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柔在病房里来回踱步,手中的手机已经被她拿起来不下几十次了。她在关注着手机屏幕上正在不断变化的时间,心中在意的是杜霖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按道理来说他已经在杜泽明那里待了足够久的时间了,就算父子两个玩耍一会儿,现在也该已经结束了。毕竟杜泽明看起来依然很忙的样子,即便是他在住院的时候,这一点都不曾改变过。

凭直觉来说,林清柔觉得杜霖会不会在途中遇上了什么麻烦。作为母亲会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完全合乎情理的,毕竟杜霖的年龄还太小,很多事情不能用大人的思维来进行判断。

还有一个问题是,宋苗答应晚点会回来将杜霖接走,毕竟孩子跟自己留在医院里也不是办法。眼看着时间好几次跨过了林清柔的心理预期,于是她打算找上六楼去把杜霖给带回来。

正打算这样做,林清柔刚走出病房没有多远,就在外面的长廊上碰到了抱着杜霖的杜泽明。此时杜霖趴在杜泽明的怀中,似乎已经睡着了。

两个人走近,杜泽明看着杜霖说:“霖霖刚刚睡着,现在把他放下我怕他被吵醒,不如我们去楼下走走?”

这是杜泽明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现在自己这边没有旁人打搅,林清柔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抵触的理由。虽然两个人自从脱险之后都没有能够好好独处一次,短暂的几次交流也显得有些怪怪的,不过他们彼此都很期待这样的机会。

林清柔心说反正宋苗过不久就会来这里,到时候在楼下遇见她,就直接让她带霖霖走就可以了。于是她冲杜泽明点了点头,两人结伴往楼下走去。

这家医院的环境非常好,看得出来院方领导很注重医院的外在形象,因此花费了不少时间和金钱在绿化营造上。杜泽明和林清柔缓缓来到医院正门前的一大片用绿植围绕的步道上,此时还没有多少人在这里走动,显得比平时更加安静怡人。

杜霖看起来睡得很沉,这也难怪,因为他今天跑上跑下充当杜泽明和林清柔之间的小信差,这可不是个轻省的活,他小小年纪也为了父母亲之间的关系操碎了心。

“妈咪,妈咪,霖霖还要吃,爸比也吃!”杜霖忽然喃喃自语起来,看上去好像是在做着某个美梦。大概是梦见了自己正在餐桌前吃着妈咪做好的饭菜,然后爸比也已经下班回到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面。

林清柔和杜泽明被杜霖那憨态可掬的样子给逗笑了,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眼神中包含了很多难以用语言来表述的情愫。历经多少风风雨雨,他们两个人还能像现在这样并肩走在一起,说起来也算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了。

走着走着,林清柔忽然低下头莞尔一笑。那模样非常清丽脱俗,温婉可人,惹得杜泽明一下子看痴了。他也闹不明白,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明明如此单

纯善良,清澈动人,可自己为什么总是要有意无意地伤害她。

之前的那些误会,现在细细想来真是多余。要是彼此之间从来没有过那些争吵、误解和互相伤害,那他们现在是不是应该生活的无比幸福呢?

杜泽明将这些疑问埋藏在心底,因为这些过去的事情早就已经无法得到解答,“清柔,你怎么了?为什么发笑?”

似乎为了什么事而高兴的林清柔则回答:“泽明,你有没有数过我们两个人究竟住院过几次了?我是忽然想起来,我们好像总该是要隔一段时间就进医院,不是你受了伤就是我生了病,这就像是某种魔咒一样,怎么也摆脱不掉。”

杜泽明也随之笑了起来,没想到林清柔是在为了这种事情而感到发笑。不过想想也的确是如此,杜泽明自己就曾经好几次住院进来,而且每次都是不同的原因。

“可是,这一次可跟以往都不相同,你知道区别在哪里吗?”杜泽明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故作神秘的样子。

林清柔眨巴几下大眼睛,反问说:“是什么呢?我想好想不到。”

杜泽明叹了口气,然后解开了答案:“这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同时住院,这不就是跟以前最大的区别吗?这种事情说出去只怕别人都会感到惊奇,哪有夫妻两人双双住院的。”

