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霖也是没有怎么仔细看着脚下的路,更加没有看到于漾有意踢过来避开了他的视线的刚好落在他脚底的那个小弹珠了,再加上弹珠原本就是很容易致人滑到的,所以杜霖一踩上去,就直接往旁边一歪。

杜霖脚下一个不稳,就往侧后方倒了下去,于漾见状连忙大喊一声,“霖霖!”随后在杜霖能够注意到的地方伸出手来,佯装成一幅要拉他的样子,但是结果自然是没有拉住的了,不过杜霖能够看得到她想要拉他的意思就行了,这是于漾想要达成的。

而在远处的杜泽明听到于洋刚才的那一声呼喊的时候,自然也是看过来了的,只不过刚才的那个角度很是刁钻,从杜泽明的角度看过来,能够看到的,其实只是于漾的一个背影和杜霖的一个侧面而已,具体的他这边是看不清的,刚好他们旁边有棵树,将那些细节都挡住了。

从杜泽明这边的角度来看去,就好像是于漾将杜霖推下去的一样,于漾的惊呼其实是比杜霖出现危险的动作还要早一些的,不过杜霖在自己快要摔倒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这些,而于漾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给杜杜泽明留够了时间跑过来。

从听到于漾的惊呼道杜泽明赶过来,不过也就是十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而已,等到杜泽明赶到的时候,于漾甚至还可以又理由装作一副不会游泳在一旁局促的样子,杜泽明一把将于漾推开,二话没说就跳进了水里,他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力道,下意识用了狠劲,于漾没有预料到杜泽明会有这样的一个动作,不过她倒是不介意,顺着杜泽明的力道,就往旁边倒去了。

落地的时候,于漾甚至还直接放弃了人下意识的应激反应,直接放松着自己的所有感官,强迫这自己不要紧绷着身体,这样可以让杜泽明刚才的那个力道发挥道最大的作用,也能够让她所受的伤更重。

湖边都是小石子铺的路,于漾这样放任自己摔倒在上面,连手都不伸出来保护一下自己,摔得自然是有些重的,不过杜泽明此时哪里管的上她,此时杜泽明的眼里全部都是杜霖,要是杜霖出了点什么事,他这辈子都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犹豫刚才那十秒钟左右的呛水时间,所以杜霖即使被杜泽明救上来之后,也暂时处于昏迷的状态,见他们上了岸,于漾踉跄着站起身来,急忙走到杜泽明身边,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只听杜泽明那边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要是他有什么事情,你也别想好过。”

说完之后杜泽明看都没看于漾,就直接抱着杜霖往自己车里走去,索性这里虽说是郊区,但是附近就有着一个医院,而不熟悉这里的杜泽明或许并不知道这一点,于漾闻言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她还是一副很是担心杜霖的样子,“这附近就有

一个医院,我带你们过去吧。”

杜泽明没有说话,显然是没有丝毫想要理会于漾的意思,于漾继续装作一副很是不解的样子,“杜总,虽说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意见,但是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请您还是听我的比较好。”

杜泽明冷哼一声,声音更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呵,听你的?听你的之后呢?你是要见到霖霖出点什么事才甘心是吗?于漾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你背后是不是有人指使着你做这些事,但是我儿子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和你背后的人一个也跑不掉,让开!”

杜泽明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以前的确也是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因为泽霖集团的原因,一个商业帝国的崛起一定会引来四面八方的攻击,不管是竞争对手还是其他的什么人,总归都是看的不杜泽明好过的,所以也经常会有一些带着不良目的的人试图对杜霖下手。

而刚才在杜泽明的那个角度看过来,的确也就是于漾将杜霖推下水的,所以杜泽明会有那样的一个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于漾此时也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所以她似乎也是要试图为自己解释,“我不是……”

只是于漾的言语还没有说完,杜泽明就直接加快速度,将于漾甩在了后面,抱着杜霖往车里走去了,上了车之后,杜霖直接使用导航搜索了一下,这附近果然是有一家医院的,就像于漾所说的这样。不过这种时候也没有时间让杜泽明去思考什么,他满脑子都是杜霖刚才在水里扑腾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理智的思考。

