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柔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或者说现在自己是否还有家。在秀山,她有一处奢华的住所,每天起床都可以眺望碧海蓝天,但那里不是她的家,只是工作的居所。

在高阳,林清柔可以跟自己的哥哥林清河一起住,但那里也不是她的家,更多的只是一个寄宿者,自己现在难道还有家吗?

原本有儿子杜霖在的地方,就是她林清柔的家。可是,杜家的大门她已经无法再踏进去了,那里有自己的儿子,可惜却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宋苗看到林清柔表情的失落,不知道自己是否哪里说错了话。于是,她刻意岔开了话题,跟林清柔随意闲聊起来,两人的话题零零散散,无关痛痒。

林清柔想起有阵子没有见到姜鹤了,便问起宋苗她和姜鹤最近的近况。

宋苗说道:“自从上次闹出了医患纠纷,还为此受了点伤后,现在也算是因祸得福,医院领导把姜鹤又调回了原来的科室。这样就不用像之前在急诊科一样,天天忙得跟打仗一样,我们也总算有时间能够一起悠闲地看场电影,吃个晚餐。”

林清柔想起之前那次闹剧,也不免为姜鹤捏了把汗。现在的人,心态都太过于浮躁了,很多时候行事都很冲动,而不考虑后果。和宋苗一道从培训班出来,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宋苗问林清柔晚上要去哪里住。

林清柔想了一下,告诉宋苗自己想要回家。

宋苗不知道林清柔说的家是哪里,便问道:“是说你哥哥的公寓吗?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林清柔摇摇头。

宋苗迷惑不解地想了想,然后很惊讶地又问:“难道你想回杜泽明那?”

林清柔还是摇摇头。

“我想回我原来住的家。”林清柔在手机上打完字递给宋苗。

“原来住的家?那是在哪啊?”宋苗问道。

林清柔所说的家,就是原来的林家老宅。那座宅院在林氏集团破产,父母亲去世后,便被林清河拿来做了抵押。

之后林清柔再也没有回去过那里,虽然房子被抵押了,但其实并不影响正常居住。

可是,林清柔嫁进了杜家,就没有机会再回到那个老宅去生活,而她也一直不敢面对那座自小生活长大的房子,因为父亲和母亲都是在那里相继离开她的。

而林清河从小就离开了林家,所以他本来也不住在林家老宅里,从学校里寄宿到自己在外面买了房子,他都极少在林家老宅里出现,除了很早之前一家人为了聚在一起过节,林清河会被林博杰强制叫到老宅里去。

由于这些种种原因,林家老宅现在一直都是空置的,以致于变成了一座被荒废遗忘的房子。

林清柔这个时候,突然很想要去林家老宅去看看,因为她想起来自己唯一的家就在那里。无论是否经历了世事变迁,无论在那里亲眼见证了多么沉重的伤痛,那里终归是自己的家啊!

见林清柔执意要去,宋苗只好表示开车送她一起过去。

“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跑去郊外那么远的地方。”宋苗一边开车一边强调地说道。

林家老宅在一处景色优美的郊外田园附近,说是郊外但其实实际车程也不过半个小时。宋苗开车从主路下匝道,不远处一片田园之间的道路尽头,就出现了一座三层庭院式建筑,那就是林家的老宅。

林清柔显得有些激动,因为之前害怕回忆起那些不堪回首的痛楚,所以她一直拒绝来到这个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

汽车从田园间的小道开过,两旁眼下是漆黑一片,茫然无物。

但林清柔很清楚的记得,原来这里种满了蓝紫色的薰衣草,成片成片的薰衣草花海,散发出芳香扑鼻的气味。

因为母亲喜欢种植花草,所以原来的林家老宅,就是一座被五彩缤纷的色彩所包围的花花世界。

那种一到应季时节,就百花争妍,生气勃勃的景象,是林清柔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幸福记忆,她曾经就是生活在这样一片童话世界中的啊。

宋苗将车听到房子门口的空地上,借由车灯的光线,她们看到四周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宋苗有些后悔地说道:“我真不应该答应你的,大晚上来这里不是个好主意。”

林清柔朝着宋苗露出了一个表示歉意的表情。宋苗无奈耸了耸肩,既然已经陪着到了这里,那也只好硬着头皮下车了。林清柔很快地走到房子门口,随后想了一下就弯下腰去摸索起来。

