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柔她……”杜泽明说着犹豫了一下,但是随后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继续说了“她最近怎么奇怪了?”杜泽明问得有些小心翼翼,他有些担心,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他知道他和林清柔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但是他又不好说出是什么问题。

“说不上来,反正看着你们两现在这个样子,感觉挺奇怪的。”宋苗说着心里其实有些难受,这段感情她也算是半个见证者了吧,她也在一旁看着这段感情在慢慢变好的,但是照现在这样的情况看来,这段感情还能不能继续好下去,宋苗发现自己根本不能给出一个特别肯定的回答。

她不敢轻易保证什么了,深吸一口气,她望着杜泽明继续道“最近你和清柔接触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发现清柔有什么地方是不对劲的吗?”

一般这种情况,问题都是出在有一方产生了误会,而这个误会又没能得到一个及时的发现和处理,所以宋苗还是觉得杜泽明或许在自己不经意之间做了什么让林清柔误会的事情,而自己又没能解释地很清楚。

杜泽明开始慢慢正是宋苗的提问,开始仔细地回想这段时间来和林清柔的相处,“最近,清柔的情绪变化得很快,而且情绪都是往不好的方向发展的局多,甚至有的时候我都找不到她在想什么。”

宋苗挑了挑眉,果然啊,这人呐,就是看不透自己,却很容易在别人的感情之外看得一清二楚的,“所以呢?你是怎么处理的?”

杜泽明一想到这些心里就涌上阵阵的心烦,尤其是现在宋苗还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他向来不喜欢看到这样的表情,特别是在自己还没有想清楚某些事情的时候,他就更加不想看到别人一副看懂了的模样。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就不方便说太多了吧。”他此刻是有些烦闷的,或许也是意识到自己做的并不是那么的完美了吧。他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的,他受不了自己的不完美,更加受不了自己的不完美在别人的面前展现得一干二净。

宋苗这就无奈了,她只是好心想要帮他好吗?现在居然反过来这样说,“好吧,你不方便说那就别说了吧。”说完还小声地自己咕哝了一句“你就自己憋着吧你,憋死你算了,我不管了,你爱咋咋。”

“你说什么?”杜泽明看着宋苗那一副愤愤不平的小声嘀咕模样,直接问出声来。他的声音本来就很容易地就会给人一种压迫感,现在还特地将声音沉下来说话,气场一下子就出来了。

宋苗秒怂,那抹愤愤不平一瞬间消失不见,接上来的是满脸的认怂,“没说什么,没说什么。”想了想,宋苗还是觉得不够,随即就又补充了一句“其实吧,虽说你们之间的感情我不应该多说什么,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正

视一下你们之间的感情,即使是为了清柔,你也应该好好地审视一下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角色。”

绿灯了,刚好给了杜泽明一个不用将宋苗所说的话接下来的理由,他目视前方,启动了车子。相对于停车之前的刚才,杜泽明开车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再加上今天杜泽明开出来的是跑车,宋苗坐在副驾驶也是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虽说宋苗知道杜泽明这种完美的人开车肯定也是可以开的很好的,但是这样的车速,宋苗真的没有办法不怂啊。

为了保命,宋苗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说些什么的,“其实清柔挺在乎你的。”原本宋苗不想说的,她想着让杜泽明自己先难受一段时间,毕竟林清柔已经那么不开心了,宋苗也不想让杜泽明轻松度过,但是现在被这个车速吓到了的宋苗只能这样了。

心里默默哀嚎了一句之后,宋苗还是选择小小地出卖了一下自己的好友。不过这句话倒是有用得很,林清柔这个名字对杜泽明来说就像是一瓶毒药一样,杜泽明早就中毒很深而来,而且还是没有解药的那种,一辈子都解不开了。

