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朋友间的担心

听到了白英锐的话,温父温母也有些不明所以。

“英锐,你是”

温母其实知道的,白英锐对温亦瑶的感觉还是有些强烈的,可是感情这种事情一直都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得到的一切都讲究你情我愿才可以。

白英锐怕温父温母多说了什么,赶紧开口道。

“伯父伯母,我自己还有些事情,就不叨扰你们了,等我有时间两千,一定再过来登门拜访。”

听到了这句话,温父温母也不好意思挽留,但是处于主人对客的礼貌,温父还是象征性的让白英锐留下来。

“英锐,时间还是早,可以留下来吃饭。”

白英锐拒绝了,他看向温父,礼貌无比。

“是有一些事,所以不能留下,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过来。”

白英锐的走了以后,温母觉得有些可惜。

“其实我觉得英锐这孩子还单纯着,又和我们瑶瑶是好朋友,只可惜两个人终于还是不合适。”

温父听着她的叹气,也没多说什么。

“那是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多问,英锐这孩子好好努力一把,前途还是有的。”

温母嘀咕了几句,就进厨房去准备吃的了。

白英锐出了温亦瑶家里的时候,心里面有一股无名的火意。

温亦瑶现在喜欢的人不是自己,但是为什么要和傅鸿御订婚。

自己没有在她的身边,不清楚事情的原由。

而且她也看的出来,温父温母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所以他觉得气氛有些沉重自己才找借口离开的。

他刚刚回来,什么事都没有可忙的,本来是打算第一时间回来见温亦瑶的,可没想到自己一直联系不上她。

他沉下脸。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必须要解决好这件事情,温亦瑶一定不是真心实意想和傅鸿御在一起的。

顾时和温亦瑶的事情,一直在顾倾和顾父心里是个结。

他们两个也很清楚,一直禁闭顾时的话没有用,他们需要找到了事情的解决办法才可以。

书房里,两个人面面相觑。

“爸,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一顾倾知道,顾父找自己,一定是为了顾时的事情,可是想到早餐时的事情,一向懂事的顾倾,也不免的对自己的父亲生出了丝丝不满。

顾父是什么人,自然是知道顾倾在和自己赌气。

“好了,我知道你在和我生气,现在我们两个对今天的事情可以闭口不谈,但是你弟弟的事情你就不想解决吗”

顾倾点头,她怎么可能不想解决。

“爸,您打算关顾时多长时间,他的心里不好受你知道吗”

顾倾尽量压抑着自己心里的心酸,她和顾时从小到大受的苦数不胜数,别人都以为他们生在豪门,荣华富贵数不胜数,可是只有他们知道个中心酸。

“我听你的,他现在一出去就想找温亦瑶,可是温亦瑶是傅鸿的女人,顾时绝对不可以阻拦我的生意。”

顾父神色微凌厉,只一句话就已经奠定了前提。

想的解决办法就是让顾时不要去见温亦瑶,如果顾时可以答应,自己可以放他出来。

“爸,顾时也不小了,就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其实没什么错误不是吗”

一颗真心错付出,这已经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了,顾父为什么还要这么不近人情。

顾父叹了口气,他在顾倾他们面前,从来不会把自己的负能量给他们,唯一想的就是让孩子平安。

年轻的自己身为父母,已经亏欠了孩子很多,现在他想弥补,最大的就是摆正他们的安全。

顾时是顾家的独子,以后是要子承父业的,如果因为得罪了傅鸿御而出事,顾倾一个女人是没办法撑起家业的。

“爸,你就是不理解我和顾时。”

顾倾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也忍耐很久了,自己的底线就是顾时,从小到大,顾家是欠他最多的人。

而顾父看着离开的顾倾,眼底也不知闪过了什么情绪。

顾倾来到了顾时的房间门口,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抬起手敲门了。

房门的扣击声,让里面的顾时轻声同意她进来。

顾倾松了口气,打开门进来了。

今天的顾时,似乎是比昨天好多了,虽然不意愿和他们在一

个餐桌上共进晚餐,可好在也开始吃饭了。

连顾倾都有些惊讶,昨天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很怀疑是顾时想通了。

“顾时,你现在直接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吧。”

顾倾知道,现在和顾时说什么心灵鸡汤都没有用,顾父也给他们两个下了最后的通牒。

只要顾时松口,愿意和温亦瑶彻底断绝关系,那他们就可以和从前一样相安无事,顾父也会安排他去公司培养。

顾时似乎对顾倾的话有些淡漠。

“什么”

他似乎是想顾倾先说出自己的来的目的。

顾倾叹了口气,还真的是拿这个弟弟没办法了。

“顾时,爸已经给我们下了最后通牒,你想听听吗”

顾时点头,似乎是希望她说出。

顾倾这才把自己和顾父在书房里说的那些事情全部脱口而出。

她注意到了,顾时的神色已经变了。

“这件事情你觉得我会答应吗感情没有对和错,你怎么不能保证她和傅鸿御是真心喜欢的”

顾时眉心皱了皱,似乎是在思考这件事情。

顾倾趁顾时在想的时候,赶紧开口。

“顾时,你应该考虑事情的利弊的,我们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像小孩一样不去考虑买一件事情的后果,我们还有家族。”

顾倾说的确是也没有错,他们还有这个家族的兴衰荣辱。

傅鸿御的势力很大,如果中断了自己和顾家的合作,势必就会和顾家不和。

这样的结果,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顾倾就算对于顾父有什么不好,可是她也很清楚的知道,如果家族没有了,现在的所有,也会全部成为泡影。

顾时思考到这里,想到了昨天辛萌过来和自己说的话。

温亦瑶很担心自己,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如果来了会给他造成麻烦,在见到顾时颓废样子,说的那些话,顾时一直都记得。

他明白,自己如果不妥协,这一辈子也都别想见到温亦瑶。

而温亦瑶因为傅鸿御的问题,也不会过来看自己,那自己想说的那些话,不是都烟消云散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