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吗?那太好了。”林清柔现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放下心来了,我今天早上她知道这些的时候虽说也是很开心的,但是心里总有点不安稳,总担心这件事会不hii还有什么反转,但是现在听到杜泽明这样说了之后,林清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放心了。

杜泽明听着自家娇妻欢脱的语气,嘴角也跟着翘起一个弧度来,林清柔也对杜泽明的影响力一如既往额,还是这般大。如果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让冷硬无情的杜泽明染上一点烟火气的话,那这个人一定就是林清柔无疑了。

“嗯,当然是真的了,所以啊,不要再因为事情而不开心了,好不好?”这才是杜泽明最关心额事情,他最不电话看到的,就是林清柔那皱起的眉头了,为了让那个林清柔开心,他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愿意做。

“这几天我情绪有些不太好,连着杜霖和你都担心了,是我不好。”林清柔也是孩子大了这几天杜泽明和杜霖都是担心自己的,所也是想着儿地想要让自己开心,所以林清柔真的很抱歉自己这几天来的所作所为。

杜泽明这就不愿意停了,“我们是夫妻,我没事一家人,为什么要说这些呢?你要是再这么说的话,看我回去在呢吗收拾你。”杜泽明故意恐吓着林清柔,不顾虑言语之间确却是尽显温柔和眷恋的。

要不说这两人能够成为一对呢,杜泽明现在是将林清柔吃的死死的了,他简直就是掌握住了一切能够将林清柔降服的言语,他知道林清柔的软肋在哪里,知道自己的言语应该如何回答才能打到最佳的效果。

林清柔听着杜泽明的言语,尽管知道那人是在离自己有一定距离的存在,但是她的脸还是不自主的变红了尽管鸡儿杜泽明之间是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过了,但是林清柔每一次的反应都还是一个小女生的状态。

每一次宋苗都还会调侃她呢,说她一点都不像会死嫁了人的样子,还说没有哪个已婚女人像她这样害羞的了,杜真的是,简直了,豪不夸张地讲,杜泽明真的是能够轻易地用一句话就让林清柔害羞一整天的。

“不跟你说了,店里还有事情要忙。”每一次,林清柔在还害羞的时候,都会是这个理由,杜泽明都已经将林清柔情绪变化的这个规律掌握住了,不顾虑这一次他倒也是没有为难林清柔了,知道她现如今的情绪已经好了大半,他就已经放心了。

“好吧好吧,那你先去忙吧,忙的时候不要忘记抽空先想想我哦,不然今天晚上要你好看。”杜泽明又开始了,在电话即将要结束的时候都不忘记给林清柔抛去一个定点炸弹,将林清柔的害羞亲或许引爆。

林清柔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说了句“拜拜”

之后就径直挂断了电话。只不过,自己这样那样的情绪是因为电话的挂断而没有被杜泽明听见了是没错,但是她却并不能通过这动作来缓解自己此时内心额激动情绪。

她都已经跟杜泽明相处这么久了,不是都说感情是又厌倦期的吗?她怎么就一没感觉不到任何自己对杜泽明这个人的厌倦期在哪里呢?她感觉自己每一次跟杜泽明通话的时候还是会心动,还是会有很浓烈的感情存在额。

林清柔将手机捂在自己的胸口上,嘴角带笑,眼睛里的羞涩也是一时之间散发不去,停留在某地的深处,更是给林清柔此刻这般的姿态增添上一股幸福女子所独有的神韵。

林清柔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刚才和杜泽明的那一通电话上了,也是丝毫没有意识到周围有一个人将自己这所以小女人的姿态都看在了眼里。

没错,将林清柔这些情绪收入眼底的自然就是于漾本人了,她从刚才林清柔拿着手机匆匆忙忙泡出来接听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留意她的一举一动了,这些好了,林清柔的这些举动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尽管此时的林清柔什么都不是,于漾也能猜到她这是在给谁打电话了。

不过,心里知道是一回事,说不说出来,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于漾此时除了明知故问再做不得其他都什么了,“清柔在给谁打电话呢?这么开心?都要笑出花来了呢。”

