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请君入瓮

“老大,穆煊如果发现异常应该怎么办”

而听到了沈良的担心,傅鸿御也只是笑笑,那笑意里面,还带了厌恶的情绪在里面。

“那又怎么样我要他死,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傅鸿御的话语透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怒气,让沈良的在旁边也有些不寒而栗。

他只觉得,今天晚上的穆煊一定会死的很惨,惹到了傅鸿御最后的底线,他已经没有求饶的机会了。

温亦瑶在家呆了一天,什么也没做成。

崔子珍怕啊昨天晚上喝多了,到现在也没给自己打电话,温亦瑶也不担心她的安全,也就随她去了。

直到温母打电话过来了以后,温亦瑶赶紧忙不迭的的接起电话,她让自己的语气尽量控住在惊喜的语气上。

“妈,你怎么打电话给我了是家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吗”

温亦瑶有些紧张,温母突然打电话给自己,难道是家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吗

电话那边的温母听到了这句话以后,赶紧抓那边摇摇头,语气慈爱。

“瑶瑶,你身体好点没我和你爸很担心你,想过来看看你。”

听到了温母想过来看自己,温亦瑶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合适,连忙拒绝了。

“妈,我没什么事情,你别担心我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且鸿御也在这里,您干嘛担心我”

温亦瑶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经常被人担心,她也很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

温母还想说些什么:“瑶瑶,你和鸿御一定要好好的,他可是你选的男人,以后可是要步入婚姻殿堂的。”

得,扯了半天温母还是扯到自己和傅鸿御的身上了。

“妈,您放心吧我知道了,保证不会让您担心的。”

温亦瑶都想结束这一通电话了,可是温母那边接下来的嘀咕让温亦瑶有些紧张起来。

温母在电话那边嘀咕了几句。

“你这几天不在,英锐刚刚回来了,让你如果有时间联系一下他。“”

想到了白英锐那些话,温亦瑶有些愣住了,自从白英锐回来到现在自己都没有联系过他,最后的一

次还是那一通电话。

可是对白英锐是登门拜访,温亦瑶还是有些微拒的。

毕竟白英锐是自己是朋友,每次都去照顾自己的父母,嘘寒问暖的,自然也是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好了妈,我知道了,我这几天没有事我会打电话联系他的。”

而听到了温亦瑶的话,温母那边也点头。

“行,你知道就行了,人家英锐是你朋友,你不能有了喜欢的人就忘记自己的朋友了知道吗”

温亦瑶忍不住扶额,自己什么时候有了男人忘了他们

好不容易和温母结束了电话以后,温亦瑶握着手机,才想起了白英锐的电话。

温亦瑶拿出手机,终于还是按下了那个号码。

直到号码拨通了以后,温亦瑶听到了那边的熟悉的声音以后有些紧张。

“英锐,我是亦瑶。”

温亦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后,才放平了自己的声音开口,毕竟现在他们的关系依然是朋友,只是已经隔绝了一些。

那边的白英锐听到了温亦瑶的声音有些紧张。

“亦瑶你怎么了有没有事情”

白英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疑惑,可是从他的语气里,她听出来了白英锐是在关心自己。

虽然不知道白英锐是指哪方面的,温亦瑶打算报喜不报忧。

“你怎么了我当然没什么事”

而白英锐似乎不局限于这里,他看了一下自己是手表。

“亦瑶,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温亦瑶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过听得出来他很着急。

“很着急的事情吗”

温亦瑶了解白英锐,不是很重要的事情都不会多说。

得到了白英锐是确定以后,温亦瑶有些微愣,傅鸿御好像还不让自己出门,自己现在出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不过白英锐现在不能过来,被傅鸿御看到了估计又爱一番误会。

最后温亦瑶还是点头答应了。

“好,那你等我,直接给我短信发地址。”

挂了电话以后,温亦瑶看向手机已经黑了的屏幕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

么说。

直到同意了以后,温亦瑶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有些不对劲了,她好像答应的太早了。

还不知道傅鸿御会不会生气自己,可是白英锐是邀约,自己也不能不答应。

希望自己今天晚上可以得到她的解决办法。

日暮初,穆煊来到了一家夜总会里,这家夜总会自己经常来,也不怕有什么,门口里多了几名陌生的人穆煊也不觉得有什么。

那些人也是认识穆煊的,见穆煊上来了,连忙上来迎接。

“穆少,您终于来了,好些日子没看见您了。”

这过于尊敬的话语,让穆煊是心里生起了一丝自己无比尊贵的感觉。

自己经常在这里玩些赌注,也算是里面的人都认识了,不过再门口的这个人有些面生,一来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母穆煊也没多想。

“新来的”

她询问了这么一句,让迎接他的男人赶紧点头。

“我是新来的,不过穆少爷的大名鼎鼎我知道,您今天放心玩,有什么事情您随时随地赏脸找我。”

穆煊怎么可能把一个看门人的话放在心上。

他穆煊的身价,这夜总会的负责人都得给自己几分面子。

看着穆煊意气风发的走了进去,刚刚还笑的一脸讨好的男人,在不经意的时候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

既然穆煊进去了,他们的任务算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事情还得靠里面的兄弟了。

穆煊今天的待遇似乎有些好的过头了,身边美女环绕,还有人端茶递水的,这让穆煊的心一下子变的有些飘飘然。

穆煊突然看向面前的几个男人,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没有放下自己手里的烟,一副王者的样子看着来人。

“穆少还真的是鸿福,最近过的好不好”

穆煊是对于这两个人没什么印象的,可是如果是来吹嘘自己的,他来者不拒。

“你们有什么事情”

穆煊抽着烟,涂着薄雾看着面前的人,那样子看起来好不惬意。

而两个男人吹嘘了一把以后才开口:“我听说那边刚好有一场赌注,赢了的人可以获得这家夜总会一半的股份,这可是白捡钱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