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里面请。”外面站着的接待员,眼见的看见温亦瑶身后的傅鸿御,恨不得扑上去。

温亦瑶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看身上脏乱的样子,也不得不大出血。

“你好,这里有我穿的衣服吗”温亦瑶看着旁边的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的目光全在傅鸿御身上,那顾得上回答温亦瑶的话:“嗯,随便看看,要是觉得没有什么合适的,就去别家看看。”

“我”温亦瑶成功的被无视了,就连上面衣物尺码也不知道。

傅鸿御站在门口,漫不经心的看着温亦瑶。

“先生你想看看什么要不要我们给您做导购”

傅鸿御全程没有理睬。

“鸿御我就知道是你。”不远处的女人将墨镜摘下,露出较好的脸蛋。

傅鸿御瞥了一眼正向他走过的妖娆的女子,不禁皱眉:“雪儿你怎么在这这么明目张胆就不害怕会被狗仔发现”

“那也要看是谁了,谁有这个资本让我明目张胆的摘下墨镜。”雪儿自信的撩拨长发,有意无意的将手放在傅鸿御的肩膀上。

旁边的几个女服务员,看见大名鼎鼎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此刻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惊呆的都快要下巴脱落。

“这不是大明星雪儿吗”

“我是不是眼花了”

“我是不是在做梦”

几个女服务员,不敢直视面前的大美女,看她身上的衣服也是大牌子,全身散发出一种不言而喻的贵气。

“你好,我是雪儿但是现在可能没办法给你们签名了,因为这里有个特别的人。”雪儿的目光都放在傅鸿御身上。

“可别这么说。”傅鸿御咳嗽几声,余光还依旧注视着温亦瑶。

温亦瑶自己随处看看,看中一件极为简单的衣服,这件已改不是很贵吧

“别动,不能用手摸,只能看。”店长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温亦瑶被吓得缩回手。

傅鸿御皱眉,径直来到温亦瑶身边:“看中这一件嗯,太便宜了,将你们店最贵的衣服拿出来。”

店长张张嘴:“先生”

“没有听到吗要最小码,给我包起来,但是不能用手包。”傅鸿御双眸暗沉,深灰色冷静的可怕,正如外面的天气。

店长哆嗦着,不敢对视:“这好的。”

“知道吗,你现在作为我的员工,就要理直气壮起来,总不能被打压吧”傅鸿御转过身,语气平缓。

温亦瑶愣住,直到店长将珍藏版衣服拿上来,这才拉回神。

“不用了吧这么贵的衣服。”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可不一定呢,到时候又欠了人情。

“就这件。”傅鸿御随意的点点头,很是勉强:“还算可以吧,暂时穿穿看,到时候不合适了就扔掉。”

“傅鸿御,用不着这么奢侈。”温亦瑶扯了扯他的衣袖。

傅鸿御转过身来宠溺的在她脑袋上轻轻拍弄:“没有关系,只要你喜欢就好。”

这一个摸头杀几乎让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怎么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把东西包起来,对了最好不要用手包。”傅鸿御似笑非笑,双眸暗沉。

店长的脸色由青变白,再有白变成猪肝色。

“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失态了。”店长连忙抱歉,刚才那些话也太过激。

“错,你应该对这位女生说对不起。”傅鸿御眉头轻挑,含笑的眼中带了几份戏谑,同时让人看不穿心里在想些什么。

“对不起。”

“没事的。”温亦瑶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手足无措。

雪儿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个画面,也知道发生了些什么,连忙上前打哈哈:“好了,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就当卖我一个面子了。”

她一个明日之星站在这里却被熟视无睹,自然是要找一点存在感。

“是吗”傅鸿御并不想作罢。

“鸿御,她也是不小心的,就当是无心之过罢了。”雪儿觉得面子上挂不去。

温亦瑶在旁边点了点头:“你再这么耽误下去,到时候案子结不成,可不要怪我。”她可不想迎来一波人的注意。

“既然这位小姐都发话了,我也不好继续为难你,下一次没有下一次。”傅鸿御带着警告的话语,一

字一顿的说道。

店长点了点头,刚才虚惊一场,捏了一把汗,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真的很抱歉,是我有眼无珠。”店长连忙道歉道。

温亦瑶穿上浪尖,价值不菲的衣服,着实让旁边站着的雪儿吓了一跳,看着上面的衣服真的是心心念念的那一件爆款。

“可没有想到我们傅总可真的是出手阔绰,对待一个小小的员工都有这么大的手笔了。”说话语气当中带着几分扭捏的味道,反而将目光拉得更远了些。

温亦瑶低着头没说话。

“看来也不像是传闻,那样不近女色嘛。”雪儿话里带话,双手握拳。

她曾经费了好一番功夫,都未曾进了他身,没想到一个无袖未干的小丫头片子,手段倒也可以。

“你这个明日之星就不要在这里抛头露面了,说不定狗仔就已经拍到了。”傅鸿御顺手将温亦瑶拉回怀中。

温亦瑶踉踉跄跄的直接跌入他的怀中,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死死的按住。

“是啊,我就不耽误你们了,改天再约。”雪儿将帽子和墨镜一并带上。

“没想到你真厉害,这么大个明星你都认识。”温亦瑶连连赞叹,刚才那么近的距离,注视着这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可真的是三生有幸啊。

傅鸿御在她鼻尖轻轻一点:“知道就好,以后就跟着我。”

“好啊。”温亦瑶想也没想到昂着头回应着,但后来只觉得这句话当中似乎有着奇异。

“你说什么呢谁要跟你一起”温亦瑶害羞的别过脸。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了一天的雪总算是有停歇的时候了,呼了一口气。

“都逛了这么久,应该耽误你的事情了吧”温亦瑶还是抱歉他的一分钟可以以赚多少钱不可估量,总觉得心中抱歉。

“今天就到这里吧。”傅鸿御扯了扯嘴角。

“你难道不送我吗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温亦瑶吃惊的张了张嘴。

她一个女生在大老远的商场,这样的天气,周围都不见一辆计程车,更不要说能够成功打车,这显然是要徒步走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