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谈不拢的价钱

然而林清柔无比忐忑的心情在这幅画直接卖出去,钱到了卡里之后才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

“你是不是高兴的有些傻了啊?”宋苗伸出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

“没有,只是没有想到而已。”林清柔对她并没有谎言,心里最基本的情绪总是喜欢跟她讲,“对了,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店面租金的事情?”

宋苗伸出手重重的拍了拍她的脑门,“我没有告诉你那是因为我怕你担心,现在你不是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解决好吗?”

是很多,但是再多的事情不都是要一步步的慢慢来?一件件得事情做。林清柔看了看一直都在玩玩具不说话的霖霖,如果自己真的不能够跟杜泽明在一起了,又该怎么跟他交代。

“妈妈,有人来了。”杜霖的声音不大,也好在今天茶室的客人并不多,索性两人也听得明白。

两人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往外面看了过去,那是一个长得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这个人他们也是有一面之缘的,已经年过半百的张董事长会出现在她们的小店,也是难得可贵的。

这种感觉像极了来找麻烦的,林清柔收拾了一下情绪就迎了过去。以前也还无所谓,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好歹以后大部分的可能性会是自己未来的老板的。

“你这个地方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张老板环顾了一下四周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您今天来这里是不是谈事情的?”林清柔一语双关,相信对方是能够听的明白的。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他的出现无疑是来找自己说,租金的事情。他跟杜泽明素来都是不对付的,如果对方借着这机会来着找自己的麻烦也不是不可能的,想到这里的林清柔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戒备了起来。

“你好像很怕我。”他鼠目似得眼神一直都盯着她不放。

林清柔咽了口唾沫,“也不是,只是觉得你这么忙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想必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对吧?”

“我想你应该也听说了,莲河广场现在是我的了,也就是说我有绝对的主导权。”张老板的一边给自己的倒上一杯茶一边说道。

看来是真的为了这事情了,林清柔了然。

“但是我这个人呢就是有些睚眦必报怎么办呢?”张老板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他不喜欢杜泽明所以更开心给他身边的人找事情。

林清柔点了点头接过了他的话,“我知道你的意思,无非就是让我搬走吗?”现在自己手里有钱找个地方能够缓一缓也可以。

“你放心,我们会按照合同上的要求给你们一些违约金的。”张老板说完这句话之后起身准备离开。

宋苗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的呸了一口,“这样的人怎么会活在这个世界上浪费公众的粮食?”

“我们这几天恐怕要很忙了。”林清柔很是疲倦地说道。

然而这一切又好像是被安排好了的,宋苗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门面,在这个地方人流量虽然没有莲河广场的大,但是好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怎么样?”宋苗很是得意的指了指四周,“我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也很是震惊,因为好多东西就感觉像是为了你安排的一样。”

然而林清柔还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直到签下合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宋苗,你又骗了我。”

宋苗被她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的直发愣,“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这些也都是你安排好的吧?”林清柔有一种恨不得要掐死她的冲动。

宋苗无奈的吐了吐舌头对楼上喊了一声,“我就知道你骗不过他的,还不赶紧下来?”说着更是没好气的白了林清柔一眼,“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好吗?现在你都需要钱,还有店里的事情。”

当所有的人的矛头都指向了林清柔的时候,她有些懊悔为什么自己不能够帮她。直到遇到了杜宏明的时候,她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当左右人都做不到林清柔的靠山,那么杜宏明无疑是一个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钱也是你对不对?”林清柔想起那幅画,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会卖出那么高的价钱,这么做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杜宏明却是一脸不解的看了看两人,“什么画啊?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就是我的那幅画。”林清柔不等宋苗回话直接抢白道。

“你说的那幅画啊?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有想过要去拍卖的,但是后来我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买走了,所以根本就不是我买的。”杜宏明的表情丝毫不想是在说谎。

但是林清柔并没有这么容易被糊弄,如果不是杜宏明还会有谁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林清柔有些无奈,她不相信杜宏明不清楚,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可能得不到任何的回报,那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有什么意义呢?