于漾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一点多磨正常的事情,所以她必须得找个由头来让自己的出现显得没有那么的突兀,“见你这么久都么没有回去,所以这才出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徐娅i帮忙的。”

这个理由虽说有些蹩脚,但是也不是一点逻辑道理都没有的,于漾之所以会这么说倒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不敢说自己对林清柔能有多少了解,但是轻微地初步判断出林清柔是个什么样的人还输意见很容易的事情的。

于漾这这几天一直在往不管沁心茶室跑,脸上也是时不时地带着是对高氏集团的担心的,整个人的表现也是每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也真是因为如此,宋苗这家伙事日渐沦陷啊,她对于漾的好感真所谓是与日俱增啊。

林清柔对于漾的看法也有了点改变,也时不时地会对于漾有些愧疚的情绪,毕竟之前她因为自己心底里莫名升起的人那些没有什么由来的情绪而对于漾疏远了这么久,仔细想想人家似乎也是没有做错什么呢。

“没什么事,没有安需要帮助的,我就是出来跟泽明打个电话而已,不想在里面被宋苗用那种满是暧昧额眼神盯着,所以就出来打了。”这段时间林清柔和于漾说话的时候熟络了很多,心中也是没有了那一抹对于漾的防备和疏离。

果然,高瑾不在的时候于漾下手就是方便,其只要林清柔

和宋苗身边没有了高瑾的可以防范,真的就很容易中了于漾的招恶劣的。可气的是最近这段时间高瑾人还在京都,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来回到这里,没有办法回到林清柔和宋苗身边。

“原来是和杜总打电话呀,怪不得清柔你笑得这开心呢。”说着于漾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林清柔的身侧,扶着栏杆往远处望去,眼神没有聚焦,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随后只听于漾继续感慨道“真的好羡慕清柔你啊,居然能够在这么美好额年级遇见这么美好的人。”于漾的年纪和林清柔相仿,她也真的无数次在心底里感慨,为什么她鸡儿林清柔明明都哦i是差不多的人,客户死人生轨迹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于漾无数次想要埋怨命运的不公,无数次地想要去愤恨这个对她一点都不友好的世界,但是没有办法,不管她如何埋怨,不管她如何烦恼愤恨,事实就是事实,她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和林清柔走的不是同样的一条轨迹了。

林清柔对于于漾这忽然的感慨有些诧异,不过善解人意的她自然是听出了于漾言语间隐含着点伤感情绪,虽说那根本就是于漾可以做出来给林清柔发现的,但是林清柔就是发现了,而且还义无反顾地跳进了于漾给她准备的坑里。

“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也一定会意见属于你的那个人的,也一定会遇见那个爱你,而且你也爱着的人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说不定在你找他的同时,他也一样在找你哦,看看你们最后会在一个什么样的地点,什么样的时间,互相被对方找到。”

林清柔安慰起人来的时候还是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的,她对感情的理解很纯粹很干净,她认为而且所接纳的感情观就是那种两个人之间不夹杂着任何杂质的感情,i她所理解的爱就是两个人只几千年互相的爱意而已。

可是于漾并不是这么想的,她总觉得爱情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而争取来的,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命中注定,因为命运就从来没有善待过她,既然如此,她又凭什么要去信命。

“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找着我呢?说不准他在找我的路上就已经遇上了另一个人了呢?说不定他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而放弃了那个命中注定的我呢?”于漾悲观地说着,只是这言语之中似乎还蕴含着其他的什么东西。

她说完这番话之后还刻意地留意了一下林清柔的反应,还期待了一下林清柔即将要说出来的对自己的安慰,她倒是想要知道,在自己抛出了这么一个难题之后,林清柔将会如何应对,自己又将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爱情这东西,究竟是命中注定,还是应该奋力争取,这一点,不到最后时刻,似乎还真的得不到什么确切的结论来,至少在于漾的心里,她对未来自己的感情,还是抱着一份期待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