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暗之中,一个人眼里酝酿出一个可怕的阴谋。

……

在林清柔和杜宏明离开之后,杜泽明就感觉心有些慌乱和空落落的,就像是准备要失去什么却无法抓住的无奈感觉。

楚思思看着一边的杜泽明在不停的出神,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直在喝着红酒,看这个样子也有一些微醺了,但是杜泽明是谁?一个如神一样的男子,就算已经非常醉了,表面上看起来也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除了一些小细节。

不过这要熟悉的人才可以察觉到,楚思思只是感觉到杜泽明微醺,其实杜泽明已经有些许的醉生梦死了,不过可能只有林清柔才能一眼就看出来吧。

楚思思温柔的扶着杜泽明,准确的说是楚思思依靠在他的身边,杜泽明闻着楚思思身上的香水味道有些头晕,这个味道他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渐渐的由于喝醉了的原因,杜泽明开始有些放任他自己的心,他开始控制不到疯狂想念林清柔,同时还有她离开的背影让他觉得心隐隐的觉得难受。

终于杜泽明直接推开了楚思思,喝醉后的杜泽明对于他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正视了很多,他有些厌恶和楚思思的这种关系,这让他觉得他自己就是一个恶心的人。

每次看着楚思思对着他的态度都非常暧昧他很想直接告诉她事实,可以终究他还是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思思,我叫司机先送你回去,我去公司一趟。”杜泽明说完之后直接就迈开脚步离开了。

宴会上只留下楚思思一个人连话都没有给她说就走开了,楚思思看着杜泽明听着他敷衍的借口,心里一阵阵作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楚思思似乎只是觉得她自己,留在这里尴尬而已,却并没有她自己想象的为杜泽明伤心。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楚思思看着杜泽明离开的背影,疑惑的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感受着身体真实的反应,是的心跳正常,并没有因为难过而缓慢。

……

杜泽明在走出宴会之后整个人被迎面吹过来的晚风弄醒了一些,晚上的风有些凉,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却出现得是林清柔穿旗袍的样子,不知道她会不会冷。

出现了这个想法之后,杜泽明狠狠的摇了摇,他疯了吗?不是应该讨厌她的吗?明明叫助理去调查她确实是已经在精神上背叛了他,并且还被自己抓奸一次不是吗?

杜泽明为在心里狠狠的嘲笑着自己,可是他就是不甘心,他和林情柔一路走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为什么现在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们之间是在那个环节出现了错误?

杜泽明想到林清柔哭着离开的时候,他自己其实已经要挪动脚步下意识般就要去追她了,可是最后看到杜宏明追她的时候。

杜泽明就有些想到他自己男人尊严被践踏,林清柔给

他戴绿帽子的事情,终究司机开车过来了,他的回忆和内心挣扎也到此结束了。

本来杜泽明就没有想过要来参加这个宴会的,最后他只所以选择会来,也是因为听说了杜宏明也参加,明明心里很气。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杜泽明一想到可能林清柔也会跟着杜宏明来他就也想参加这个宴会了,尽管心里口口生生的说他自己不在乎。

可是还是行动证明了他自己的内心渴求,他想见林清柔一面,哪怕是不愉快的吵架也好。杜泽明上车,坐在后座,“开慢一点,不着急。”杜泽明看着窗外的景色突然有些沉迷在这种夜色风景里。夜色下充满着人间烟火味,半山腰下的城市灯火通明,为黑夜点缀。

司机恭敬的立刻就将车子的速度调到了可以观光的程度,杜泽明心里才好受一些,突然他看着外的景色被路边的什么东西给吸引了。

杜泽明看到在路边的时候,好像有两个男人还是一个男人拖着什么东西,那个东西似乎还挺大,感觉像一个一人高的那种大娃娃一样的尺寸。

而男人这种姿势确实挺像抱着一些那种大娃娃的,杜泽明皱了一下眉,他挡住了他的风景了,车子速度够慢,杜泽明就在车子快离开的时候,再看向那处。

突然他看到了在路边昏暗灯光下,布袋子里掉出的一角,本来杜泽明也没有太在意,只是后面他再细想,那块布料颜色和款式怎么这么像林清柔今天穿的一样呢?

