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瑾站在泳池边,离水很近,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她踩着一双高跟鞋,鞋跟虽然不算高,但足够的滑,只要稍微不小心,她就很可能整个人栽到水池里。要不要这么做?短短的三秒钟,高瑾的内心挣扎着。

“我们走吧。”最后高瑾点了点头,向杜泽明伸出了手。杜泽明不明所以,愣了好半天才把自己的手递过去,可是下一秒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高瑾突然脚下一滑脚扭了一下,然后一个身形不稳朝侧面摔了下去。

杜泽明本能的去抓住高瑾的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像脱了线的风筝一样栽倒在水里,咕咚一声,溅起了水花撒到了游泳池的池面。虽然水池边很安静,但人不少,高瑾落水的声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杜泽明当机立断跳到泳池里,将高瑾一把抱起,将她扶到了泳池边把他抱上了泳池台。高瑾被抱上了泳池台,浑身湿透的她像一条美人鱼,乌黑的头发垂着水滴。她淡定地抹了一把脸之后笑出了声,杜泽明站在泳池里从下往上看见到高瑾的笑靥,也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他们现在都好狼狈,都成了落汤鸡但是只能苦中作乐。人群也爆发出了笑声,既然是“泳池派对”,那么有人掉到了泳池里,似乎也没有什么稀奇的。甚至还有不少人跃跃欲试也想跳到泳池里,被冷静的一方人拦住了。

施密特与丽芙夫人匆匆忙忙赶来,看到成为落汤鸡还在笑的两个人,无奈地招呼佣人给他们递上软毛巾。丽芙夫人询问了一下状况,发现高瑾的脚还扭了,就把她扶到了别墅里,并且招呼因为救高瑾而跳到水里的杜泽明去换一身干爽的衣服。

杜泽明还好,换一身衣服就行了,高瑾的情况就不大妙,虽然妆没有花,但还是要卸掉的,而且特意做的发型也乱了。丽芙夫人心疼她,让她洗个热水澡再换衣服,等高瑾出来的时候完全是另一个形象了。

“派对结束了吗?”高瑾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问站在窗边的杜泽明,杜泽明穿着白衬衫和格子裤,眺望则下方载歌载舞的人们,现在派对正到酣处,他却不想下楼,只想等他的衣服被烘干,然后换上衣服再下去。

穿着白衬衫和格子裤的杜泽明看着穿着荷叶边连衣裙的高瑾,双方露出了无奈的笑容。用丽芙夫人的话来说,她的衣服太过老气了,高瑾穿不好看,只能先让高瑾先换上自己女儿的衣服了。

施密特先生的原话是我们的身高不对等,我有一米九,块头比你大多了,我读高中的儿子正好跟你身形差不多,你就先穿他的衣服吧。于是

把这身疑似校服的衣服丢给杜泽明,一看就是亲爹。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夜晚,最后杜泽明还有高瑾,还是穿上了他们原来的衣服离开了别墅。这个插曲很快就会被别人遗忘,人生那么长,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小插曲会被镜头记录下来,并被大肆宣扬。

酒店泳池边,一位穿白色外袍的女子躺在遮阳伞下,戴着黑色眼镜,冷艳的脸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事实上这里现在除了高瑾,一个人也没有,这个露天泳池只属于居住总统套房的客人。

高瑾没有晨泳的习惯,只不过如果是一直待在房间里会让她有一些不舒服而已。她今天的心情很好,好到自己按捺不住地想要来瓶香槟庆祝一下,事实上她也这么干了,躺椅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杯香槟酒,她可以尽情的喝而不被别人察觉自己的内心。

今天杜泽明早早就出门了,碍于地理位置方便的缘故,高瑾今天早上是直接敲门的,所以很快就发现了杜泽明不在这个事实。不知道这个人去干什么了,但是高瑾并不气馁,于是干脆来到外面晒太阳,享受着那么一点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

忽然一串手机铃声打破了宁静,高瑾打了一个呵欠,雪白的手臂在桌子上摸了一轮,找到了放在香槟酒旁的手机。入眼的是一串熟悉的号码,高瑾猜测应该是有好消息过来了,也难为那个人打国际长途过来。

