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柔感觉周围的人,一时之间所有的注意力又都放在她的身上,让她直感觉如芒在背。虽然杜泽出声了,但是这个却并不表达杜宏明就会被他刺激到,他不管杜泽明挑拨的话语,随后依旧直接带着林清柔往前走去。

本来林清柔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不过现在杜宏明丽然已经反应过来了,她就跟着他离开吧。

杜泽明看着两人的背影,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最后他直接上前阻止着林清柔的离开,大长腿没有几步就将林清柔的手给拉住了。

林清柔脚步被迫停下,而拉着林清柔走在前面的杜宏明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对劲,之后很快就直接回头看着杜泽明。

林清柔一愣,看着杜泽明,他是疯了吗?现在这个样子又是什么意思?林清柔看着杜泽明身后站着的楚思思,虽然林清柔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和她讲,但是林清柔也觉得楚思思看起来,似乎有些陌生了。

虽然林清柔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楚思思看起来比之前还要单纯一些,而且楚思思似乎太认识她自己。

“你放手!你在干什么?杜泽明。”林清柔看着周围所有人的疑惑震惊的眼神恼羞成怒地对着杜泽明喊到。

但是杜泽明却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和看法,林清柔直接被他一个粗鲁的一扯,整个人都被杜泽明给扯到他的怀里。

林清柔感觉手腕处快要断裂了,杜宏明松开了林清柔,他愤怒地看着杜泽明,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林清柔挣扎着。

但是女人的力气这么小,不能够挣脱杜泽明的禁锢?他看着她在怀中挣扎,总算是有了一丝笑意,脸上的神情也不再是那么暗沉。

随后杜泽明对着她说:“就凭你还是乖乖地,不要搞事情好了,为什么要来参加,你有邀请函吗?”这么一说,一边的杜宏明就不乐意了。

杜宏明愤怒的向前一步:“杜泽明,你好意思吗?在自己的老婆面前和别的女人纠缠,再说了,清柔是我带来的,根本不需要什么邀请函。”

杜泽明看着他这么生气的样子,随后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林清柔,也许是杜宏明的话语触碰到了禁忌,也就是林清柔内心的敏感痛处。

林清柔突然就像一个刺猬一样,直接用了全的力气将杜泽明用力推开,“够了,杜泽明,你就是想让我在大家面前颜面扫地吗?”

杜泽明本来被林清柔推开的时候是非常的愤怒,可是当看到林清柔泪流满面地在他面前哭诉他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本来愤怒的情绪已经不见了。

他看着林清柔这个样子欲言又止作为一些看戏的人,早就对她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着一些什么诽谤又难听的话了。

在看到林清柔的泪流满面,在

这一刻,他才都明白了她内心的恐惧,难道这就是他一直以来做的事情,可是他并没有不要伤害,他只是想要拥有他啊。

虽然知道他们之前有误会……看到他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被愤怒冲昏了头呢,除了一些没有理智的事情,就比如现在,他想后悔都已经来不及了。

斥候她瞪着他一眼就跑开了,他也没有去追他,只是后面的楚思思,走上来挽住他的手臂沉默的看着她。

杜宏明快速的追向林清柔的方向,“清柔!清柔……”着急的呼唤,随后杜宏明对着杜泽明愤怒的丢下一句:“王八蛋,你可以说是最混蛋的前任了。”

之后就快速跑开去追林清柔了,杜泽明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大家都以为被驳了面子的杜泽明会觉得恼羞成怒,非常没有面子。

可是现在在周围所有人的惊讶之下,杜泽明就像刚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并且一脸微笑地容过一盘的所谓的夫人,同时他将手中的红酒杯,高高的举起来对着众人做了敬酒的姿势,优雅绅士的动作。

这些一系列的动作瞬间又让杜泽明的气质得到了恢复,之后众人便也向着杜泽明回了酒,宴会下的人都是一些见风使舵的人,此刻的杜泽明可以说是一个无论是谁都非常想要巴结讨好的人。

楚思思悄悄的问着杜泽明,语气卑微忐忑:“泽明,那个女人是谁?你是不是很讨厌她?”女人的直觉告诉楚思思那个女人和杜泽明应该关系不简单,毕竟这个女人可以牵动杜泽明的心。

