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席氏家族的小女孩

风带着微微的暖意,夹杂着乡间青草的甜味,迎面吹来,耳边总时不时的听到清脆的鸟鸣,仿佛是在萦绕欢唱。

这里位于欧洲的百岛城,街道和房屋建造早百余座岛屿之上,彼此相连,构成了绝无仅有的世界奇观都市。

在水路连绵的城镇中央,坐落着一座富丽堂皇的雪白大宅,作为当地最为奢华的居所,在去年被外国人卖了下来。

据说,住在这里的主人,是一个仅有十来岁的亚洲小女孩,然而,从来没有人见过小女孩的真面目,她一直深居简出,除了雇佣的佣人和一直上门的私人医生之外,从来没有别人见过她。

“小姐,今天胃口怎么样?身体有好一些吗?”一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看着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女仆,低头询问着。

女仆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餐盘端了起来,里面的食物几乎没动几口。

这样的情况已经连续三天了,家中所有的仆人都要求送主人去医院,可是,主人的家族却再三叮嘱,无论情况多么糟糕都只能请私人医生,不允许送去医院。

这令人费解的要求,居然是在聘用他们这些仆人的时候,明确的写进了合同里,实在是匪夷所思。

“医生……拜托你了……”管家转过身,面向身后远道而来的私人医生,再一次由衷的拜托。

这已经是私人医生连续三天,每天都来到这座大宅探望,虽然,他一直坚持让病人送医院,可无论是病人自己,还是周围的仆人都坚决不愿意,这也让他颇为难办。

“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医生每一次都说着同样的话,但其实,每次的情况都大同小异。

因为,没有医疗仪器的协助,医生也无法得知这里的小女孩的生病原有,所以,他开出的药物,不过,也只能是缓解症状的处方药罢了。

“咳……咳……”医生和管家刚刚走进屋内,就听到了小女孩虚弱的咳嗽声。

“怎么可能……高烧还没有退?感觉比昨天的症状,更严重了……”医生远远看向小女孩一眼,就察觉出她的面色比起之前几天来,显得更加糟糕。

医生快步走到女孩面前,仔细诊治起来。

小女孩的脸是标准的亚洲女孩的脸蛋,小巧精致,白净的肌肤因为高烧的关系,显得额外红彤,额头满是汗珠,微微闭起的双眼,露出长长的睫毛。

嘴唇微微张开闭合,努力的吐纳吸气,可还是不免发出正正咳嗽声。

“医生……对不起,又麻烦你,跑一趟……”小女孩的意识还很清晰,这一点出于医生的意料之外,已经连续高烧三天,没有一点退烧的迹象,还能如此清晰的和人打招呼。

“没事,你今天感觉怎么样?”医生关切的问询,其实,单看小女孩的脸色,就能看出她的状况很糟糕,但意识还那么清晰,真的非常难得。

小女孩无力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很不舒服。

“别急,先吃一块糖果!”医生在给小孩诊治的时候总是会使用这种方式安抚小孩,可是,眼前的小女孩,好像从不会因此而高兴。

前两天,小女孩好歹是给面子一样的吃了下去,然而,今天的小女孩却连假装的样子都不愿意做出来,显然,持续的高烧已经折磨了她相当严重。

“不用了,谢谢……医生……”小女孩摇了摇头,随后,痛苦的皱了一下眉毛。

恰似痛如骨髓一样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小腿伴随痉挛,让小女孩下半身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医生连忙用手按住小女孩的全身,与此同时,一个银发女仆突然从旁闪身出现,迅速过来帮忙,移动速度之快,让医生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个银发女仆一直贴身侍奉小女孩,只不过,每一次医生来诊病的时候,她都站在靠窗的位置,距离这里至少有十米以上,如果不是第二次来的时候,被管家提醒,他都没有发现屋子里居然有这个女仆的存在。

“小姐?没事吧?”管家在一旁心急如焚,但却也没有什么忙可以帮。

银发女仆动作极为干净利落,死死压住小女孩的身体,终于片刻之后,小女孩的痉挛停止了。

“是高烧引起的肌肉痉挛,我给她打一针,在吃点药,如果你们坚持不送医院的话,我只能做到这些了!”医生从包里拿出针筒,开始给小女孩注射。

“太感谢你了,医生……”

身边的管家点头致谢,帮着医生准备,可身边的银发女仆却突然一把抓起医生的双手,开口说道:“止疼药!”

“啊?什么止疼药?”医生差异的看着眼前的银发女仆,一种不寒而栗的违和感扑面而来,女仆的脸蛋虽然很美丽,但却那么不真实,举手投足间都那么生硬,不苟言笑的样子,像极了橱窗里的塑胶模特。

“痛!需要止疼药!吗啡!”

“你开什么玩笑?怎么能给小孩子服用吗啡止疼!你脑子不正常吗?”医生一阵脊背发凉,不知所措。

银发女仆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病床上的小女孩阻止了。

“咳!咳!咳!医生,她是开玩笑的,就按照你的药方,就好了……”

“你别说话,我先给你打针,可以缓解你的症状,我马上给你配药,服下后,看今晚能不能退烧……”

“谢谢……医生……”

医生麻利的给小女孩注射了药物,随后,从包中拿出了诊断书,写下了诊断结果和药方,之后交给了管家。

“谢谢医生,我这就安排人去药房配药,送您回去的车也已经安排在门外。”

“谢谢,管家先生……”医生在管家的陪同下离开了房间,回头看着依稀蹲守在小女孩身边的银发女仆,忧心忡忡道:“刚才那女仆是什么人?”

“是我们小姐的贴身女仆,因为,小姐家族都不在我们这个国家,所以就安排了这样一位女仆来照顾她。”

“你们小姐的家族也真的奇怪,就安排一个女仆照顾,连一个大人都不留……”

“是啊……幸好,小姐很坚强也很乖巧,就是身子弱了一点,那个女仆为人是有那么点奇怪,但对小姐非常忠心!”

“不过,将这么小的孩子来这里?真搞不懂,你小姐的家族是怎么想的……”

“我也搞不懂,但听说,小姐的家族在他们国家非常有地位,好像是叫席氏家族!”

医生摇了摇头,显然,他并不清楚国外的这个家族到底有多厉害,只不过,他们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让年仅十岁的小女孩离乡背井的生活,脸上挂着深深的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