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面对纪子萱想让自己东山再起的计划,他依然很是好奇。

傅鸿御和温亦瑶两个人可不是什么笨蛋,凭纪子萱一句口头话就说抓到温亦瑶的把柄,他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威胁的把柄可以让他们妥协。

所以,这两天见她早出晚归的,穆煊心里面说自己不好奇就是刚刚假的。

可纪子萱现在心情不好,刚刚被温亦瑶放鸽子了,她只觉得,如果明天见到了温亦瑶,一定要狠狠的折磨她。

这是最后一次了,绝对不能再出问题了。

不光自己要得到钱,温亦瑶也一定要落到声名狼藉的下场。

“跟你没关系,你只要记住我没有骗你就足够了。”

纪子萱说完了这句话,就直接上了楼。

穆煊没有得到答案,还被怼了一顿,心里面自然是觉得不舒服的。

自己当初为什么放弃温亦瑶那么好的女人,反而娶了纪子萱这样的女人。

不说给自己沾花惹草,到了最后,还瞧不起落难的自己。

他现在特别后悔,想起了以前和温亦瑶在一起的日子,突然觉得她无比单纯,只不过自己经不过纪子萱的诱惑。

他有些烦躁,不过如果不是温亦瑶,自己也不会得罪傅鸿御,被傅鸿御算计到一无所有。

如今想东山再起,傅鸿御可不会让自己如愿以偿。

他起身,看向二楼,纪子萱能得到温亦瑶是秘密,实在是让穆煊惊讶了,这个时候,他或许应该去看看。

眯起危险的眼睛,他走上二楼,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只剩下他的脚步声。

打开门以后,穆煊蹙眉,里面弥漫一股烟味,纪子萱又开始抽烟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纪子萱入了那个圈子以后,就越来越迷失了自己。

但穆煊也很明白,如果纪子萱可以做那个圈子给自己谋取到利益,他从来不在意

若不能压制她,那么自己也可以送她入圈,给自己在那个圈子打下一片基地。

反正现在大家喜欢的都是外表的光鲜亮丽,没有一个人愿意挖掘里面的事情。

浴室里传来了哗啦的水声,他知道这个时

候纪子萱在洗澡。

还不知道她今天去了哪里,一回来就如此气冲冲的,他就很清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拿过了手机,想看看里面的内容,,可是却发现自己解不开锁,试了自己的指纹和密码,居然也不行。

再试了几次以后,穆煊啐了一口,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把手机随便扔到了沙发上,气愤的抽烟。

最近自己压力很大,公司也没有了,钱也没有了,如今自己和一个穷光蛋一样,能赚钱的就是纪子萱了。

如果自己把他惹毛了,估计自己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

“老子算是忍够了。”

这个时候,纪子萱刚刚打开门从浴室出来。

她穿了浴袍,但是好身材依然挡不住。

穆煊咽了一口口水,不管怎么说,自己对现在的纪子萱还是很讨厌的,可是纪子萱的身材还是一等一的好。

他看到纪子萱,属于男人的生理反应还是会有。

纪子萱没想到穆煊会出现在这里,有一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

“干什么呢一直看着我”

纪子萱当然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身体,可她太会欲擒故纵了,就是喜欢让男人得不到自己的那种感觉,因为她想看看,这些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的人,到底会为了自己做到什么地步。

穆煊见她走了过来,直接一把握住她的手,纪子萱触不及防就被带到了沙发上。

穆煊邪笑:“干什么一直看着你你不是心知肚明吗还要我告诉你”

面对穆煊的话,她很平静。

“哦这么猴急也没有几天啊,外面的那些女人不能满足你”

穆煊低下头看了一下她,外面的女人固然好,可是如果时间长了,就会发现,纪子萱的技术,才是最好的。

“那些女人我看不上,野花没有家花香,我还是更中意我的老婆。”

穆煊可是一个情话说来就来的,要不然以前这么渣,和纪子萱狼狈为奸的时候,还能靠自己的情话哄到了温亦瑶。

现在,他穆煊也可以靠这个哄骗到纪子萱。

纪子萱是个女

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笑了一下,手攀附上她。

“那你今天晚上,可得准备好了。”

穆煊邪肆一笑:“悉听尊便。”

许久没见面的白英锐,如今来到了一家酒吧希望可以得到暂时的心灵慰藉。

“喝什么也不能这样喝,会伤身体的。”

有女人过来搭讪,看到白英锐长的很好看,加想过来搭讪,可是酒吧三三两两的人,白英锐都没有理会,更加不要这个女人了。

见她没有回答自己,女人也没有生气,反而是低下头笑了一下。

“我可以和你喝一杯吗”

女人凑近,身上的香水味有些浓厚,让白英锐不自觉的蹙眉想远离,他不喜欢女人身上有浓厚的香水味,显的俗气。

唯独让自己喜欢的,就是温亦瑶身上沐浴露的香水味了。

可是一想到,现在温亦瑶成为别人都女人了,他心里面的那种郁闷感觉就非常的让人觉得难。

一想到这里,不管是谁和自己说话,他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再一次搭讪,女人直接大胆到手摸上了白英锐的肩膀,他似乎是触电一般的厌恶,直接把女人的手给打下去。

“请你离开,谢谢。”

他依然还保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对女人轻易发火气。

女人可不管他,这样的男人,非富即贵,长的这么好看,如果可以脸皮厚一点,一定可以钓到自己的身边。

她一笑:“你一看就是一个人,不如我来陪你喝几杯不好吗”

在自己忍不住要发火的时候,一只手搭上了女人的手。

“哎女孩子这样主动,不合适吧”

似乎是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她抬起头,看向来人。

居然是许久不见的辛萌。

女人没想到辛萌抓住自己的手,不让自己进行下一步。

“你说我干什么,你不一样也是想钓金龟婿吗怎么,还比我有心机”

面对女人的冷嘲热讽,辛萌只觉得好笑,但是懒得和女人争辩。

“关你什么事,我就算想,他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