车轮因为剧烈转动和地面摩擦出了刺耳的声音,杜泽明将车开得飞快,将身后的人影迅速摆脱,虽说此时他的心中下意识地生出一些什么异样的想法来,但是眼下这个状况也的确是不适合让他多想的,所以杜泽明也就将心底的这一抹异样全然摒弃了。

跑车已经离开,原地就剩下于漾用着一种又是紧张又是失落的眼神看着跑车离去方向的身影。

“车已经跑远了,你可以不用装了。”一道男性的声线忽然出现,于漾听见这声音之后脸上的表情果然就像那个男人所说的那样,没有再装下去了,下一秒她脸上的表情就已经恢复如常,上面看不到任何的紧张情绪。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多管闲事了?严艺。”宋苗说着挑了挑眉,随后看向来人,那人长得虽说算不上有多么的好看,五官虽说精致,但是这眼睛总让人觉得带着一股子邪气,不过眼角的一颗泪痣却是给这双眼睛加分不少。

严艺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总觉得这人不是什么好人的样子,不过他也的确是不负众望的那样,也是没有干过什么好事,不过这些年在于漾的帮助和指点之下,那些坏事也是没有被别人发现过,要不是他这

双眼睛长得实在是不太像好人,他甚至都想要往慈善家的那个方向去伪装呢。

“怎么能够叫多管闲事呢?你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闲事。”严艺低沉的声音响起,这原本应该是一句很是柔情的言语,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出来,怎么就莫名地有着一种格外人的感觉。

于漾倒是脸色如常,她不像别人那样不喜欢听严艺说话,但是也不会像普通的小女生一样,觉得严艺这话是因为对她真的带着什么动情的感觉在。从某个方面来说,严艺和于漾可以说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都太过于擅长通过心口不一的方式来掩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怎么?所以这回你是打算来看热闹的?”于漾直接拆穿道,也是一点面子都不打算给严艺的,以前每一次严艺有难以处理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来找自己,这一来二去的,于漾倒也是对严艺有了一点了解。

严艺笑了一下,“还是我们家漾漾懂我。”这声音还是这般的低沉,呢喃出声的同时严艺想要往于漾身边凑过去,但是被于漾余光瞥见的时候就直接闪身躲过了,严艺只能摸摸鼻子,“不好玩,你总是这样无趣。”

“想要有趣的话,有的是人能够让你觉得有趣,有本事就不要在这里看我的热闹啊。”于漾并不是很希望自己身边有个看热闹的人,尤其这人还是严艺,这个见过她真面目的人,她实在是有些不想见呢。

严艺笑了一下,眼睛里依旧还是带着那一抹挥之不去的邪气,“不嘛,我就是喜欢跟你待在一起,你所做的这些事情,可比其他有趣的女人有趣多了。”严艺虽说没有说过,但是于漾确实是是他听佩服的一个人,于漾在他心里也的确是和那些普通的女人没有办法比拟的。

“这里没有你感兴趣的事情,你可以回到你该待着的地方去了。”于漾的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她的言外之意就是我做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也不想要你管,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去。

只不过,严艺这人也不是一个这么轻易就会放弃的人,“是吗?可是我刚才见你看这个那个男的的眼神,似乎不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啊,怎么?那是你的新一个猎物?不得不说,你这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刁的,那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寻常的人。”

“关你什么事,不该管的事我劝你还是少管。”于漾很讨厌让别人知道她的过去,虽说那是一个她怎么也摆脱不掉的过去去,但是她还是尽量地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想起,但是严艺的存在总是能够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她,她曾经有个不堪的过去。

“不关我的事吗?这可不一定吧,咱们俩可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呢,人可是在我的庄园里出的事,这池塘也是我们家的,还有啊,池塘旁边的石子,也是我亲自铺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