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周末,这个时节的秀山正是鸟语花香,海风飒爽的时候。这里的春天要比其它地方都要持续得长一些,在各地已经是绿树成荫,暑气渐浓的情况下,秀山依然还维持着舒爽宜人的气候环境。

杜泽明今天上午赶到了公司位于秀山的项目工地上,他需要实地了解工作进度的完成情况,以及及时察觉到期间可能存在的问题。

随着暑期的临近,一期工程将要正式开放对外营业,这里的工作说实话并不是那么让人省心。因此,他这段时间往来于秀山的频率将会高很多。

虽然他来之前并没有要求,但刘安霏还是跟着来到了秀山。她说,已经很久没有去过秀山了,不知道这里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另外她还对惠特比环球集团那边的情况很好奇,于是在来到秀山后便先跟杜泽明分开,去往了这个竞争对手的房产项目所在地。

如今在秀山,已经完成了两个综合性广场的开发建设。

这两个广场自然分别是杜泽明的泽霖集团以及惠特比环球集团所兴建的。自从秀山的东西区地块被竞拍之后,这里便成为了投资商与开发商们互相竞争角逐的战场。

在目前看来,两家旗鼓相当,互有优势,因此在整个秀山这种竞争的态势已经愈演愈烈。杜泽明虽然这两年经历了许多沧桑曲折,但他终究还是重新站了起来,在他心中最想要做的就是打败那个人。

一年半之前,杜良德去世的时候也随之带走了杜泽明的地位与权势。虽然杜良德到死都没有向公众揭穿杜泽明的真实绅士,但宏明集团最终没有属于杜泽明。杜良德去世前,曾经去跟杜宏明见过面,虽然他们父子之间并没能再当时就化解彼此的矛盾,但杜良德还是将自己所持有的宏明集团股份,全部转给了杜宏明。

为此,杜宏明就成为了宏明集团的最大股东,真正名副其实的成为了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集团公司的最大老板。杜良德去世后,杜宏明前往宏明集团宣布了这个消息,并宣示了自己的合法身份与权力。

得知这个事实后,杜泽明曾经一度陷入到消沉与绝望之中,他知道就凭自己的身份,已经彻底失去了跟杜宏明竞争的资格。

而李淑君则不同,她凭借着在杜家多年来的影响力,以及苦心在宏明集团内部所拉拢的亲信,给杜宏明入住宏明集团制造了很大的障碍。

在两方处心积虑的博弈中,杜宏明最终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将宏明集团一分为二,同意将公司主要的地产项目及下属关联公司都剔除出去,分割后交给杜泽明与李淑君所有。

而作为交换条件,杜泽明与李淑君自此便跟杜家不再有任何往来,也不能再借助杜家的势力进行任何商业上的活动,虽然这不是杜泽明想要的结局,但已经是所能够争取到的最大利益。

杜泽明甚至有些怀疑,为什么杜宏明会这么慷慨地将原先在秀山的开发项目一并送给自己,他认为杜宏明存在着一种挑衅的意味,两个人势必要在秀山继续着之前的竞争。

从宏明集团出来后,杜泽明便将手上所有的公司资源进程重组,这边是泽霖集团诞生的来由。这是一家新兴的房地产集团公司,但也是继承了宏明集团几十年来的优良传统与商业基因。

于是,事情发展至今,在秀山就变成了惠特比环球集团与泽霖集团之间的互相竞争。

唯一让杜泽明所担忧和忌惮的,就是杜宏明随时可以将自己不是杜家血脉的事实公之于众,到时候他就完全可能身败名裂,深受舆论的风波与压力。

杜泽明认为,杜宏明之所以至今都没有拿他的身世做文章,只不过是想要把这件事作为把柄,牢牢握在手中用以牵制自己罢了,换做是他,也会这样做。

在忙完手头上的视察工作,刘安霏的电话响起。杜泽明之前说过会过去竞争对手的地盘上,去看看那里的情形。

电话中,刘安霏简单讲了那边的一些情况,并告知杜泽明到达后在广场西南的美术馆门口见面。

杜泽明于是动身出发,一路上云淡风轻,即便已经快临近夏季,但道路两旁依然草木缤纷,一副春意盎然的景象。杜泽明不由地降下车窗,感受着这春风拂面的舒爽。

无意间,他的眼中突然有一个背影一掠而过。

杜泽明的心中一震,突然觉得刚才的那个背影似乎跟自己有着某种联系一样。

他一下子减缓了车速,想要通过后视镜再仔细查看一下刚才经过的那个路口。可惜,因为车速太快,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法看到宋苗清晰的画面,只知道后面的人行道上正走着一个女人。杜泽明不禁为自己刚才的反应感到烦躁,因为他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做出这种事情了。

