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小秘书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事实上她待在杜泽明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小压力呢?可能是因为有不祥的预感吧,因为杜泽明今天看起来心情特别不好,肖秘书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自家总裁不高兴是因为什么,左不过是和他家里那位又闹矛盾了。

秘书也自己的办公地点,没事的时候她就在外面候着,现在杜泽明没有叫她,她估摸着杜泽明还要处理文件好一会儿,短时间应该不会用上她,索性她就离开自己的岗位去救火了。

肖秘书来到了助理说的那个地方,果然见到于漾在原地等待着某人的身影,于是微笑着过去和她打起了招呼。此时的走廊空无一人,策划部一向偏安一隅,因为这个部门很重要也很机密,一般没有什么人会过来这里闲逛所以十分方便谈话。

“于顾问,你怎么在这里?”肖秘书挑眉,一脸高深莫测的问道,一双锐利的双眼在于漾的身上飘过,仿佛要将她看穿一样。肖秘书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围堵同学大恶人,或者是抓包逃课学生的班主任,总之她比于漾要理直气壮的多了,说话的声音都扬了几分。

于漾受不了她的打量,立刻厌恶的压低声音说道:“我有事情要和助理商量,他进去送资料,我在这里等他不行吗?”于漾真的对肖秘书这个人提不起兴致,她观察过四周,这个地方没有摄像头,所以也就不假惺惺的演戏了,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在肖秘书面前展现自己脾气不好的一面了。

“哼,你想通过他来接触杜泽明?一个人要走两条路?告诉你吧,他这条路是行不通的,除非你想失去我的帮助,如果你聪明一点就不要去打扰他,不然你的心思被他发现的话,很有可能我也暴露,别连累我。”肖秘书威胁道。

见肖秘书这么心胸狭隘,于漾也不好惹恼了她,于是假意和她周旋,开始笑着拉着她往别的地方走,语气也软了几分:“肖秘书,你不是说要帮我吗?我听别人说今天杜总好像心情不好,你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于漾假装不知道杜泽明为什么生气,以这个为切入点好让肖秘书帮忙。昨晚碰到林清柔这件事情无论如何她是不会和别人说的,不然可能会让肖秘书怀疑她处心积虑对她忌惮。

“你说这个啊,大约是因为林清柔吧,你在他身边的时间短所以不知道,咱们这个总裁哪里都好,就是遇到关于林清柔事情整个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说到这里肖秘书脸色暗了暗,似乎很在意。

“他们吵架了?杜总现在心情怎么样?我能过去找他吗?”于漾勾了勾

唇角,她说这句话同时也在试探肖秘书对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看法,会不会真的像她所说的帮助自己。

没想到肖秘书回答却十分爽快:“当然可以,只要你不害怕,生气的杜泽明可是非常可怕的,我怀疑下一秒就要被他生吞活剥,虽然他不会这样对我。”说到这里肖秘书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似乎是在嫉妒杜泽明因为林清柔的缘故迁怒自己。

她拍了拍于漾的肩膀,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说道:“现在还有三个小时下班,可是我有一些事情不得不回家一趟,你帮我顶一下班吧!比起顾问秘书的工作要简单的多了,只需要在杜总招呼的时候进去就行了,再有就是时不时送一点喝的。”

“你……不会是在算计我吧?”于漾一副无语的样子说道,她十分怀疑这是肖秘书的阴谋,为什么偏偏平时不让她去,现在又在杜泽明心情不好的时候让她去。她这么想,于是就这么问了。

“唉,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我本来不想让你接近杜总这么快的,处关系还是循序渐进的好,但是谁让今天我心情好呢?我今天早上只不过是端了一杯茶进去杜总就板着一张脸,虽然没有训斥我,但是我也慌了。”肖秘书摸了摸自己的脸。

于漾这才想起肖秘书某些方面有点像林清柔,她这是害怕会被生气的杜泽明迁怒不敢出现在他的面前。也是,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把机会让给自己,不然早就用各种理由唐塞她了。

“那我们这是互相帮忙了?我帮你顶岗,你可要多在杜总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啊?”但是于漾不会平白无故接受她的好处,她要把这件事情做一个互惠互利交易,她可不想欠肖秘书这一份人情,尽管即便肖秘书拿这个要挟她她也不会理会就是了。

