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大联盟处子秀

有些人,上辈子的首秀穿着定制球鞋和气的装备,这辈子就普普通通的是一只小菜鸡而已。

沈圆就是这只小菜鸡!此时他刚起,懒洋洋的对着镜子扣扣子。西装革履什么的就不想了,又不是签合同,直接就一件宽松的亚麻衬衣。什么名表也别带了,小菜鸡不需要秀这个。

“圆圆?”季嘉本来是来叫人吃饭的,一见他那懒散的样子就皱了眉。这孩子家里长辈没在职业圈子里混不了解那些弯弯绕绕,怎么就能让人这么就去?处子秀啊!哪里是能够随便就敷衍的?!

“圆圆。”她见不得这孩子孤零零的可怜劲儿,大概有些像自己当初刚来这边读书时候的样子,难免就多看顾些:“穿的太简单了。”

这也是沈圆想当然了,当初他名气摆在那,长辈都在圈子里,别说穿一件t恤,就是个破布条那别人也知道他是谁啊。可这次不一样,他是真菜鸡,别人会想他怎么什么都没有?好歹去年选秀的签约金才到手呢?

“啊?”沈圆冲着眨眨眼,他其实也有点不知所措。怎么说呢,别说在他打球那年代了,就是他爹打球的时候,球员们都已经开始流行各种首饰了。从钻石项链到简单的大金链子,变来变去的,想怎么秀就怎么秀。

可现在不一样,这会儿流行的还是什么保健磁石之类的链子。

那东西有用吗?有用的话怎么可能不流行到未来?所以他是绝对不想带的。至于别的他倒是很多,但会不会被因为违反规定什么呆……毕竟这会儿的棒球圈子还是传统的。

“缺什么?”

“什么都缺啊!”季嘉啧啧两声:“我还打算给你拍照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表。”

沈圆哪里能让她去,脸皮再厚人家现在也不是‘亲’啊!只能一边说自己有一边假装去行李中借着遮挡从金手指里摸了块蔻驰的老表出来:“比赛是要拿掉的啊,其实不用太在意。”

“谁让你比赛带了?今天揭幕赛,媒体们拍拍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拍到你了?而且官方早两天就说了吧,新人、揭幕赛,小联盟一天都没打,这都是话题,今天媒体不会忽视你的。再说了,男孩子也要甩甩的嘛,你都不知道,尤里刚刚上大联盟的处子秀衣服就换了两,对着镜子磨蹭了好久。明明平时根本就是邋里邋遢的。”

沈圆忍不住乐,完全无法想象那个场面。在他的印象里爷爷其实是不太注意个人形象的。时不时的就会弄一把大胡子,剃个古怪的莫西干头什么的,想什么就做什么,比起职业球员,有时候更像是在啤酒吧里哼哼哈嘿的壮汉。

注意形象?连项链都是跟着风走的好吗?

不过说起来,首饰这种东西球队里总是差不多走一个风的,但现在仔细想想,貌似不止是球队里,甚至是整个大联盟都是这样哦?

一段时间流行这个,一段时间流行那个球员们是怎么统一的?自己当初还真没和别人交流过这个,都是跟着蔻驰赖的……也太古怪了些。

“圆圆哥哥”沈秦对沈圆总是很亲的,拖着肥嘟嘟的熊猫玩偶挪过来,递上一个小布袋子:“西川哥哥的礼物。”

咦?“他来过啦?什么时候?”

沈秦摇头:“在杭州,我忘记给你啦。”

“……”坑爹!哦不,是坑儿子啊!这都能忘记!

不过沈圆很期待西川的礼物,毕竟打小西川最宠他,又大方。不像沈秦唠唠叨叨,也不像蔻驰总是戏弄他是玉吗?西川最喜欢送玉了!

得意的松开抽绳:………

玉什么的、是存在的,但这显然不是给自己的东西。这块平安牌以前就一直是他爹带着的,这会儿出现在这明显是要借自己的手送出去,毕竟西川这会儿还是个小孩。

亏他兴奋了下!呸!穿越后年纪大了,就没人疼了

唔还是好!

愤愤的把牌子给沈秦挂上,忽悠了一堆,换来了小朋友的一包薯片,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带娃也太难了吧!!

上午十一点二十七分,沈圆收拾完毕,依旧是散着头发,半挽着袖子,和小朋友们做上餐桌吃饭。

饭是本乡惠子做的,季嘉连黑暗料理都不会……

下午一点,沈圆拎着包挪上了车,季嘉负责接送,顺便带孩子们先去玩一玩。

揭幕赛的比赛在晚上,时间上来说还早。

“帅的!”本乡夸沈圆,他觉得自己有些紧张,希望弟弟有个好表现,但也希望对方能放松些,所以尽量的说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不过头发是不是太长了一些?”

沈圆眨眨眼,揪了下头发,这才刚刚到肩膀,一点儿也不长:“我守游击你看不出来,等我站上投手丘你就知道了,长发、尤其是长卷发,那叫一个风华绝代,恋利器!”

蔻驰以前不就是金发飘飘?迷倒一堆大苹果女孩?

本乡满脸黑线,这叫什么话:“你刚刚回家的时候,头发也不长,学校的女孩也有很多喜欢你。”

沈圆啧了声,他那段时间正逢休赛期,短了玩水比较自在,谁知道就穿越了呢?不过……“不是,哪里有很多喜欢我?你是不是挡着我的桃花了?是不是我哥啊?!难怪我到现在还是单狗!”

