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于漾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爬了起来。今天她一天都沉迷学习,虽然有时候嘴上总说这样子太累了这样做没有必要,但是最终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只要想着杜泽明,没有什么事她坚持不下来的,即使是如此枯燥的过程。

“于顾问。”于漾抱着蓝色文件夹行走的过程中有总会时不时遇到一些员工,似乎是受到了某种感召好多员工都提前下班了,他们离开的时间明显比平常要早,脸上的表情也比平常开心好多,连和于漾打招呼笑意都深了几分。

“下班了吗”于漾和向自己打招呼的员工说道,她偶尔也会和公司里面的人聊天,有一两个类似于朋友的熟人。别人笑眯眯的对着你的时候,自己也要笑眯眯的回应别人,在人来人往的公司于漾时刻注意着自己的形象。

“嘘,偷偷溜走的,肖姐告诉我今天杜总会提前下班,要是放在平常我们那里有这个胆啊。”似乎是害怕会有突然出现的主管来把她们捉回去干活,其中一个女孩神神秘秘的对于漾说道。

另外一个人也马上接道“我们这个可不算旷工,今天的活我们都已经干完了所以按道理来说提早下班都是没问题的,以往提前那么几分钟下班主管都没有意见,但是今天我们提前了半个小时,所以有一点心虚。”

“哈哈,我明白,咱们公司管理模式最人性化了,你们先走吧,我不打扰你们了,我一会儿还要去杜去那里。”于漾笑吟吟地说道,心里却在暗骂肖秘书会收买人心,居然连杜泽明的行程都透露出来了。

“于顾问这么晚还不下班吗真是认真负责,我们这些小员工每天的活儿就是这些了,一般在上班时间都能干完,下班就拍拍屁股走人,不像上司工资领的比我们高,但是看起来比我们还要忙。”其中一个人十分心大地说道。

“没什么,这是应该的,因为我才刚来公司嘛,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于漾假装听不懂其中一个人的抱怨,和她们分别道了别之后,就拿着自己的文件夹继续往杜泽明的办公室走了。

从她刚才得到的消息来看,杜泽明会提前下班,她得赶在杜泽明走之前去找他才行,不然就尴尬了。想到这里于漾加快了步伐,皮高跟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直到进了电梯才消下去。

外边没有人,于漾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又经过了肖秘书的办公室发现里面也没有人于是壮着胆敲响了杜泽明的办公室的门。肖秘书不在的话那就太好了,那个人果然遵守约定让自己有机会接触杜泽明。

得到允许后,于漾推开了门。映用眼帘的是杜泽明、他的助理还有小秘书,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肖秘书这不是待在杜泽明的身边吗她这个电灯泡不仅一直在,而且还多了一个

助理,且两人一点想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杜总好,你们好。”于漾礼貌的和众人打的招呼,这两个人虽然职位不高,但到底是杜泽明的亲信,于漾一点也不怠慢。于漾的气质非常好,举手投足都有一种洒脱的感觉,不拘泥于水,她比新人要从容多了。

“于顾问来得正好,我们正在讨论你呢。”杜泽明还没有说话,肖秘书就开始开口了。于漾看向杜泽明,对方也只是向她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于漾有一些郁闷,因为杜泽明看他的时候一点惊喜都没有,怎么说自己和他也有几天没有见面了,一句嘘寒问暖都不给。

“杜总在谈论我什么呀”于漾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目光从杜泽明转移到了一旁的助理身边。这个男人似乎是杜泽明的助理,而且根据于漾的观察,这个男人似乎对肖秘书有敌意,似乎是有一些不服她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肖秘书就算人再好,在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是比较重利轻情的,所以尽管肖秘书自己伪装成一个大善人,但是也总有一两个看他不

爽的人吧眼前这个助理就是可以利用的目标。

于漾开始懊恼自己选错了合作对象,只要和这个助理打好关系,结果是跟肖秘书给的便利也是一样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助理是不是真的和她猜测的一样对肖秘书有意见,这一点还有待观察。

而且她不能提前暴露自己的想法,万一要是被肖秘书知道了,恼羞成怒要对付自己呢她迫切的想和自己合作,但是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勾搭上了杜泽明身边的助理,不是要气死至于能不能搭上助理的这条船于漾十分有信心。

“讨论要请你吃饭,于顾问来我们公司有些日子了,应当尽一下地主之谊,请你吃一顿了。”令于漾没有想到的是,杜泽明的助理居然提前向她散发了善意,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听出对方并没有表面上的不近人情般地疏离感。

“啊,谁请客”于漾的回答依旧淡定从容,她的人设也不是那种一惊一乍的小白兔。但是笑容总是必不可少的,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开心,眼睛中有着惊喜的光芒以及适当的好奇。

“当然是杜总了,顺便我们三个也一起去。”肖秘书适时发言,但是她的话却像一盆冷水泼在于漾的头上。肖秘书对于漾来说就是一个破坏气氛的存在,因为她的这些话她也突然想起来接下来他们四个人要一起出去吃工作餐了。

为什么么是四个人,不是两个人于漾懊恼,虽然一点没有一点根据,但她还是在心中埋怨起了肖秘书没准就是这个人在杜泽明面前说了些什么,把原本只对她一个人的邀请变成了三个人的。

“这样啊能和前辈们一起出去吃饭也挺好的,最近肖姐一直在知道我,这不,刚修改好了方案,我就拿过来了,我想让杜总看

一下的。”于漾开心的说道,她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已经一片旺火。

如此说来,她和杜泽明的二人世界又泡汤了,这两个人明显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就想守着这里等杜泽明下班带他们去吃东西。这样自己把文件给杜泽明的时候杜泽明还怎么给她单独指导她还怎么刷存在感每次还要被旁边的肖秘书一顿冷嘲热讽,于漾充满危机的想到。

“是吗我看看。”杜泽明意思意思地接过文件夹,然后翻阅了一下随便点评了几句就说了一句话算是打发了于漾“这些天辛苦你了,我看了方案,改得不错,有进步,可见你是下了苦工的啦。”

“哪里,还是肖姐教的好。”于漾谦虚地说道。被夸了脸有点红,连带着表情也不由自主的别扭了起来。她的这个样子成功引起了杜泽明的注意,杜泽明还对她温柔的笑了笑算作安慰。

“肖秘书是啦,你也要多多向前辈们学习啊,最近一直在忙没有空,有空我亲自去督促你们项目,毕竟来年开春就要落实好方案了。”杜泽明一脸从容地胡说八道,周围清楚形势的肖秘书和助理不由自主一阵佩服。

“嗯。”于漾见杜泽明把文件夹放在了办公桌上,显然他是还要留着继续看的,于是放下了心来。一会儿他们还要一起去吃东西,虽然有两个电灯泡,但是对于和杜泽明一同出行于漾还是有许多期待的。

“你回去收拾收拾就过来吧,我们提前下班。”杜泽明起身庄严地宣布道。他完全没有向于漾透露他还要逛街的信息,所以他并不打算吃完饭之后还让于漾跟着,在于漾离开的时候两个苦逼的下属这才想起来杜泽明的用意。

“杜总你看有上赶着的陪逛街的人,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回去呀我一个大男人的也不会挑礼物啊。”助理心心念念着他们家的女朋友,最近对加班这种事一点都不积极了。

“嗯于漾看起来比我的品味好多了,我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生活质量还没有你们精致,更别提于漾了,可能也给不了杜总什么建议呢”肖米书也有样学样。

看着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