越想他就越心惊害怕,他担心林清柔会出事,随后他直接对着司机说掉头,司机开车技术还是非常好的,很快就火速掉头到了杜泽明指定的那个方向。

杜泽明下了车,这里的路灯刚好坏了,所以只能够借着对面的路灯照明所以刚开始杜泽明也没有注意到。随后她看着刚才那个男人离开的方向,在往里进去就是山林了,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他依旧没有任何犹豫就往里钻进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杜泽明就是有一个直觉,里面的那个人大部分可能就是林清柔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直觉,杜泽明也说不出来。

司机看着杜泽明的这些举动觉得奇怪,忍不住出声叫停他:“杜总,您要去哪里?哪里可是山林啊,这大晚上的!”司机的话落下之后,杜泽明就返回来了。

司机以为杜泽明听劝终于回来了,不过很快司机就知道他自己想错了,直见杜泽明从自己的车上拿出了一根棒球棒,随后想都没想快速的冲了进去。

而杜泽明在经过目瞪口呆的司机面前时,只是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去报警?通知其他人过来。”这个其他人司机明白是杜泽明的几个私人保镖。

司机看着杜泽明毅然决然的背影钻进山林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随后司机急忙就按照杜泽明的吩咐行动起来。

杜泽明快速的循着踪迹找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林清柔不能出事,只要林清柔不出事什么事情都好说。杜

泽明这一次在酒精的帮助下,非常正视他自己内心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林清柔好好的和杜宏明在一起,怎么突然就会被抓来这里了呢?难道杜宏明并没有追上清柔?所以才会被别人盯上了?

杜泽明脑海中的想法很乱,现在也不是时候在纠结林清柔为什么会在这里了,更何况还没有十分确定那个人就是林清柔。

“妈的,这个娘们,还是难迷晕,还挺聪明还知道一些反忽悠的手法,不过这下还不是一样让我逮着了,哈哈。”一个猥琐的男人哈哈大笑正在对着另一位男人说着。

杜泽明蹲在草丛里,他不打算打草惊蛇,他需要确保林清柔一点儿伤害都不会受到!由于山林地形复杂,杜泽明差点就找不到他们了,还好他根据风声猜测,结果真的就错打错找的快速找到了他们。

“哈哈,办得好,这个娘们这个漂亮,应该可以值一个好价钱。”手臂虎纹的男人出声说着,脸上带着淫笑。

杜泽明看着他们这个窝点,只是很简单的一间大木屋,在山林里所以这里开着灯,他们也不是别人会知道。

而这个时候杜泽明白才真正有机会将一切看得一清二楚,那个将林清柔扛过来的男人边将麻袋解开边对着手臂虎纹男。

他说:“那不是!我在那种私人宴会上已经潜伏着盯了好久了,宴会上安保措施做得这么好,我差点就以为这次只能够失手。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却眼前一亮见到了这位小白兔自己跑出来了,还净往没人的地方跑,,然后我就开始盯上她了。”

也许是难得有这种炫耀的机会,所以人贩子小弟才这么侃侃而谈着他自己的战绩,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自己这么炫耀的一番话会让此刻在草丛里如森林之王一样蓄力待发的男人死死的记住他。

……

林清柔正在和杜宏明看着湖中舞蹈,那个舞蹈确实很震撼,她明明没有戴4d眼镜,那个舞蹈却可以让她感觉像近在眼前非常有体验感的一次舞蹈享受。

杜宏明看着林清柔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会喜欢的,其实每个女孩子都会喜欢这种有体验感的舞蹈,因为好的东西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舞蹈结束之后,林清柔的心情因为杜泽的原因,引起的波澜也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之后杜宏明去买水给她。随后她就一个人坐在路边的石凳子上面等待,由于舞蹈的结束,人群渐渐散去,逐渐那处也没有什么人了。

而林清柔正犹豫着要不要给杜宏明打一个电话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头开始有些发晕,但是林清柔还是努力的撑住,用力的晃了一下脑袋,努力的保持着清醒。

而在她身后草丛里藏着的人贩子却等不下去了,林清柔居然还没有晕?随后他瞄准一个时机,直接过去用手用力的捂住林清柔的口鼻。

林清柔是突然被从后面偷袭的,随后反抗无效,渐渐晕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