宋苗疑惑地问:“你别告诉我,你没有这里的钥匙啊。”

林清柔没有理会,只是往门口摆放着的一些盆栽里找寻着什么。宋苗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帮着林清柔照亮这一片区域,只见林清柔将一个个盆栽提起来,查看底座下面是否有东西。

“不会吧,过了这么久了,你确定钥匙还会在这里吗?”宋苗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但她话音未落,林清柔已经一下子直起腰来,手里也多了一把细巧的钥匙,林清柔用钥匙打开门,迎面便是一股发霉和尘土的味道。

宋苗被呛了几口,随口抱怨了几句,等林清柔找到照明的开光,整个房间被瞬间点亮起来。

宋苗看到她们眼下正站在客厅的位置,房间里的家具摆设似乎都没有被挪动过,还依然维持着有人居住时候的样子。林清柔的眼睛里透露出无限的感慨,她的目光被客厅角落的一架钢琴给吸引过去。

她缓缓走到钢琴面前,抚摸琴键上的斑驳与尘埃,往事的回忆便一幕幕涌上眼前。记得这是林清柔8岁时,父亲为她买的生日礼物。

那个时候,母亲就每天教她练习弹钢琴,有时候不懂事,往往练习了一点时间就觉得无聊起来,便会敷衍地乱弹一气。

但父亲从来不会苛刻的要求林清柔,看着林清柔的小手在宽大的琴键上一阵乱敲,也只是一笑而过。

母亲就会严格一些,她总是告诉林清柔,女孩子应该要有优雅的气质。等学会了弹钢琴,还得练习弹奏小提琴,学画和学棋的进度也不能落下。

父亲总是笑着说,我们家清柔以后一定是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才女,以后要是谁家小子能够娶到她,一定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现在想来,林清柔不免有些感伤。爸,你一定很难过吧,我现在把生活过成了这幅样子,失败的婚姻,困顿的日子,简直就是可悲的人生。

林清柔有些情绪失控起来,但她还试图极力的抑制从眼眶上所流淌下来的热泪。宋苗在一旁同情地看着林清柔,将纸巾递过去给她。

等宋苗从厨房烧了一些热水出来,林清柔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情好不容易有所平复。宋苗将一杯热水递给林清柔,自己也坐了下来。

“一定很痛苦吧,虽然我很幸运,没有过这样的一段遭遇。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真得很心疼。”宋喵说道。

林清柔转过身握了握宋苗的手,用口型说了句谢谢你。

宋苗又很贴心地安慰了几句,然后说道:“相信伯父和伯母他们在天堂也一直在关注着你,希望你生活得幸福,所以清柔你要坚强,努力活出精彩的人生。他们虽然已经不能陪在你身边,但他们留给你了很多宝贵的财富。”

林清柔一听宋苗的话,像是被提醒到了什么。她下意识地站起身来,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

“怎么啦?”宋苗不解地问道。

林清柔迅速地在手机上写了一行字:“我要找一份授权书,这很重要,是我父亲非常珍视的东西。”

宋苗点点头,说道:“你确定这授权书会在这里吗?我帮你一起找找。”

林清柔当然不能确定那份海滩经营管理授权书是否被收藏在这座老宅里。但细细想来,既然不在公司办公室的保险箱内,那么父亲还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哪呢?

也只有家里了吧,毕竟放在家里比较安全,毕竟当时林氏集团面临破产,公司里也显得非常混乱,被父亲视为希望的授权书没有被放在公司,就极有可能在家里。

这么想着,林清柔就更加细致地找寻起来。可毕竟是一份纸质文件,她也从来没有见过长什么样,因此这么找下去,看起来好像漫无目的,也不太实际。

“如果那么重要的话,你看会不会被收藏在一些比较隐蔽的地方?”宋苗跟着林清柔在书房的书架上翻找着,一边问林清柔。

“清柔,你记不记得你们家里有没有什么暗格或者密室之类的地方?我看电视里你们这样的豪门,家里肯定会有那样的地方吧?”

林清柔听到宋苗的疑问,很确定地摇摇头,印象中小时候家里的角角落落都被她翻了个遍,应该不会有这样隐蔽的地方了,而且她也仅仅是怀疑,并不一定东西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