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不肯善罢甘休

慕容寒说的没错,就是因为那些人嫉妒自己长得好看,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子了。

一想到这里以后,他也不再言语了。

反而是傅鸿御,他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

“也没什么,至少昨天晚上已经出来了。”

告诉了他实情以后,慕容寒也有些唏嘘。

“算了,反正你厉害我也不担心,可是你脖子怎么回事”

慕容寒突然发现傅鸿御的高领毛衣里露出了一点红痕。

傅鸿御下意识遮住自己的脖子,高领毛衣提了一个角度。

“没什么。”

慕容寒刚想说什么打趣,突然想到了什么。

“温亦瑶见你回来,不会什么事情都没有和你说吧”

“什么事情”

听到了慕容寒意有所指的话,傅鸿御放下危机看向她。

似乎是 想听慕容寒继续说。

“什么事情”

他还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温亦瑶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了慕容寒这样说,他自然是想了解的。

慕容寒闻言,似乎是有些惊讶他的反应,他似乎能猜测到,温亦瑶或许并没有把那件事情告诉他。

可是如果温亦瑶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傅鸿御的话,她什么时候处理好的那五百万可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就是她”

慕容寒还没有说完这句话,楼上崔子的声音及时的传了过来。

“慕容寒,你又偷偷摸摸的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

两个人抬起头,就看到温亦瑶和崔子珍站在不远处的二楼,温亦瑶倒是安静,可是崔子珍却是狠狠的瞪他。

温亦瑶笑了一下,心情有些复杂。

她虽然看起来表面很平静,可是实际上,她真的好害怕,慕容寒会不会知道真正的原因了

照片的事情,她想亲口对傅鸿御说,如果让傅鸿御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情,自己很可能也会出问题的。

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和顾时还是纠缠不清。

慕容寒看着走下来的崔子珍,又一次打断了自己的话,心里面有些不高兴,可是面子上又不敢表现出来。

可想而知,慕容寒的求生欲还是很强大的。

“我又没有说你的话,还是你觉得你这个女人有什么值得我说你什么”

慕容寒真不知道崔子珍是不是一个顺风耳,为什么自己说什么,都可以被崔子珍及时发现。

温亦瑶走了过去,打断了两个人,给他们缓和了一下气氛。

“好了好了,别想这么多了,子珍没什么意思的,慕容寒你也不要想这么多了。”

温亦瑶走了过去,刚刚想坐到慕容寒的身边,可是被傅鸿御一把拉了过去。

“坐这边,那边不合适。”

傅鸿御的声音有些低沉,让温亦瑶觉得这里现在这么多人,还真的很不好意思。

可是又不好拒绝,动作也很轻的怕碰到了他的伤口。

“好,我知道了。”

听到了温亦瑶的保证,付傅鸿御一笑。

慕容寒刚刚想继续说话,可是却被崔子珍一把打断。

“行了你,有什么事情等会说,你这么没脑子,能说什么事情出来”

慕容寒觉得自己纵横这么多年,居然就被一个女人红果果的给否定了

“崔子珍,我说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放纵了,你看看你现在和我说话真的是越来越不客气了还有没有把我当你”

男朋友这三个字戛然而止,算了吧,自己和崔子珍再提这三个字,估计自己迎面来的,一定是铺天盖地的数落。

他慕容寒活了这二十多年,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让自己没有办法的女人。

也不是第一次了,更加不是第一个了。

温亦瑶也是其中一个,连傅鸿御都能吃的死死的女人,自己当然不能小看。

崔子珍见他不说话了,又一直沉默不语的。眼珠子转不停,还以为他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在干什么能不能想一点好一点的事情”

要是慕容寒如果说是在想自己的话,那他绝对死定了。

“沈良,你那个能不能帮我们倒两杯水过来”

温亦瑶似乎也觉得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她心里面有些想笑,面对慕容寒和崔子珍这两个活宝,能不笑吗

过她很清楚,崔子珍是故意让慕容寒闭嘴的,不想慕容寒透露自己的事情。

毕竟谁都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情,与其从别人的耳朵里听到,不如自己开口比较好。

温亦瑶很感激自己有崔子珍这样为了自己着想的好朋友。

傅鸿御心里面的情绪越来越高涨了,他似乎很想知道,温亦瑶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不肯告诉自己。

他向来了解温亦瑶,平常这种时候,她的眼神就很不对劲。

温亦瑶有些心虚的抬起头,果然就看到了傅鸿御的样子,她赶紧若无其的低下头,可是眼睛里面的那一抹异色已经被傅鸿御捕捉到了。

隐藏好了自己的情绪,既然告诉了所有人,不告诉自己,那么他就等温亦瑶自己开口告诉自己。

作为他傅鸿御的女人,他不希望温亦瑶有什么事情的瞒着自己。

崔子珍颤巍巍的笑了一下,看着端出来的白开水,说了一句无厘头的话。

“大冬天喝白开水挺好的。”

看着崔子珍端起杯子就喝了,温亦瑶松了口气。

气氛总算是搞定了,今天自己还是找一个机会告诉傅鸿御吧,毕竟这件事情自己一个人没办法解决完。

纪子萱回来的时候,穆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她看到了穆煊,却没有心思打招呼。

反而还是穆煊看着冷淡的她,语气同样冷淡的问了一句。

“纪子萱,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情”

纪子萱听到了这句话,停住了上楼的脚步,转头看向穆煊,似乎是不明白穆煊到底想干什么。

“所以你想说什么”

穆煊似乎是有些奇怪,纪子萱为什么被反问了也好像很淡定。

“你打算对温亦瑶做什么,作为你的丈夫,你不肯告诉我”

纪子萱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她轻笑。

“管这么多你怎么不想想你现在的身份”

纪子萱的话,带着嘲讽,让穆煊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现在是没有钱,公司也没有了,可是那也是是被傅鸿御下套才失去的。

他穆煊可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重新得到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