸢送走……”

此话一出,被正打算回房的裴鸢听了个正着。

原本就怒气未消,现在更是幽怨非常了。

不,她绝不离开师哥的身边。

裴鸢转身就去了另一个地方。

翌日清晨,又是太阳炙烤大地的一天。

凌霜受不了这样的天气,只想赶紧回中容去,虽然醒了就不愿意起床,蔫蔫地趴着。

“嘎吱~”有人进来了。

凌霜侧耳,听着脚步声是白薇。

白薇端着托盘,上头放着一些开胃的小菜,含笑道:“夫人,既然醒了就起来用些早膳吧~光躺着不吃东西,人也会疲劳的。”

凌霜也是睡无聊了,不过有人陪她说说话自然是好的,干脆一股脑坐了起来:“是白薇呀,怎么就起来了,不多休息两天,感觉好些了吗?过来,我给你看看!”

白薇放下托盘,就走到塌边伺候凌霜洗漱:“幸亏夫人及时出手相救,才把属下的命救回来,天底下哪还有您治不好的毒呢~属下已经没事了,多谢夫人了。”

凌霜莞尔一笑,伸手搭上了白薇的脉腕:“跟我还客气。”

须臾之后,凌霜收了手,淡笑道:“果然从小学武,身体素质就是好一些!毒已经清干净了,还有一些脏器的损伤,虽然说都是不可逆的,幸亏及时处理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你放心吧!”

白薇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眼含热泪:“嗯~属下知道了,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说完还认真叩了三个响头。

这已经不是凌霜第一次救她了,从前学习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暗卫时,教员们对他们只有一个要求,不论主子有什么需求,一概满足。如果主子要他们去死,也是在所不辞的。

更何况,凌霜于她还有数次的救命之恩,白薇跟着凌霜,绝对的死心塌地。

凌霜赶紧把人扶了起来:“快起来吧~伤还没好呢!跟我那么久了,怎么还是改不掉这动不动就跪的习惯~”

白薇笑道:“多谢夫人,那属下伺候夫人更衣~”

换完衣衫,凌霜端坐在铜镜前任由白薇为其梳妆。

因为头发太长,凌霜自己也不太会打理,通常都是扎个高马尾,或者盘个丸子头扎个揪揪,反正只要觉得觉得省事就行了。

可别人不这么看,总觉得女子还是应该要盘上发髻,一板一眼才能彰显身份地位。

白薇的巧手在凌霜脑袋上变着花样。

凌霜突然想到半天没见容衍,难不成又出去了,随口问道:“对了,容衍呢?”

白薇梳妆的手一顿,支支吾吾道:“公子,在楼下呢……”

在楼下就在楼下呗,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呢~

能让白薇做出这样的反应,凌霜本能觉得有什么问题,站起了身。

白薇赶紧去追:“夫人……夫人……您等一下,还没有梳妆完呢~”

此时的凌霜,发髻只盘了一半,有些松散,更多的是有些不伦不类。

凌霜一把扯掉头上的步摇,如瀑的长发倾泻而下,一早上算是白忙活了。

凌霜也不顾自己的样子是否失态,直接就往楼梯口去。

白薇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叫自己多嘴!闯祸了吧?!主子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可以惹到主子伤心难过呢。

凌霜从上往下望去,看到了辣眼睛的一幕。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就站在大厅里说悄悄话。

凌霜站得稍微有些远,并没有听见清楚两人在说些什么。

从凌霜的角度看过去,只见裴鸢竟然伏在容衍的肩头,身体一动一动地,似乎是在抽泣。

凌霜蹙眉,这抱在一起的两人又整什么幺蛾子!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