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傅夫人的反常

这样明显的证据摆在面前,那些记者好像还不愿意相信,依旧咄咄逼人的开口。

“就算事情说院长大人散播的谣言,可这件事情又怎么可能是他做的,污水很可能另有其人。”

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还是没有人相信他们,温亦瑶攥紧了拳头就要上前公告知他们真相,可很快的却被制止,慕容寒拉住了温亦瑶。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要知道下面有很多人都是这个老匹夫的人,今天一索性干一票大的。”

慕容寒心底今天想做的,就是让这个作恶多端的院在今天得到应有的惩罚。

温亦瑶眼见慕容寒是这个样子,也只能是点头。

“嗯。”

几乎是微不可察的,温亦瑶点头,没想到这个院长到了这个时候还装不知道,她不生气才是假的。

院长听到了记者提醒的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

“是,我承认传播的事情说我做的,可是你们有什么资格坏人证据说污水是来自于我,我只是因为和你有过节,所以才做了这么一件事情而已。”

院长现在也笃定了,就算自己承认事情是自己做的,可是也不代表自己污水的把柄在他们手里面。

这件事情虽然很容易被查出来,可是除去关系,根本不可能到自己头上。

可傅鸿御却的挑眉:“既然这么有信心 我自然也不能拂了你。”

随后的傅鸿御从慕容寒那边得到了证据以后,直接给了院长,,那个东西,分明就是院长跟污水案有关系的一段录音。

可这个录音,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直到录音放出来的时候,里面的声音也确实是院长自己,一时间座下的记者和一群人都惊讶了。

毕竟院长的形象平日里还是立的很好的,怎么可能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去,既然这件事情是他做的,那不是为傅氏洗脱嫌疑了吗

院长想把录音笔从慕容寒的手上抢过来,可是奈何没有慕容寒高大,这个举动也证明了事情真的的院长所为。

温亦瑶此刻也忍不住了,直接上前,看向院长。

“录音笔的事情你应该很惊讶吧可你为了自己一己私欲去做这些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会对其他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污染水源,会给周围的民众多大的危险,凭这一点院长就已经万死难辞其咎。

“不是 不是我。”

院长此刻也开始慌了,面对这么多的记者,又被爆出了这么多的证据,他一下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只能一个劲的解释说不是自己。

许多记者也纷纷采访院长,语气激动。

既然苏这样的话,那么就证明这件事情和傅氏是没关系的,一切都是院长造成的。

直到大家还报怀疑态度的时候,温亦瑶拿出了自己之前拍的院长和情人通奸的照片。

既然是院长先如此动作想把他们除之而后快的还,她温亦瑶也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软柿子,若不做出反击,以后岂不是各种麻烦事情都要找上自己。

她拒绝做那个没用的人,院长作恶多端下意应该得到自己应得的惩罚。

直到照片公诸于众,院长的罪行昭然若揭,他居然也无力辩驳。

“温亦瑶你不得好死,你故意算计我。”

事情闹的太大,直到事情弄清楚以后,已经有警察把院长给我拖了下去。

事情好像已经解决了一般,温亦瑶几乎是有些虚脱的叹了口气,高跟鞋有些站不稳,身后的男人悄然扶住。

“说了,下一次不要穿高跟鞋,崴到了怎么办。”

是傅鸿御冷冽的声音,不过听得出来,他今天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应该大麻烦也解决了,他们目前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温亦瑶趁此机会,看向记者。

“各位也看见了,这件事情并非傅氏所为,傅氏自从建立以后,行事便坦坦荡荡不会有半点虚假,可这也不妨碍小人当道,总是想尽办法的使坏,可是我知道各位都眼睛都不瞎,看得清楚是非曲直。”

记者们此刻一群人也已经围着院长报道了,现在留下了的,不过是想采访一下傅鸿御而已。

听到了温亦瑶的一番话,记者也纷纷点头,又不经有些羞愧,他们居然

捕风捉影的认为这件事情就是傅氏做的。

“温小姐,你做的很好,是我们太过于听信谣言,以至于差点造成了误会。”

有个记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可温亦瑶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责怪。

“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也不用谈这些,以后希望大家可以明智一点,谣言止于智者。”

傅鸿御此刻在背后欣赏的看着面对众人侃侃而谈的温亦瑶,心里一时有些考勤,觉得他的小女人太过于耀眼。

崔子珍一下子跑到了慕容寒的面前,悄咪咪的抓上了慕容寒的手臂。

“看看,我们家的亦瑶多厉害,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临危不惧,平淡的解决了问题,这样的温亦瑶,谁不喜欢呢

慕容寒含笑,低下头看着崔子珍拉住自己肩膀的手。

“嗯,比起你还差那么一点。”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慕容寒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觉得自家兄弟的媳妇不错,可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好。

崔子珍不满的捶了他,一脸生气的开口。

“会不会说话,我姐妹这么厉害,我都看到我有点自愧不如没有她的那些毅力,你是不是想死。”

没有从慕容寒的口中听到了夸奖温亦瑶的话,崔子珍心里面那种情绪更是不舒服了。

不过看的出来,崔子珍今天脾气好了很多,那些想打傅氏主意的人,根本不配。

解决了事情以后,傅鸿御也宣布了要举办应该宴会,彻底澄清这件事情,而一群人也纷纷同意。

傅夫人得知事情已经被傅鸿御完美解决的时候,心底生出了几分五味杂陈的感觉。

事情解决了,她心里面自然是觉得有些高兴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有些可惜。

白露赶快的时候,就看到了傅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脸的若有所思。

她抬起头,看到了电视上面播放的画面刚好是傅鸿御。

白露心底闪过一抹异色,不过至少还是觉得高兴的,可是她不满的是居然是温亦瑶那个贱人陪在傅鸿御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