车速像是宋苗所料想的那般慢了下来,虽说也没有很慢,但是至少降低到了宋苗能够接受的速度,宋苗也是因此而松了一口气。

“你刚才说什么?”其实杜泽明听见了,但是因为他实在是太过于在乎林清柔,在乎到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乎到即使自己听清楚了他还是忍不住地想要再去确认一遍自己所听到的言语。

微微叹了一口气之后,宋苗也只好承认了,“你没听错,我说,清柔其实还挺在乎你的,超乎你想象的在乎。”作为这么多年的好友,宋苗觉得自己在这方面说的话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可是杜泽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他听到这个的时候应该很开心才对,但是除了刚听到这个言语的那一瞬间他有了满心的兴奋之外,停顿了一会之后,那满心的兴奋便慢慢地被生出来的怀疑所取代了。

杜泽明依旧看着前方,其实他此刻心情有些复杂,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宋苗刚才说的那句话,他有着怀疑,但是又没有质疑自己的勇气,他害怕,害怕自己的质疑是对的,害怕宋苗说的那句话其实是错的。

原本他是挺自信的,也能够看出来其实林清柔对自己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很多时候他都能够看出来林清柔在自己面前时候的羞涩,也正是因为这些才给了杜泽明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勇气。

宋苗也一直沉默着了,既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现在杜泽明的情绪看上去没有之前的那么烦躁了,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宋苗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了。

到了宋苗家的时候,宋苗打开车门,脚步有些虚浮,她有那么一丝丝的后悔自己要让杜泽

明送自己回家,但是不过这一趟倒也是挺值得的,至少她知道这段感情不只是林清柔那边单方面的落寞而已。

虽说这段感情出了问题,但是宋苗能够看得出来,不管是对于林清柔,还是对于杜泽明来说,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保存着的,依旧都还是彼此,只要这一点确定了,并且以后不会改变,那他们这段感情应该就不会出太大的岔子。

“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啊,先走了。”宋苗说着冲杜泽明摆了摆手,之后头也不会地就想溜走了,她本想着趁杜泽明还没有注意到什么的时候走掉的。

但是杜泽明哪里是这么容易糊弄的人呢,宋苗这一趟是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了,可是他杜泽明想要知道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呢,“哎,你等等。”杜泽明将宋苗叫住了。

宋苗愣了一下,无奈间只好认命回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微笑着问道“怎么了?我们杜总还有什么问题吗?”她知道杜泽明想要问的是什么问题,但是她并不想回答,所以也一直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杜泽明不再追问那个问题。

但事实表明,宋苗的想法还是太过于天真了,杜泽明怎么会不追究这些呢,“清柔到底去了哪里?”他从上车就一直想要问这个问题,但是宋苗一直在跟自己扯一些有的没有,偏偏那些还都是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所以聊着聊着也就一直没能找到机会问出这个问题来。

这眼看着自己都要解放了,还被揪回来问这个问题,无奈间宋苗只好支支吾吾起来,“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啊,清柔只是说了她想自己出去走走而已啊,我其实也不知道的。”

杜泽明显然不信“那你肯定知道。”他真的是一旦废话都没有,笃定的语气加上自带的气场,杜泽明这话总给人一种不由自主就想跟他说实话的冲动。

宋苗还是忍住了,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不想让杜泽明去打扰林清柔的清净,她知道林清柔需要的是一个没有杜泽明的世界,知道现如今的林清柔最需要什么,一般的谎话肯定是瞒不过杜泽明的,宋苗现在只能告诉杜泽明自己真正的想法,这样才有可能被杜泽明理解。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清柔去了哪里呢?她现在需要自己静一静,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她的好,有的时候逼得太紧,只会适得其反,清柔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她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你就让她好好想想,好么?”

虽然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宋苗还是看得出来,其实杜泽明还是想要知道里林清柔的下落的,这感情中的男女啊,总是这样,总恨不得一直和对方黏在一起。但是两个人只见呢,还是需要一点自己的空间的。

“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管怎么样,都走不掉的。”宋苗转身离开,只留下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言语。

良夫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