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一杆子打死

温亦瑶低头浅笑,缄默不语。

“你笑什么”方昕皱了皱眉头。

“方小姐难道不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身子吗还有对不起打扰了,我给你做了些做你,现在就趁热喝了吧,暖暖胃。”温亦瑶站起身来,礼貌性地鞠了个躬,正准备离开。

方昕透过窗子,天空早就已经暗沉,虽说不知道时间,但还是于心不忍:“今晚就不要走了吧,反正我房子大,你要是走了,到时候传出去了,别人还说我多么无情无义呢。”

生硬的挽留,听的不太自然,但也能够真切的感觉出她语气当中带着关切,却又不肯放下那高贵的自尊心,温亦瑶转而一笑。

“你又笑什么”方昕纳闷。

“我想方小姐并不是一个冰冷刻薄之人,但是却表现出来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样又何必呢”温亦瑶叹了口气。

方昕垂下双眸,那眼神当中带了别人看不出来的故事,但却多了几分悲凉。

“我是怎么样的,我最清楚不过了,用不着别人来指点。”方昕并不太满意温亦瑶的解释,她最讨厌被别人看出心思了。

温亦瑶噤声。

“时间不早了,你就留在这里吧,随便找个房间休息就好了,只要不要妨碍到我就行。”方昕寡淡的说道。

温亦瑶点了点头。

到了下半夜的时候,或许有些认生,迷迷糊糊的总是睡不着,本就隔音很好的房间,却从外面传来争吵的声音,这让温亦瑶更加纳闷。

“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门,就再也不要回来了。”方昕歇斯底里的说。

那男人沉默许久,这才回应:“随便你好了无理取闹。”

方昕见到男人离去的背影,大门缓缓的和尚,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无力的坐在沙发上。

温亦瑶站在2楼楼梯上观看着这一切,皱了皱眉头,无力的不知道如何去安慰。

“方小姐”

方昕擦了擦眼泪,脸蛋上还挂着泪痕:“怎么连你也要出来嘲笑我,是吗是不是觉得我太没用了,连自己的丈夫都管

不住”

温亦瑶拼命的摇头,她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

“算了,马上要天亮了,天亮之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以后也不需要再来了。”方昕从地上爬起来。

温亦瑶木讷的站在远处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窗户外边露出来的鱼肚白,她就未曾合过眼睛。

随着墙壁上挂着的吊钟,发出来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路过方小姐的门口,正准备敲门,又缓缓的放下了手臂,临走的时候在厨房里流了一锅皮蛋瘦肉粥。

“早上起来喝碗粥可以暖暖胃,我找不到别的东西了,希望下一次再见。”温亦瑶从包里翻来个便利贴贴在显而易见的地方。

离开别墅之后若有所思,她对于这些事情从未处理过,总觉得有些膈应。

“怎么又谈判失败了”傅鸿御像是形影不离似的,又出现在身后总是猝不及手。

“难道你都没有什么事吗这么闲的”温亦瑶用手遮住太阳,眯着眼,看着他那双带着阳光似的眼睛。

傅鸿御看起来心情大好:“是啊,这段时间我都负责这一个案子,你是不是觉得三生有幸能跟我一起合作”

温亦瑶扑哧一声笑出:“请问我的傅大少爷,对于这个案子,你付出了多少请问作业你在哪里”

她起初还关心他,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会有什么危险呢,没想到却是白担心一场。

“怎么你是知道了,看来你还是挺关心我的嘛”傅鸿御挑了挑眉头。

温亦瑶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昨夜睡不着觉的话,也没有时间看到这么劲爆的桃色新闻了吧。

“您还是真的艳福不浅,走到哪都能成功的开启你那招蜂引蝶的嗜好。”温亦瑶撇了撇嘴。

“那没办法,只能怪我的魅力无限。”傅鸿御薄唇紧抿,微微一勾。

见温亦瑶生气了,赶忙跟了上去:“你昨天住在她家恐怕早就已经知道了,他们大概的生活情况吧”

“不知道。”温亦瑶心中窝着火,也不知为什么像是有一团无名火在心里,

慢慢的往上窜。

“不对,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温亦瑶纳闷的问。

傅鸿御心虚的撇开视线:“山人自有妙招。”

“这个方小姐似乎有一些奇怪,因为在她的家的时候,我总共就进去过两次,两次的大门从未关上,明明是结了婚的,却要一个人独居。”温亦瑶心中疑惑。

她在扶着方小姐回房间的时候,看到他们的床头上放了一张大而又耀眼的结婚照,ok, 这分明就是结过婚的。

傅鸿御打了个响指:“这就是我昨天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了。”

“哦你明明就是在给你的行为找借口吧”温亦瑶讥讽道。

她才不相信这么小小的一个案子,他会全身心的投入,并且会出入那种不合适的场所,还给记者拍了下来。

“我这不是在帮你吗你应该感谢我,这可是你负责的案子。”傅鸿御一只手放在胸口上表示伤感。

他挤眉弄眼的倒是有些违和,明明长着一张冰山脸,但相处久了却发现这张冰山脸也是有像太阳般的炽热。

“那你说说看,你怎么给探究出来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方昕是我们一个大客户,这次却给了一个差评,婚姻是心情不好,女人的心情不好,有两种第一就是家庭站在首要位置。”傅鸿御条理清晰的分析道。

“所以呢”

“她是结婚有丈夫的,可是丈夫早出晚归,并不喜欢回家,显然外面早就有了出轨的对象,然而这出轨的对象在外面却开了一家夜总会。”傅鸿御将所收获的一切一一说了出。

温亦瑶大跌眼镜,像这样有钱的人家还喜欢弄出这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来,吞了吞口水:“呵呵,有钱人可真会玩。”有意无意的看着傅鸿御。

傅鸿御无辜的眨着眼:“女人,你这是一竿子打死一帮人。”一只手早就不安分的放在她腰间,轻轻一搂,逼迫着两个人身体契合。

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懒洋洋的,浮在两个人身上,像是一道催化剂,给两个人的气氛增添了一种暧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