“哼,让我看看你的能耐,你能坚持下来再说吧。”肖秘书放完狠话就走,一双细腿噌噌噌的,以极快的速度收拾完办公桌,然后拿着自己的包包就走了。等于漾来到顶楼,肖秘书的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人了。

其实肖秘书刚才完全是在即兴表演,她并没有受到杜泽明的训斥,不过杜泽明的低气压确实影响到她也就是了。肖米一点也不惧怕杜泽明,但是她也可以选择推另外一个人来到杜泽明的面前,因为她作为一个临时演员是随时可以辞职。

在做杜泽明秘书期间,她承担了本不需要她来完成的工作,虽然这完全是她自愿的,他对这件事情挺感兴趣的杜泽明也给她开了不错的报酬,但是今天她看到跃跃欲试的于漾还有一脸苦大仇深的杜泽明决定给自己

放一天的假。

于漾不是自称心理医生吗?杜泽明就留给她宽慰好了,打定主意后就自作主张让于漾顶替自己的工作,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临走前还不忘打电话给小助理炫耀一下,说自己已经帮他解决了问题了并且还机智地让某人顶岗,把助理吓了一跳。

于漾去给杜泽明当秘书,这画面太美助理不敢看。于是选择静观其变去自己的临时办公室窝着,等待自家总裁的召唤。因为助理的办公室被肖秘书占去了,而且助理觉得杜泽明很快会打电话给自己。

总裁办公室内,杜泽明正在埋头批阅文件,虽然这些报表已经被底下审核了一遍了,但是他还是要亲自过目确保一切妥当的。今天杜泽明的心情很不好,即使他不说,周围的人很快就能感受的到了,但是他一点也不在意。

他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他和林清柔彼此之间也需要一些时间相互冷静,于是他只好按下心中的烦躁,把自己投入到工作之中。杜泽明不愧是杜泽明,即使心中有火,不影响在工作上的理性判断,处理公务一板一眼井井有条,就是对下属比往常严厉了一百倍不止。

于漾端了一杯自己亲手炮制的咖啡敲开了们,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杜泽明双眉紧锁,一只手拿着黑色的钢笔,一只手正在摩擦着印表格和一串密密麻麻的数据的a4纸。如果忽略掉男人的锋芒仔细观察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有疲惫,眼底的青黑告诉她这个男人可能一夜没睡。

“杜总。”于漾轻声地说道,将散发着浓浓咖啡豆香气的咖啡杯放置在了杜泽明桌子上。男人闻声抬头,看到的是画着淡妆穿着一身干练有不失清纯的套裙的一脸关心地看着自己的于漾。

“于顾问,你怎么来了。”杜泽明开口,声音听不出喜怒。咖啡就摆在面前,里面的咖啡豆是杜泽明曾经很喜欢的蓝山咖啡,他现在确实有一些疲倦很需要一杯咖啡来提神,这杯咖啡端上来刚刚好,但是他没有动,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来的不合时宜。

“肖秘书有事离开了,临走前拜托我帮带一下班。”于漾有些无辜地说道,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神采奕奕,让阴郁的杜泽明看到她也不好发脾气。尽管知道这些可能都是于漾的伪装,但是不得不说男人确实吃这一套,最起码在形式上杜泽明还是要礼貌一下的。

“这里面有事情需要你忙的,你回去吧。”杜泽明淡淡地丢下这一句,算是给于漾下了逐客令,然后继续埋头看报表了。可是某个人偏偏不如他所愿,见杜泽明态度还算和缓便继续留在那里。

“杜总要不先把咖啡喝了吧?你好像熬夜了,脸色不好,不喝咖啡的话会没有精神的。”于漾有些担忧的说道,这话说的理直气壮,一副杜泽明不喝她端的咖啡就不走的样子。

杜泽明拗不过她,敷衍的端起了咖啡杯抿了一口,温度正好,浓度也是最合适的,香气四溢,不得不说于漾泡咖啡的手艺很好。于是杜泽明又多喝了几口才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我一夜没睡,脸上当然会有一些疲倦,不用在意,谢谢你的咖啡,你做的咖啡很好喝。”杜泽明说道。

“是吗?我还担心浪费了你的咖啡豆呢。”听到了杜泽明的感谢于漾的脸有些红,她本以为杜泽明会比往常更加难以接近,结果还是顺利的让自己凑到前面来了,这个结果让她惊喜不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