本乡噎了下,这真的是赤果果的冤枉了,明明是沈圆他自己哪哪儿都避着,说是不好祸害小女生。

……

沈圆还真不是敷衍,在他眼里,读书那会儿的女生是真的小姑娘,人家是正宗的十来岁一朵花,他自己却是个假的!看起来一朵花,其实是一朵年份很大的老人参精。

谈恋什么的,他还得再打个十多年球再那什么或者来一场假姐弟真同年的恋……

两辈子以来他这是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组成家庭的重要,毕竟暗搓搓的来说他是被‘抛弃’的小可怜。有个人等自己回家,做做饭什么的多好。

未来的妻子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他对成宫他们经常说的女主播没什么兴趣,毕竟对方的工作质他也不了解,也许会很忙?

球员中和模特结婚的其实也不少,不过好像也不是自己的菜

他喜欢什么样的?外科医生好像很酷!厨师也好!或者数学家?哇塞,这些自己永远做不到的事,如果他的人能做到,那兼职了!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说了,本乡被噎了下,这是要干嘛?组成家庭后天天找虐吗?还是……“为了下一代的智商?”

“”好好说话咱们还是亲兄弟好吗?

本乡却觉得沈圆考虑的很对:“咱们几个读书都不太好,以后有了小朋友这方面千万不要我们才比较好。”

“打住!”沈圆戳他:“智商和成绩好坏是两码事好吗?我只是在发表自己的审美方向而已。明白了吗?”

“哦,就是你不想做单狗了。”

…怎么感觉本乡这个面瘫在笑话自己?揶揄自己?!开朗了不少啊?“你有交到朋友吗?”

说到这个本乡难得笑了下:“还多的,都友好,而且没有读书的时候规矩那么多,比较……额比较自在一些?”

“那好。”沈圆还担心本乡的格会比较局数,吾郎那样的虽然会惹事了一点,但也比较容易相处些,总之能叫到偏远就是好事吗。又问:“层级定了吗?”

“先去高阶1a,也不知道有没有的升。”

“肯定有的升的,高阶1a一般不会长期把球员放在那。”

“也有可能降下去?”

“看你表现?”沈圆也没有把话说太慢:“投手,尤其是先发投手,是要慢慢的养的。你不要急,只要投的好,就算迟一些上大联盟,也一下子就能把钱给赚回来。”

本乡失笑:“倒是不急在这个,不是有六年的童工合同吗?我不太清楚这个,还是听别人说的。如果上大联盟,那六年每年底薪也哟四五十万刀,换算一下其实也很高了。”

沈圆瞪了他一眼:“你要求可也太低了,还是超级2,n年的薪资仲裁,就算不提前续约,也要高不少。”

说着又提醒他:“很多球员其实还没有打大联盟就有续约了,如果球团有这方面的倾向你一定要告诉我,和波尔那边也商量下,不要被坑啦,虽然双城向来很实在。”

“具体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提前续约,避免未来的的薪资仲裁。”

“意思就是对于球队来说比较有利?”

沈圆摇摇头:“不是那么说的,其实这些合同都是赌博,无非是大赌还是小赌的区别而已。有可能是球员受益,也有可能是球团受益,或者双方均受益,这都得看将来才知道。但是具体的评估也可以用作参考。”

在沈圆看来未来几年离着自由球员寒冬还早,完全没有必要着急。何况球员只要真的足够出色,成为金字塔顶端的那一批,那么自由寒冬永远和你无关。

“考虑现实,觉得自己会更好的,可以等待薪资仲裁,但担心不确定的,那就学会妥协,都可以。”

本乡想了想就放下了,他现在还不需要想的那么远,转眼又开始担心起沈圆的饮食来:“这边的东西你吃的惯吗?请个帮忙做饭的人吧?”

沈圆各种习惯偏向西方,唯独饮食上不是这样,他特别喜欢喝汤!本乡觉得他将来说不定就要取一个广东妻子,特会煲汤的那种。

沈圆自个儿却是哼了声:“酒店边上有一家饭的店,高汤熬的和家里没什么区别。油鸡饭都会配汤,我经常在那里吃。而且现在压力煲那么方便,都没什么问题,营养师那边我也会考虑的。”

本乡顿了顿:“泰国菜?”

“改良的,我觉得更新中国的鸡丝高汤饭?”

“哦,那也不能整天吃这个啊?”

“这边说很多好吃的啊,像是酥皮牛排啊,做的和派差不多,里面还裹了我最的蘑菇!炸猪皮也超好吃,可惜这个在家里做不了,犯恶心”

本乡吓了一跳:“就吃猪皮?”

“当然不是,只是菜名嘛,其实就是低温煮过的腌制好的五花再炸上一下,超好吃,回头带你去。”

本乡一阵无语,每次和他说话就会跑题,而且怎么回事?这才来了没两天就向美食靠拢去了?半晌才想起来提醒:“你得控制食,别过头了啊。”

沈圆漫不经心的点点头,他的体重压根就不会变化,连腹肌也不带改变的,不然还想再练一下,毕竟棒球球员和专职健的还算差多的,至少他认为自己腹肌的形状并不是很受女的欢迎。

“到了,下车,我们迟些进去。”本乡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加油,放松!”

沈圆伸出去的手尴尬的收了回来,这都两年了,便宜哥哥还是没和他搭过一次手,默契全无!

季嘉看的直乐不过这两兄弟真的长得不太像啊。哥哥虽然总是板着脸,但长得却很帅,相当符合大众审美;弟弟相反,总是笑眯眯的,说话也海吹吹,吊儿郎当的,但其实长得很乖巧,大概是因为脸比较圆的关系?

“圆圆加油!”

“圆圆哥哥加油”

“好好,加油加油”沈圆冲着几人挥挥手:“等我把第一颗全垒打球拿来送你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