这件事情的确是个谜题,就好像两个人命犯天煞孤星一样,在一起之后就总会遭遇这样那样的麻烦,这一次还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老天爷真是对他们格外照顾了。

不过听到夫妻这个词,林清柔的笑容又很快收敛了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在跟杜泽明相处的时候,以夫妻的身份来称呼两个人了。

确切来说,他们是彼此的前妻和前夫,这跟夫妻这个词还是相差天差地别的。当初毅然决然地提出离婚,谁也没有想到直至今日两个人都在心中感到有些后悔。

对此林清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一下子又降低了不少。她和杜泽明之前似乎很难真正聊到那些敏感的话题上,应该说他们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接下来的人生选择。

对杜泽明来说,看到林清柔这样的反应他内心是感到一丝失望的。他的人生在离开了林清柔之后,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就好像一出带有讽刺意味的轻喜剧,娱乐了他人又愚弄了自己。

想到这些,杜泽明也沉默了下来。接下来的时间里,杜泽明和林清柔都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只是静静地走下去,绕着狭长的步道走完了一圈又一圈。

“这是去哪里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回来?”楚思思待在杜泽明的病房里,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杜泽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有些焦急起来,也不知道杜泽明带着杜霖去做什么,按道理也该回来了吧。

一向都不是那么有

耐性的楚思思,十分不擅长等待这种事情,对她而言这就好像是一种折磨,煎熬到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特别是之前她跟杜泽明之间明显闹出了不愉快,所以现在楚思思心里攒了一大堆话要跟杜泽明将,如果不能马上说出来的话,只怕她就真的要崩溃了!

在病房里有些备受煎熬的楚思思,之前给杜泽明发过短信,可是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回复。于是这一次她索性拿起手机拨通了杜泽明的电话,然而这才发现杜泽明的手机竟然落在病床上。

楚思思懊恼地随手一甩,将自己的手机仍在了书桌上。这个时候她的目光注意到了桌面上的那一小团纸,它并没有被团得特别紧,上面依稀可以看到一些字迹。

出于对有关杜泽明所有事情的强烈好奇,楚思思拿起这个纸团摊了开来,上面的文字却让她大吃一惊。这显然是出自一个女人的字迹,上面写着“我现在很好,不劳烦日理万机的杜总挂心!”

这是谁写的,为什么会在杜泽明的书桌上。楚思思一下子警觉起来,耳朵竟有些嗡嗡作响。她迅速回想起自己刚进这间病房的时候,杜泽明似乎手中的确是握着什么东西,仍后把他给丢出去了。

原来那个时候他手里的竟然就是这张纸条!楚思思并不需要过多猜测,就能够知道这纸条当然出自林清柔之手。原本以为这两个人时间应该并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可是这用纸条传情算是什么意思?

太过分了!楚思思看着这纸条上明显带有玩笑意味的内容,知道林清柔和杜泽明之间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这种事情竟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楚思思一下子血气上涌,被自己所发现的事情所刺激,她风风火火地朝着楼下林清柔的病房赶去。杜泽明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一定就在林清柔的病房里吧!

这两个人明明都已经离婚很久了,竟然还要那样腻腻歪歪,实在太不合适了!楚思思心中非常气愤,竟然连所思所想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她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形容杜泽明和林清柔的行为,有一股怨气无处发泄的不爽。

急冲冲地来到林清柔所在的病房,楚思思没有看到任何人。这间病房现在空空如也,既看不到杜泽明,也不见林清柔的身影,他们既有可能是出去幽会了吧?

楚思思越想越生气,她在转头离开的时候用手上挎着的价值数十万的名牌包重重砸了房门一下。接着她就低头看到了林清柔之前仍在门背后的那个纸团。

这次楚思思已经没有什么怀疑,这肯定也是那两个人暗通款曲留下来的证据。在将纸团迅速打开之后,结果也的确没有让楚思思失望,上面赫然写着:“我很想念你,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这次当然就是杜泽明的字迹了,看来杜泽明和林清柔之间一定有过什么她所不知道的内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