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无奈之举

难得辛萌怼了人,这让白英锐惊讶了一把,不知道辛萌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女人见白英锐估计也不会理她,就以为辛萌不过也是一个想钓金龟婿的人。

一想到这里,女人就有些不屑的开口。

可是辛萌是什么人,现在在自己旁边的白英锐是自己的朋友,她自己不识趣的离开,等会出丑了可不好。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不认识”

女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精致的妆容也挡不住那有些扭曲的弧度。

“我就不相信,从你到了这里他都没有和你说一句话,你说你不是过来吊金龟婿的,我可不相信你。”

女人双手环抱在自己的胸前,她想看看,自己这句话,辛萌要如何接话。

可是辛萌也只笑了一下:“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子和我说话的话,那我也无所谓了,英锐,我们走。”

什么时候自己朋友的地盘也有这种人了。

如果不是自己今天过来,碰到了酒吧老板外出了,她也不会在闲逛的时候,遇到白英锐和这个女人了。

白英锐自然是要给辛萌面子的,她站起来,看着面前的辛萌露出一丝笑意。

“好。”

看着白英锐和辛萌是真的认识,女人犹如是吃了什么一般,脸色噎的难看。

白英锐到底是几个意思

他们两个很潇洒的离开,,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反而还是辛萌笑了一下。

果然啊,有的时候面对这种女人,就不应该心慈手软就够了。

出了酒店以后,辛萌觉得自己想笑。

“你有没有看到刚刚那个女人的表情,简直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白英锐拍拍自己的肩膀,刚刚自己的肩膀被那个女人拍过,他心里面自然是觉得沾染上了女人的气味,有些不悦。

“谢谢你了,辛萌。”

要不是遇到辛萌及时为自己阻止那个女人,通知估计已经不会在意那个女人是不是柔弱,也不会继续保持自己的绅士举动。

“我说你白英锐没事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对这里面的女人还保持绅士风度,我看你真的是够傻啊。”

先不说来酒吧的

人全部都是坏人,有一些也不过是来打发消遣的,可是这里面隐藏的人可不少。

“你们这种良家好男人,还是不要出来了,天气这么冷,如果想吃东西,我带你去前面吃火锅。”

听到了这句话以后,他微微点头,感激的看着面前的辛萌。

“我只是心情有些不好,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吃点东西也好。”

这么早回去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在外面多浪费些时间。

得到了回答,辛萌看了一眼周围,突然看到了一处灯火旺盛的地方,心里面就有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你过来吧,有什么事情谁不能解决的吃一顿就走了。”

白英锐点头,看向她。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个人一边走,白英锐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题。

辛萌愣了一下,才开口道。

“刚刚好路过这里,给朋友带点东西,他不在我就刚刚准备离开,就碰到你了。”

这样的解释,他还是相信的。

愣了一下,白英锐也赶紧反应过来。

“平常见你不怎么喜欢出门,这种地方还是你的朋友吗”

辛萌平常不怎么喜欢出来,一没事就喜欢呆在家里,所以他们两个的交谈,倒是除了工作以外,不多。

辛萌点点头。

“那个酒吧老板是我朋友,经常有事没事事我就会过去,有时候她脱不开身也会让我给他稍些东西过来,今天不知道去哪里了,都没看见他。”

辛萌是给酒吧老板取货了以后才发现他不在酒吧里,随意看了一下 才有了给白英锐解围的一说。

两个人聊着,不一会就到了一个火锅店里。

“在这里吃东西,你不介意吧我以前经常来,生意很好,而且很干净卫生的。”

面对辛萌的邀约,白英锐自然是不好拒绝的。

况且,冬天配火锅,是标配。

“嗯,当然不介意,我们也很久没聚了。”

辛萌淡淡一笑,先一步进了火锅店,点了一些锅底以后,又要了一些酒。

“什么时候也喝这么多了”

看着服务员拿上来

的酒,白英锐有些不解的看着辛萌。

辛萌笑道:“一点而已,反正都心情不好才喝的,你去酒吧还是心情好”

当然不是,白英锐在心底否定。

他去酒吧,只是因为想到温亦瑶不自己的了心里不好受,自己为温亦瑶做了这么多,到头来,她和傅鸿御在一起了。

明明傅鸿御根本没有做什么,还是说,现在的温亦瑶已经变了

“白英锐,你一个人去酒吧干什么,我记得你以前,不爱去那种地方的。”

以前的白英锐可是一个绅士得体的男人,如今开始出入酒吧,让她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白英锐微顿,俊逸的脸上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苦笑。

“是啊,好像每个人都会变的,我们也一样不例外,或许这就是成年人的另外一种成长方式。”

“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吗”

辛萌不相信这些,她最近的烦心事也很多,一直不敢面对温亦瑶。

她喜欢顾时,但一直觉得自己不配。

不敢联系温亦瑶,是因为没办法接受,明明温亦瑶帮了自己,自己也决定好好的跟着温亦瑶,她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可是终究还是心里面的情绪推翻了她的内心。

面对温亦瑶的困难,自己居然选择沉默。

这样的她,才是最可恶的,和那些忘恩负义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我只是在感叹,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好像回来,就已经物是人非了。”

白英锐喝了口酒,辛萌也不甘示弱的喝了一口啤酒。

“是啊,只不过短短的时间里面,什么都被我们给改变了,又好像是刻意的,谁都说不清楚。”

辛萌的话淡淡的,可透露出来的无奈,一点都不少。

他微微一点头。

“最近,亦瑶那边还好吗,我很久没有联系她了。”

白英锐开口,似乎是想询问温亦瑶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她很是担心他。

“我不知道。”

辛萌又喝了一口,这一次不是啤酒,而是白酒。

“我也没有联系她了,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