杜宏明伸出手抚摸着他的眉梢,“你知道吗?就算是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不想你不开心。我觉得一切都会来得及的,我还有时间等到你爱上我的那一天。”

“哎。”林清柔一时语塞,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听宋苗说,你要夺回霖霖的抚养权,我现在可以帮你的。”杜宏明毫不犹豫的说道。

无功不受禄,面对杜宏明一直默默的付出,自己却从来没有办法给他一丁点的回报。

可是自己内心的担忧最后还是被杜宏明坚持不懈的劝说瓦解了,林清柔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虽然有了人的帮助但是好不疑问的是,这条路肯定不会好走的。只有拿到了霖霖的抚养权才能够在真正意义上里杜泽明越来越远。

“你还在担心什么呢?”宋苗憋了憋嘴问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林清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我只是有些难受而已,明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但是现在自己又不得不这么做。”一旦做了,以后就真的是陌路了,并且不会有回头路了。

看着她的样子,杜宏明伸出去的手最后还是收了回来,他怕林清柔会反感。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名正言顺的给她一个拥抱,可是有些东西终归是想想的好。他愿意等,但是林清柔会不会爱就不得而知。

当杜泽明收到法院的传票的时候,气愤的将手中的传票撕得的一个粉碎。他或许是没有想到林清柔真的会这么选择,也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怎么了?”刘安霏这明显就是明知故问,眼尖的她看到零散的几个字,再联想起了杜泽明的样子心中也算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杜泽明并不打算回答他,而是摆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寻思了好久之后,他拿出杜霖所有的资料证明,让身边的秘书给林清柔送过去,“你告诉她,想要的只要跟我说就好。不用做这些的。”

“但是李会长那里……”秘书毕竟跟在他的身边很多年了,其中的曲折弯弯绕绕他应该是除了所有的当事人之外最清楚的。

杜泽明见他要走赶紧出声制止道,“等下,我还有些话要问你。”

“嗯。”秘书停住了脚步站在一边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这些天你跟踪李会长之后,有没有发现什么?”杜泽明想喝一杯咖啡却发现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有些无趣的放下了。

秘书想了想之后说道,“嗯,这些天李会长经常跟一个叫做李志兵的人联系。而且,两人见面的时间也不短,次数也多。”

他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的?这是杜泽明最奇怪的地方,那个叫刘志兵的人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也不知道会不会着了对方的道。但是转念一想又是觉得十分的可笑,毕竟想李淑珍那么谨慎的人,怕是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威胁吧?

然而事实确实相反的,因为这个时候的李淑珍看着眼前这个一而再再而三来找自己的人很是愤怒。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个人接近自己的。

“怎么了?你怎么不开心?”刘志兵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你放心,我并没有把你的照片公布出去。”

“你到底要怎么样?”每天这样的提心吊胆换作任何人怕是也不舒服吧?李淑珍是一个无比好强的人,要不是怕他真的留了后手,她早就把这个人碎尸万段了。

李志兵丝毫不把她的质问放在心里,说白了谁会是那种傻子呢?有个移动的金库,谁又会傻傻的不要啊?他本来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自然是不愿意就这么放手的。以后自己不管怎么样都会有这么一个靠山这种感觉也是很好的,“我没有想怎么样,只要你好好的听我的话,我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你说个价格吧。”李淑珍还是有些不死心。

李志兵忍不住的冷笑了几声说道,“你觉得我会吗?”有这么一个漂亮的人陪自己吃喝玩乐,说起来也是十分开心的一件事情了。即使说出去也是非常长脸的。

“我给你五十万!”李淑珍咬咬牙的说出了直接底线,然而人总是在最着急的时候容易出错的,此时的她无疑是犯了大忌。有时候越是在意对方就会越是猖狂。

如果一开始她没有表现的那么忌讳,就不会落得这个下场了。果然,刘志兵丝毫不为所动,“如果我一直都这么做,你觉得我会只有五十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