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高仿产品的出现

这些工厂又不是石程程等学弟学妹们,邓晓晨在他们面前要维持形象,但是之前早就跟工厂这边撕过了,也就没有了维持形象的必要。

赵老板在心里面狠狠的骂了邓晓晨一顿,心想要是邓晓晨还是做不出让他满意的衣服,他一定要狠狠羞辱邓晓晨,让她吃不了兜着走。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以为他是好欺负的呢。

再说邓晓晨,虽说要价的时候态度不客气了点,但是工作起来,效率还是挺快的。

她做了设计是这么长时间,也知道圈里面的规矩,设计衣服,可以高仿,但是不能完全一样,她设计的那些流行的款式,不就是在市面上流行款式的基础上,设计的更漂亮的吗?

这会儿邓晓晨已经学会了简朵儿设计的工艺,干脆就在简朵儿这批衣服上面修改了一下,但还是动汤不动药,流行元素还是全都在的。

邓晓晨用了三四天的时间,就把这一批衣服全都设计出来了,然后还做出来了样品。

做好了以后,她就把赵老板给喊来了,赵老板看到邓晓晨设计的这批衣服,顿时间就是眼前一亮,没想到这个邓晓晨虽说傲气了些,倒是有几分本事,这完全就是他要的那种。

“料子上没问题吧?我这批衣服,想要稍微差一些的料子,然后利润稍微能够高一些的,你别给我用太好的料子。”赵老板不放心的嘱咐道。

邓晓晨看了他一眼,然后递给他一件衣服,“料子用的一般的,你自己摸一摸就知道了,你放心,你说的规矩,我都记着呢。”她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实则有些不屑。

果然是小作坊来的,这么小家子气,就这种料子,也太差劲了一些,跟帝都服装厂那些料子相比,真的差了不少,同时间,邓晓晨心里面又嫉妒的很,凭什么简朵儿能找到那么好的合作伙伴,用那么好的料子,而她就只能生产这种残次品。

若是之前找她的是庞玉虎,而不是金子厚那种投机取巧的,恐怕她也不会落得如今这个结果,说白了,简朵儿就是运气比她好!邓晓晨紧紧地捏紧了手指,老天爷不公平,她都已经这么成功了,为什么还要给她这么好的运气?

邓晓晨满心嫉妒着简朵儿,却没有想到,运气这种东西,她也是有的,她的设计手法纵使还行,但比她厉害的大有人在,曾经之所以能够一。炮而红,不也靠的运气吗?

只不过,这一切都被她给作没了。

邓晓晨跟赵老板敲定了合作以后,就把样品跟设计图纸都给了赵老板,而赵老板那边,回去以后,就开始加工制造,于是,没过多长时间,这批衣服,就已经进入到了市面中。

因为赵老板的有意误导,商贩们也有一学一,卖衣服的时候,干脆误导客人们,说这是帝都服装厂出的衣服,他们偷偷卖这么便宜的,让客人们千万别说出去。

一些客人又不懂什么料子不料子的,再加上邓晓晨本来就是高仿的衣服,乍一看跟简朵儿那批差别不大,客人们只觉得这衣服,跟之前别人身上穿的差不多,就以为真的是帝都服装厂生产的衣服,一听说还有这种好事儿,可以价钱便宜,就赶紧掏钱买了。

这些客人很多都是喜欢帝都服装厂那批衣服挺长时间了,只不过价钱稍微贵了一点,问了不少的商贩,结果都是一个价钱,还说这个是帝都服装厂订好了的价钱,不能更改的,他们也没有办法。

如今,客人们见到有便宜的,还是偷偷卖的,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而且回去以后,还跟亲人朋友都说了这事儿,给这些商贩引来了不少的客户。

……

最近,在帝都服装厂进货的商贩们发现,最近的销量不如以前多了,甚至还时不时有人来闹事儿,说什么,“你们这个价钱太贵了,要是不便宜,没有人买的。”

商贩们就解释,“这是帝都服装厂定下来的统一价钱,不能变的,而且这个质量真的挺不错的,买回去绝对不吃亏。”

客人不听,还觉得他们在说谎,“说什么帝都服装厂定下来的价钱,我看就是你们这群无良商贩想多赚点钱,人家别的商贩,就卖的很便宜,不优惠拉倒,谁还稀罕在你们家买啊。”

说完,闹事儿的客人就走了。

一开始,商贩们只以为,这些客人是为了砍价故意这么说的,毕竟帝都服装厂有明文规定,不能私自修改价钱的,上一个修改价钱的陈川,听说在帝都都混不下去了,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敢私自修改了。

但是渐渐的,来店里面这么说的客人越来越多,而且生意特开始变得越来越差,这些商贩们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而且,商贩们之间都是有联络的,有那么一两个关系不错的,中间一对头,发现双方都发生说这样的事儿。

难道说,真的又有商贩不守规矩,私自变化价钱了?

可是这不应该啊,这衣服本来就利润少,加价还有可能,怎么还会有人降低价钱卖呢?而且听那些客人话里面的衣服,降低的价钱还不是一点半点的,这样一来,这衣服就根本不赚钱了啊!

商贩们心里面疑惑,然后就一起去了一趟帝都服装厂。

毕竟帝都服装厂严查这事儿,他们解决不了,就只能帝都服装厂来了,而且这不仅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意,举报好像还有奖励的,商贩们自然是十分的积极。

庞玉虎收到这个消息以后,也是十分的纳闷,这段时间,已经不止一个商贩来厂里面说这事儿了,可是庞玉虎前前后后调查了一圈,都没有查到,有商贩私自变更价钱。

没过多长时间,这件事情也传到了简朵儿的耳朵里面。

起初,是简朵儿在学校看见了一身,跟自己设计十分相似的衣服,但是却又不完全一样,简朵儿记性很好,自己设计过的衣服什么样子,布料如何,都会记得一清二楚,而这件衣服,就很像是后世的高仿衣服,虽说有些相似,但布料跟细节处完全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