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明智选择

“爸,你别拦着我。”

白露心里面现在恨不得直接把温亦瑶给生吞活剥了,以泄心头之愤。

可是温亦瑶又哪里是这么好惹的,只看向傅鸿御,傅鸿御也不想多管闲事。

“管好你们的人,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们。”

傅鸿御和温亦瑶离开了,留下一群人,可是白露想追出去,却被一般拦住。

“爸,你干什么”

白露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一般,看着面前的人,她死活不想被拉回去。

自己好不容易才遇到傅鸿御和自己独处的机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温亦瑶为什么每一次都出现在这个时候,抢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白露的脸上出现了痕迹,不过刚刚还吵吵闹闹的她,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她不可置信的握住自己的脸颊,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最疼自己的爸爸居然打了自己

看着白露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白父的手也一下子顿住了。

“白露我”

白父从小也就这么一个女儿,如今被自己打了,她心里面自然是很不好受的,一想到了这里以后,白父心里面还是有些难受的。

傅夫人也不允许继续看这个闹剧了,这一次的计划,又全部泡汤了,本来以为可以靠傅鸿御出去的,自己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

可是如今看起来,不是这么容易的。

她心情很是不舒服,可实际上却也不是特别严重。

“好了,在这里打打闹闹像什么样子。”

傅夫人冷静无比,对于他们的表现很是失望,而白露看着面前的傅夫人,也露出了一丝微瑟的模样,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一次又失败了。

傅鸿御早已经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了,可是他就是不说,这是唯一让人觉得烦恼的事情没有之一了。

看着傅夫人离开的方向,白父和白露也知道自己是有麻烦了。

出了傅家以后,温亦瑶终于觉得连呼吸都是轻松的。

“老大,温博士实在是太厉害了,居然可以把你带出来,我都没有这个本事。”

沈良现在对于温亦瑶是真的很佩服,从来没有想到,温亦瑶居然本事真的很厉害。

温亦被他们说的很不好意思。

“不是我有本事,是我过去的时候,傅鸿御已经醒了,如果没有他,我觉得我现在已经出不来了。”

这句话不是没有根据,如果自己在傅鸿御没有醒过来的时候进去,很容易就不让人发现。

傅夫人想尽办法都要抓到自己,如今没有了傅鸿御当自己的靠山,心里面自然是很不舒服的。

如今他们成功的把傅鸿御给救出来,这个一切,自然是不能多言的。

“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温小姐的话,少爷估计也不能平安回来的。”

傅鸿御看向温亦瑶,目光温柔。

“邵静说的很对,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出来。”

虽然自己已经计划好了,可到底行事起来,确实还是有些麻烦,哪想到温亦瑶居然打破了自己的计划,来见到自己。

他觉得,温亦瑶心里面如果没有自己的位置的话,估计也不会关心自己的死活。

想到这里,傅鸿御滔天的喜悦溢于言表。

温亦瑶被夸的不好意思。

“傅鸿御,你的伤”

突然,傅鸿御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哪里不对劲,浑身一股暖意,似乎是有什么在身体里面不停的乱串,那种感觉,他很清楚。

果然,那碗药是真的有问题。

从他们出来不过半小时而已,白露就急不可耐的给自己下药,想和自己生米煮成熟饭,他对于这样的白露,表现的很是失望。

傅鸿御突然表现出的不适感,让温亦瑶察觉出了不对劲。

“你怎么了”

看着他额头下肌肤都泛滥着一种不正常的红色,温亦瑶赶紧开口道。

温亦瑶的话语,让傅鸿御的理智稍微的回过神来。

“白露给的药,有问题。”

之前自己没有喝白露亲自端上来的那一碗药,就隐隐约约已经察觉到白露突然的献殷勤一定有问题。

现在虽然是猜测对了,可是也已经为时已晚了,他居然中了白露下的药。

邵静看出了傅鸿御

的不对劲,她赶紧开口。

“少爷是不是被人下药了”

温亦瑶大惊失色,连沈良也惊讶了。

“白露他们是不是疯了老大对他们这么好,每一次他们做的那些事情,老大没有放过”

温亦瑶咬唇,如果今天自己没有来,傅鸿御是不是要和白露在一起

那样的长场景,她不过是想一想,都觉得心里面难受。

“不要回去了,现在这里离傅家很远,去附近的酒店。”

“酒店”

温亦瑶似乎是预料到会发生什么,离开不好意思的拒绝。

自己不想再一次当傅鸿御的解药,如果是清醒的时候,她或许会愿意,可是这是在他不清醒的情况下,这让温亦瑶无比纠结。

傅鸿御看起来已经很难受了,看来,白露这一次真的是下了很重的手了。

最后迫于无奈,他们找了一家很近的酒店,温亦瑶局促着,就是不肯进去。

沈良对于这种事情立刻纯情的躲在一边,反而还是作为医生的邵静开口和她解释。

“温小姐,少爷现在的情况只能没来了,这种情况没有药物可以抑制,只能用特殊的方法解决了。”

温亦瑶哪可能不知道这种办法是什么, 她脸突然爆红,这里还有邵静和沈良,她哪里好意思

“邵医生我”

温亦瑶说话已经开始吞吞吐吐了,可是傅鸿御现在是情况她也知道迫在眉睫,不能半分耽搁。

邵静知道温亦瑶是害怕不好意思,她在心底叹了口气。

明明都已经同床共枕这么久了,做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害羞的

“温小姐,你已经是少爷的未婚妻了,希望你可以明白现在的情况迫在眉睫,耽误一分钟,都对你和少爷没什么好处。”

温亦瑶被这句话说的一愣。

也是怪自己,如果不是她的话,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麻烦的,她不应该喂傅鸿御喝药,这样药里面的那种东西就不会加进去。

最后,温亦瑶还是进入了酒店里。

看着大床上的傅鸿御,温亦瑶不得已,抛弃了自己心底的羞耻心,慢慢的解下了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