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次,在开着车或者逛商场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便仓惶地既想要回避,又想要上前去一看究竟。

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详细描述,就像是始终在心里有一块心病,说不清道不明,但它就是那么真实地存在着。它似乎在慢慢吞食着过往的记忆,那些对自己似乎很重要可又想不起来的东西,有时候感觉不到这种变化,可有时候又会变得突然剧烈起来。

杜泽明将车靠边缓缓停下,用双手按压着两旁的太阳穴,疲惫感马上涌现了出来。在车上休息了很久,他才重新发动引擎,向着美术馆赶去。他明白刚才有那么一刻,自己的脑海中在想着什么,但他极力克制这自己这种荒诞的想法,因为他不想承认自己的心中依然在想念着某个人。

来到美术馆门口,杜泽明见到刘安霏后,整个人的情绪便沉静下来。

这一年多来,刘安霏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不仅在工作中能够充当他的左膀右臂,在生活上这个女人也同样表现得很体贴、温柔,不仅可以做出一手好菜,其它一应家务、打理,她也是得心应手、头头相顾。

更为难得的是,刘安霏跟杜霖相处的也很融洽。杜泽明可以看得出来,刘安霏是真心对待杜霖的,这一点让他感到特别欣慰与安心。

只不过,最近开始有很多流言蜚语传进他的耳朵里,那些关于自己跟刘安霏的话题,变得突然多了起来。

的确,很多人都会特别关注杜泽明的婚姻情况,虽然跟刘安霏在一起的时间并不算短了,但杜泽明却从未提及过要跟刘安霏结婚的想法,甚至于他都不曾计划过未来的事情。

“今天有一个不错的展览,我先陪我进去欣赏下吧。”刘安霏见到杜泽明后说道。

杜泽明对艺术并不是那么感冒,因为他平日里也没有这份闲情逸致去关注这些高雅又颇具情调的展览。但刘安霏却很喜欢,因为她一直都是一个精致而又追求精神享受的女人。

杜泽明对这个提议没有意义,相比从前的他,现在他对如何满足一个女人所提出的要求,表现出了更多的包容与理解。

但或许刘安霏并不是因为她是特别的一个,而是在杜泽明心中,潜移默化地想要为自己曾经的某些所作所为做出一些弥补吧。

这个画展虽然规模并不是很大,但吸引了很多人前来欣赏。里面所展示的画作都是一些新锐画家的作品,主题大多和秀山有着一定的关联性。

“这是惠特比环球集团所举办的呢,他们面向社会征集了这些以秀山为主题的油画作品。现在看起来,这样的做法倒是很符合他们一贯的风格,收到的反响也确实不错。”刘安霏对着这些油画饶有兴致地介绍道。

杜泽明随意浏览着这些油画,说道:“他们只是想着花小钱办大事,举办一个画作展览就能为他们的广场开业赚足人气吗?杜宏明从来就是这么小家子气,我们在这方面远胜过他们。”

刘安霏笑了笑说:“只能说你们两人的性格太过迥异,处事的方式方法也是大相径庭,所以你不能理解他的做法,他也不会认同你的做法。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不是亲兄弟呢。”

杜泽明脸上的神色有一丝难堪,他随即想要转移话题,便说道:“我们过去看看,那里的一副油画前围着不少人,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一幅作品。”

杜泽明和刘安霏好奇地向人群聚拢的地方走去,这是一幅名为《天蓝》的油画作品。听身旁的人说,这幅油画是这次油画展览的所有作品中,价值最高的一幅,因为它的创作者是著名的油画大师蔡黎。

来参加这次画展的人显然都是行家,他们对这幅作品情有独钟,连连夸赞不绝。而在这幅油画的边上,紧挨着的一幅作品,是题为《海岛雨景》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