杜泽明却无可奉告只是懒散的应了一句:“没谁,一个旧朋友,不用在意。”之后居然直接将手中的红酒仰头一饮而近,楚思思正好比杜泽明矮一些,此刻,他抬起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象征着男人成熟,脖子处的喉结,因为喝红酒的原因,上下蠕动着,发着致命诱惑的性感。

楚思思对着杜泽明更加崇拜喜欢了,虽然她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但是她还是知道她自己很爱杜泽明,因为心的记忆还在,她的心脏依旧在无时无刻的,只要杜泽明出现就会加速跳动。

……

林清柔一路跑开,原本精致的发型,因为奔跑的动作幅度太大了,有一些头发已经掉落散开到了肩膀。虽然看起来似乎非常的狼狈,但是在美人林清柔的身上就又是另外一种韵味了,这个韵味也依旧可以勾人心魂。

“哎呀,其实我觉得应该就是那一个女的,凭这自己长得好看一些,就勾引杜总,这下还在宴会上碰见,够丢人了吧,人家可是带着正室来的,哈哈哈。”女人八卦的挑拨着话题,林清柔似乎为这场无聊的宴会增添了一些有趣的色彩。

“我也明白你现在的想法,但是那个女的,我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会不会其实那个女的才是杜总的妻子。”八卦贵妇们集体鄙视上说这话的女人,“怎么可能?”大家都偏向对于林清

柔的攻击想法。

林清柔奔跑的时候脑海中想到的都是一些这样的话语,她的脸色不太好,随后很快林清柔突然就惨叫了一声,她摔倒在了地上,因为林清柔脚下的高跟鞋一不小心崴了一下。

她此刻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漂亮的玫瑰花,但确实已经枯萎的玫瑰花。杜宏明远远的就看到林清柔摔倒在地上,着急的大喊一声她的名字,之后便快速的向她奔过去。

杜宏明单膝跪在地上:“清柔,你没事吧?”边温柔的说着边心疼的看着她的膝盖,那娇嫩的皮肤因为突然摔倒在地上,所以一些地方已经摔破皮了。

正在逐渐的冒着血丝,杜宏明心疼得直皱眉,忍不住的出声:“怎么也不小心一点?”可是林清柔却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好了,起来吧。”杜宏明看着林清柔的样子心疼的将她扶起来,身上穿着旗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咧来了一个大口子,白皙的大腿露了出来,在夜里灯光映衬下显得魅惑无比。

“宏明,谢谢你,我还是没有足够强大去面对杜泽明,以后还是躲着他吧,我不要去招惹他了,这样也许我还能够渐渐将他遗忘。”林清柔说着,为她自己之前的那些痴心妄想觉得搞笑。

杜宏明也没有想到宴会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主要是杜泽明太不可一世了,本来以为顶多就是让杜泽明看到林清柔不是不能没有她,给他去去锐气,现在却偷鸡不成拾把米。

杜宏明安慰出声:“没事的,应该是我道歉才对,要不是我带你来,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林清柔叹了口气,杜宏明见她整个人没有什么兴致,突然他看了一下手表,脸上的表情转变。

“对了,清柔,别难过了,不要忘记了我们来宴会是干什么的。我就为了给你散心的,时间也快到了,我现在就带你过去,活动应该已经开始了,准备到的时候你闭上眼睛我想给你个惊喜。”杜宏明像个阳光大男孩儿一样。林清柔也很疑惑,但是现在这个方法是转移她心情的最有效果的了吧。

林清柔也不希望她自己,因为杜泽明的事情我耿耿于怀不甘心。随后她便听从他的话跟着他过去了。

林清柔的腿受伤了,虽然她一直坚持着要自己走,但是杜宏明却要背着她,最后为了不脱他的后腿,林清柔便乖乖地爬上他的后背,两人向着目的地而去。

杜宏明知道林清柔不习惯这个样子,随后出声微微的打趣说着:“清柔,你放松一点,我都可以感觉到你的僵硬了,如果我今天晚上不背你的话,我们估计得到,明天晚上才能走到目的地了。“

果然他说出这些话之后,林清柔就明显放松了很多,今天晚上她对他讲得最多的话就是谢谢和对不起这两句了。

在黑暗之中只有路边昏黄的一些点点灯光,将他们俩个人的背影拉得长长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