圆润的指盖划过接听键,高瑾坐直了身子,摘下墨镜静静的听着手机里的汇报。如果此刻有人路过,一定会被眼前的曼妙身姿吸引,高瑾的身材以及脸蛋足够吸引眼球,她此刻的神情也很吸引人,似笑非笑,明明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眼睛依旧是冰冷的。

脸上的笑容让人有可以接近她的错觉,但是眼睛中的冰冷又让人望而却步。她太美了,又太冷了,让人一时之间分辨不出她究竟是冷美人还是蛇蝎美人。但是两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有着致命的魅力。

“你留意一下沁心茶室有什么动向,没想到林清柔已经回高阳市了,但是恐怕她更想不到杜泽明已经出国了吧。”高瑾红唇轻启,冰冷地说道。没想到林清柔,这么快就回高阳市了,应该是想通了吧,只要林清柔离开,她才有可乘之机,眼下她回来了,这对她很不利呀!

“还有,那件事情办的怎么样了?”美艳的女人喝了一口香槟酒,压下了眼底的阴霾。或许是因为喝的太急的缘故,即使没有咳嗽,她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团红晕,很快就又淡下去了。

“消息已

经放上去了,应该很快就会被浏览到,根据您吩咐的,等被‘那个人’看到,就马上删除那条博客,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着……。”听筒那边传来男人淡定又沉稳的声音,下属不仅办事让人放心,连声音也有安慰人的功能。

高瑾勾起了一抹不算好看的笑容,这么笑容里包含了得意以及自嘲,两种情绪交织在脸上,让她看起来很神情复杂。那个计划自然是让林清柔和杜泽明感情破裂的离间计,为了得到杜泽明,高瑾把能利用的都利用了。

“既然一切都按照进行着,那么等计划成功了你再给我汇报吧,记住不要露出马脚,也不要让人抓住把柄。”高瑾淡淡地说道,然后简单吩咐了一些别的事情事情就挂掉电话了。

结束了通话的高瑾并没有放下手机,而是让自己靠在靠枕上,用手机点开邮箱,打开里面的一个隐藏文件。文件里是几张拍的很清晰的照片,如果此刻杜泽明在场或者是当时参加派对的人在场的话一定能够认得出来,照片里的背景就是施密特的别墅。

属于资本家的派对混入了一只老鼠,或者说一个被邀请来的客人做出了老鼠的行径。她偷偷了高瑾还有杜泽明,里面的照片零零总总有五六张,所采用的都是看似不经意间的角度,但确实把想要的内容都拍下来了。

她真的把能利用的都利用了,昨天她设计让自己掉进了水里,杜泽明去救她了,一个小小的举动,让杜泽明与她产生肌肤之亲的暧昧。但这还不够,资源就要反复利用然后实现最大利益化,于是这一幕就被她用来作为激发林清柔与杜泽明之间矛盾的工具。

高瑾的计划很简单,就是让一个来参加派对,但是名不经传的人将她和杜泽明在排队上的表现默默记录下来。而她则是在派对上与杜泽明作出一些容易引人误会的一些举动,方便取材。

然后再由那个人把这些照片混同其他照片一起放在博客上,那个博客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有寥寥几百人关注。这样一条在国内看起来是猛料的博客,在这里惊不起任何波澜,但是关注那个人其中一个粉丝是林清柔身边的熟人,只要让她看到这条博客就够了。

这就是高瑾的目的,不动声色地向林清柔透露这一则消息,让她疑神疑鬼。不肖什么渠道,照片是实打实的,而通过这种途径也能有效的控制住舆论,毕竟高瑾可没有打算要让杜泽明这么快知道这件事情。

高瑾轻轻的滑动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看,发现画面被人拍得还挺唯美的。有高瑾和杜泽明挽着手的画面,有杜泽明低头与高瑾耳语

的画面,事实上她们同时出现在派对就足以勾成引人遐想的暧昧因素了。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在派对,他们两个是男女伴关系。

更别说那几张她落水的照片了,高瑾摸了摸画面里因为落水脸颊湿漉漉头发滴着水的杜泽明。他把自己抱上了岸自己在水里仰头看着他,他们两个看起来有些狼藉,但是却一点也没有让人感觉他们很狼狈。

因为他们在笑着,相视而笑,笑容很灿烂。好像他们不是落水,而是主动跳到水里嬉戏,这种乐天的精神巧妙的化解了当时的尴尬,却也为之后的林清柔和杜泽明的误会埋下了祸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