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宁王不做人啦

“再次感谢你们救了我,我准备回去搬救兵,你们要跟我一起来吗?还有另一个乐正绫在那里哦。”

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捕快乐正绫从阶梯上起身,拍了拍身上沾血的外衣,对面前的两个人问道。

虽然捕快乐正绫第一眼看到的是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歌姬乐正绫,但事实上,把她从刀罡下救出来的却并不是她,而是此时,站在歌姬乐正绫背后,那位背着傀儡的少女。

“言和,要一起去吗?”

听到捕快乐正绫的邀请,歌姬乐正绫有一些意动,她对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有些好奇。不过,这一次她并不是一个人,所以扭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另一位少女。

那是一位长相清秀的中性少女,身上并没有太多女性的柔美风格,反而有点男性的坚强与英气,不过,从她温婉的脸颊与那纤纤玉指上依然可以很清楚的确定,那是少女,而不是少年。

当然,让人瞬间印象深刻的并不是这位少女的长相与装扮,而是她手中,那几乎和她自身一样高的牵丝傀儡。

那傀儡衣襟飘舞,笔墨眉画,精致的就仿佛真人一样。刚才从刀罡下把捕快乐正绫救出来的,正是这具仿若真人的牵丝傀儡。

“去吧,我也很好奇,这个世界居然有如此多相似的人。”

温柔的抚摸着怀里的精致傀儡,傀儡师言和温柔的笑了笑,回答道。

“好,趁着宁王还没发现我们,跟我走。我还有两个同伴一起来的,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又出现了和自己一样的乐正绫,但这不妨碍捕快乐正绫把她们聚集到一起。也许是长相相似的缘故,在见面的最初,乐正绫就对乐正绫充满了好感与亲近。

身上的伤势已经不妨碍行动了,捕快乐正绫说走就走,带这歌姬乐正绫与傀儡师言和谨慎的在宁王府附近饶了一圈,找到了粘土和缘木,之后一行五人一起返回不是客栈。

宁王府基本已经毁的差不多了,千面女娄思也已经被击毙,宁王的势力就只剩下宁王自己这一个光杆司令了,不管宁王个人的实力如何强大,他的谋反意图也算是被制止了。

只不过,想要统治金陵城是不可能了,但以宁王的实力,毁灭金陵城却依然做得到。

所以,宁王依然需要有人去对付,但捕快乐正绫没有这种自信,只能暂时先回客栈了。

“怎么回事,我可不记得有叫你们引来这么多妖兽。”

金陵城三大酒楼之一,君子阁房顶,眺望着城外密密麻麻从古树林中冲出来的妖兽,浑身弥漫着浓郁黑气的宁王陈友宁一脸恼怒的瞪着手中的方块装置,质问道。

在那一击刀罡让捕快乐正绫逃掉之后,宁王却并没有去追杀她。

不是宁王自以为是的觉得她不会打乱自己的部署,更不是宁王大发慈悲绕过了她,只是单纯有更让他恼怒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让他没闲工夫去追杀乐正绫。

除了颜青山外,整座金陵城第一个发现城外那些妖兽的就是宁王陈友宁了,甚至比城墙上巡逻的那些城卫军们还要早一步。

而这个发现,让他异常的恼怒。因为,他很清楚,这些妖兽的来源,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妖兽围城,而是有人介入了其中。

所以,在发现那些妖兽的第一时间,宁王就取出了自己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装置,联系她们,并质问了起来。

“真可惜啊,宁王殿下,我们以为你会成功的。但谁知道你居然这么轻易就失败了呢,既然得不到这座城市,不如直接毁了它,这不是很好么。”

方形的装置中,清脆的少女声音从里面传出,完全没有理会宁王的质问,反而轻笑着说道。

“毁了它,如果得不到,我确实也会选择毁了它。但这必须是我做出的决定,而不是你们擅自的决定。”

身上的黑气剧烈的翻腾着,那手机另一头的少女,不管是她的话,还是她此时与之前天壤之别的态度,都让宁王陈友宁怒火中烧,恨不得把她撕得粉碎。

“你做出的决定,和我们做出的决定有区别么,最终的结果符合心意不就好了。”

轻笑着,对面的少女就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宁王的怒火一样,依然疏离而又漫不经心。

“哼哼哼哈哈哈,真是可笑,我才是王,王的命令才是绝对的。你们居然擅自行动,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我早就该想到,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能信任。

好,很好,你成功惹怒我了。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要让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咔嚓一声脆响,当宁王那仿佛从修罗地狱中传来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他手中特质的手机也直接被他一把捏碎。

“成不了人间的帝王,那我就做那地狱的魔王。我若成魔,血染万里。”

右手用力丢掉手中已经完全损坏的手机,宁王抬头看向城外的妖兽,身上的黑气开始源源不绝的往他体内注入,原本理智的抗拒也在这一刻直接放开,坦然接受了那凶焰滔天的魔气。

“杀”

充满杀意的一声怒吼响彻整座金陵城,仿佛在这一瞬间,血雨腥风席卷天下。

吸收了所有的魔气,宁王陈友宁抬起已经被染成鲜红的杀意双眼,纵身而起,直接飞跃过了半座金陵城,举起手中龙头大刀,轰然间,劈进了城外的妖兽之中。

“杀”

一声暴喝,漆黑的刀罡在周围横扫而过,腥风血雨间,大片的妖兽直接被拦腰砍断。四溅的鲜血,浇在宁王身上,让他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在妖兽的血浴下,宁王额头鼓起了两个包,身上也开始出现细密的漆黑鳞片。当他享受着周围着鲜血芬芳的时候,悄然间,他已经褪去的人形,化作了修罗血狱中的,嗜血魔王。

咔嚓,谁都听不到的声音震动空气,在宁王的胸口位置,一颗漆黑的黑蛋悄然破碎,源源不断的黑气注入他体内,加快了他的蜕化,也让他变得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