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傅鸿御双手插在口袋里,邪的看着温亦瑶。

温亦瑶条件反射,捂住胸口:“做梦。”体内迸射出的怒气,引得胸口起伏。

“神经病。”温亦瑶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傅鸿御。

助理大汗淋漓,时不时地看向傅鸿御,紧张不安。

“有意思。”傅鸿御长身玉立,金色光束描绘着他的轮廓,棱角分明,矜冷的气息中带着不明意味,狭长的凤眸微眯,打量着不远处玲珑小巧的背影。

温亦瑶鼓起勇气,还想试一试,刚才王总的意思也并不是没有兴趣。

助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傅总,我们的见面会”在他身旁小声提醒。

“走吧。”念念不舍的目送温亦瑶离开,直到消失不见,嘴角边依旧挂着意犹未尽的笑容。

“王总”温亦瑶来到王总办公室,敲敲玻璃门。

王总还以为是傅鸿御来了,一阵欣喜迎接:“”见到温亦瑶的脸,脸上的表情微微起伏,一脸不耐烦道:“你是怎么回事我说的你没有听见吗”

“请你看看我的计划书吧,我相信王总一定感兴趣,这中间潜力是有目共睹的。”温亦瑶尽量长话多说,也知道他话中的嫌弃。

王总大手一扬:“去去,你当我这里是慈善机构吗快点走,我还有重要的宾客。”将身上的纽扣扣起大步走向接待室。

温亦瑶依旧坚持:“我可以等,等您结束之后,我再进去。”咬咬牙凑上前,办公室的门早就被关上。

秘书也忙前忙后:“你就等等吧。”随意道:“你的也只能按流程走,要是贷款下来,也是47的利息。”

温亦瑶点点头,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水,眼看着时间飞转。

对秘书的话,在脑海中飞速运转,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高利息思索再三也只能选择下下策。

“在等等,不能不放弃。”这是唯一一家能让她有资格去谈判的机会。

急躁的来回走动,看着会议室的方向,似乎有重

要的贵人。

“请问,王总”温亦瑶抓住秘书,急忙问道。

秘书抱着文件,白了她一眼:“王总很忙,没空接待你,你要等就等着,等不了就离开。”抽回手走向办公室。

狼狈的捡起地上撒落的文件,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清风拂过,睫毛颤动,在眼帘下折射出一片暗影。

不远处的一双黑眸死死盯在她身上,双眼幽森,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刚才的秃头老总见傅鸿御的到来,恨不得贴上去,一脸奉承:“傅总,里面请。”

傅鸿御端倪着面前的男人,收回笑容,幽冷的目光中寒光四射:“不急。”

“刚才您的女朋友来找我,我想傅总的实力,应该用不着女朋友亲自出来跑一趟。”秃头老总试探性的问道。

谁人不知傅鸿御是不近女色的冷血腹黑男,又怎么会有真正的女朋友

“是吗”傅鸿御俯下身,在他身上的西服弹了弹:“你做的很好。”

秃头男以为是得到傅鸿御的夸赞,立即说道:“这是应该的,一些想要蹭傅总的流量,我也就帮忙打发了,举手之劳。”言语间都是对温亦瑶的不屑。

得意中却没有看见傅鸿御的冷傲的双眼。

“王总贵人事多,今天的会议,你也不用参加了。”傅鸿御冷漠道。

秃头男起初没有反应过来,一脸笑意,随即变脸,追上傅鸿御的脚步:“傅总,傅总。”

接待室氤氲着明显的尴尬,傅鸿御双手合十抵在额前,合着眼,闪过温亦瑶捡东西的画面,周身的上位者气息勃然绽放。

“王总”温亦瑶见到了王总的身影,又透过玻璃门瞥见傅鸿御的身影,心中一阵莫名的火窜涌而出,也不知道是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大步上去,目光坚定。

接待室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傅鸿御身上,自然是没看见温亦瑶的进入。

“傅总,您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秃头男人贼眉鼠眼的谄媚着,不相信他的耳朵,明明是有功的。

傅鸿御猛地抬头,注意到角落

里不起眼的温亦瑶,眸色陡然一变,起初沉寂的神色冷眸微眯:“继续说。”故意刺激温亦瑶,将她的微表情都看在眼中。

“傅总,这是您”秃头男人从秘书手掌拿下文件递上去,讨好的笑着,面部抽搐,也依旧陪着笑脸。

温亦瑶看着刚才飞扬跋扈的王总小人嘴脸,一阵火大,怒发冲冠的冲进傅鸿御的视线中。

“王总”大声咆哮,引得所有人注意。

“这位小姐,请你出去,等下才轮到你。”秘书不敢得罪傅鸿御,眼见的上前拦住温亦瑶的行为。

温亦瑶看着眼前的秘书笑道:“要说先来后到,怎么也轮不到他吧我在这里来办贷款,他同样的是般贷款,凭什么就可以掠过我”小脸因为拔高声线而变得红扑扑。

有理有据的说辞将秘书弄得哑口无言。

“你给我的是47的利息,为什么他就可以享受7这样对大家公平吗”温亦瑶再次不卑不亢的迎上王总的双眼。

秃头男人面对温亦瑶强势的逼问,面色渐渐变得难看,由黑变白变青,犹如猪肝色,面对傅鸿御在场也不好发作。

“你先冷静下来,你的事情,事后再商量。”王总笑道。

傅鸿御始终端坐在会议室的中央,十指如葱,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好整以暇的看着温亦瑶,好似在看一出好戏。

“我在他之前,你让我在等等大家都是来办事的,为什么他有这个特权是你们银行给他的吗是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能得到你们这样的待遇”温亦瑶怒不可遏的指着傅鸿御。

在场的所有人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更别说看着傅鸿御的表情了,秃头男人练级极为难看,头上的汗珠都要掉下来了。

生怕傅鸿御生气,立即站起身,大力推开温亦瑶:“吵什么吵都是干什么把她给我轰出去。”用力的瞬间将她手中的文件一并推开。

一份文件一天掉落三次,显然捡起来也是没用的,眼睁睁看着她的心血被当做垃圾一般对待。而她做什么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