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就这么翻了车

而且,陈川,虽说帝都服装厂不让变价钱,但是南方这边一个小省城,离着这么远,就算是卖的贵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于是,就心安理得的做起来了这笔买卖,谁知道,省城这边居然也有人进货了,因为张淑芬的原因,就这么翻了车。

帝都服装厂那边,很快就查到了陈川的身上。

说起来,帝都服装厂这批制度出来以后,陈川还是第一个敢这么明目张胆违规的,庞玉虎一听,南方有个省城那边有人三倍的价钱售价,顿时间就暴跳如雷。

这件事儿闹得还挺大的,不仅以后都不再跟陈川合作,甚至还召开了一次会议,跟帝都服装厂的工人们通知,这种事情以后严重杜绝,要是看到有人价钱不对,让他们及时举报,举报有奖金。

进货组负责人那边,对这件事也是十分的重视,每次有商贩来进货,都会把这事儿跟商贩们说了,让他们引以为戒,以后千万不要犯。

再说陈川,帝都服装厂这边进货不成了,事情传到了别的工厂里面,别的工厂也不肯再把货卖给他了。

一个是现在帝都服装厂因为这批货开始水涨船高,如今已经坐稳了帝都最大服装工厂的座位,其他的工厂不会因为一个陈川,去触帝都服装厂的霉头。

再一个,陈川这次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违反规矩,就连帝都服装厂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他们这些小工厂呢?以后再跟他合作,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坑了他们这些个小工厂,谁还敢进货给他啊?

一时之间,陈川在帝都商贩圈子里,算是彻底的混不下去了,哪怕就算是回省城做商贩,也已经因为这件事彻底毁了名声,被他们两口子坑过的人,钱没有拿回来,却彻底的记住了他们。

没事儿就跟亲戚朋友说,他们两口子到底有多不地道,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都对他们两口子开始敬而远之,这次可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反之,张淑芬的生意开始变得越来越好。

因为价钱不贵,而且洋气,还是帝都大服装厂进的货,最重要的是质量还好,不少人都很喜欢张淑芬这批衣服,最重要的是,大家听说了,这批衣服居然是简老板跟帝都服装厂合作的,更加的来了兴趣。

简老板现在可是个体户里面的头一份儿了,而且还是从他们省走出去的,他们都跟着与有荣焉,现在简老板不仅做吃食,还开始做服装了,怎么能不去捧捧场?

别说,简老板这个人就是地道,衣服质量这么好,设计的也好看,价钱还不贵,就这衣服,大家瞧着都挺满意的,就算不是简老板设计的,她们都会喜欢,更何况还是简老板设计的衣服呢?

就这样,张淑芬从帝都服装厂那边进货了一批一批又一批,以前还在摆摊的张淑芬,直接就用赚来的钱盘下来了个店面,又听帝都服装厂负责人那边的建议,弄了个简易的试衣间,生意顿时间更好了。

而陈川两口子,则是因为在帝都和省城都混不下去了,只好灰溜溜的回了以前的小县城。

同时,帝都服装厂这批衣服,也开始逐步进入其他城市,渐渐蔓延乃至全国。

……

邓晓晨最近的日子很不好混。

有一句话叫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当初的邓晓晨,在帝都那是数一数二的设计师,帝都的大服装厂,也是争着抢着要跟她合作,可是因为上次翻车了,如今的邓晓晨,地位更是直接一落千丈,稍微中上一点的服装厂,都不会找她,现在找她的服装厂,都是那种不起眼,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小作坊,甚至给她的钱还少的要死。

而且,现在只要提起靠谱的设计师,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简朵儿,而不是邓晓晨。

邓晓晨的地位可想而知。

可偏偏,邓晓晨还没有从这种落差中走出来,见到那些小作坊来找她,给她开的价钱还低的要死,就气坏了,觉得这些小作坊是在羞辱她。

“你出去打听一下,我邓晓晨就没有做过这么便宜的衣服。”邓晓晨冷笑。

小作坊的人也不客气,“我说邓设计师,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自己呢,我给你这个价钱是看得起你,爱要不要,你以为谁稀罕跟你合作呢。”

就这样,不少小作坊都跟邓晓晨闹了个不欢而散,邓晓晨更是被不少小作坊指着鼻子给骂了。从天堂跌落地域的滋味,任凭谁都接受不了,更何况邓晓晨还是个心比天高的,怎么可能接受的了这个结果?

甚至,这段时间内,邓晓晨得罪了不少小作坊的领导,基本上这段时间,生意都变得越来越少了,没有了经济来源,邓晓晨的生活质量也就开始直线下降。

尤其是在听说简朵儿的衣服越来越火,甚至已经发展到全国的时候,邓晓晨心里面的嫉妒和愤怒已经达到了顶峰,就在这个时候,石程程来找邓晓晨了。

石程程虽说不喜欢简朵儿,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套衣服确实挺好看的,最后口不应心的把衣服穿上了,穿上这身衣服,石程程都觉得自己变得漂亮了不少。

这天来找学姐玩的时候,就是穿得这身衣服。

邓晓晨本来脸上还带着笑容,结果一看到学妹身上这身衣服,脸上的笑容险些就挂不住了。邓晓晨脸色僵硬了一下,然后对着石程程笑了一下,心里忍不住又暗骂了这个学妹一番,这个人情商简直太低了,要不是因为邓晓晨要维持人设,恐怕早就跟石程程翻脸了。

“程程,你来了啊。”邓晓晨勉强笑了一下,寒暄道。

石程程见学姐脸色难看,就担忧道,“学姐,你最近瘦了许多,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邓晓晨暗暗翻了个白眼,心说你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别来我面前烦我了行不行?

“最近的事情有点多,所以瘦了一些,不说我了,程程,你最近怎么样?”邓晓晨说道这里,顿了顿,又疑惑的问道,“你这身衣服倒是不错,款式挺新颖的,哪里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