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吵架了。”杜泽明只是微微沉默了几秒钟而已,几秒钟的停顿之后他就直接如实招来,没有半点隐瞒的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高瑾。

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让人惊讶的消息,纵使是高瑾这样淡定的人,听到了这样的话语之后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什么?!”她说着都快要站起来了,她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两个人居然会吵架,“你们怎么了?干嘛吵架?”

说着没等杜泽明回答,高瑾直接就开始了自己的猜测,而且是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怎么想的也就怎么继续说了,“你说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还能因为什么吵架呢?不会是因为于漾吧?那个女人做了什么?”

高瑾也是因为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误认为自己喜欢杜泽明的时候就总是一心地想要设计杜泽明和林清柔吵架,所以她听到林清柔和杜泽明吵架了的这个消息之后自然第一反应就是将矛头指向那个对杜泽明一直有着别样心思的于漾了。

杜泽明摇头,“不是因为她。”也是,杜泽明既然已经将于漾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身边了,又怎么可能会任由于漾做些什么对林清柔有影响的事情来呢,“不是于漾的话还能是怎么的呢?”

以高瑾对林清柔和杜泽明之间感情的了解,这两人哪里会有什么吵架,当初她可是算计来算计去,做了好多好多费尽心思的事情,才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出现那么一小丢的裂缝呢,但是没一会儿功夫人就被杜泽明给哄好了,对手太强大,没办法,高瑾反正是很服气的,

“你说说你们两个,一起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当初我这么费心费力地想要拆散你们,结果你们倒好,我这边累死累活,你们那边倒是一点事情都没有,不也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吗?这回是怎么回事?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吵架,以清柔的性格也应该更加不会吵架才对啊。”

“总是有那么点意外的。”高瑾这番长篇大论说得杜泽明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听完高瑾那么说杜泽明的心情还是好了不少的。

“什么意外啊?我实在是想不出来你们还能有什么吵架的理由,来跟我说说呗到底是因为什么呀?”高瑾忽然来了兴趣,一方面是出于八卦,另一方面嘛,自然就是因为自己实在也是有些担心的,如今她既然已经吧林清柔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自然是会要关心一下林清柔的感情动向的。

高瑾这样的人要么就不跟你熟悉,要是有意跟你熟悉起来啊,那可就真的是发自真心的那种。高瑾维护起林清柔来说那可真的是没话说的。

“没什么,就只是闹了点不愉快而已,意见不统一多说了两句,没什么大事儿。”杜泽明本还想着掩饰一下,但是他那表情也实在是太明显了一些,反正在高瑾看来是挺明显的。

什么叫没什么,我看是真的有什么了吧,不然你今天可不会可以留下来打算探我的口风,看看清柔有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情吧?”联系起刚才杜泽明的种种表现,这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呢。

杜泽明看向高瑾,见她一脸的理所当然,随后便也不隐藏了,既然今天他就是来找高瑾说清楚这些的,那他坦诚些到底也是应该的,“清柔想要让沁心接着这一次的热度向外省发展,我没有立马同意,所以就发生了一些口角。”

“哈哈哈……”高瑾有些不厚道地笑了出声,随后在下一秒就接收到了来自杜泽明的眼神警告,随即只能止住自己的笑声“好啦好啦,不笑你,不笑你了还不行吗?不过杜泽明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

“其实清柔的这个想法倒也是正常的。”高瑾直接解释起来,“沁心最近的热度的确是不错的,不过这些不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吗?沁心做到今天这样的成绩,不也一样和你有关吗?”

是的,沁心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发展啊,杜泽明可是头号大功臣呢,“清柔不知道,但是我可是知道的,这些年来你帮沁心拦下了多少不必要的灾祸,又暗地里帮着沁心做了多少宣传,我可不是林清柔,这些我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原来你知道。”

“本来不知道的,也是上一次我答应政府给沁心做宣传的时候才知道的,我说呢,明明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茶室而已,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展成这个样子,即使是足够的幸运,也是不足以支撑着发展这么快的。”

也正巧就是那一次,高瑾才知道杜泽明默默帮着沁心处理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处理了多少阻碍沁心发展的琐事,不过这些,林清柔都是不知道的,杜泽明就是默默在背后帮着林清柔做了这么多。

杜泽明不说话了,的确,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没有错,他也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地方。

“不过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说你都在背后帮着她做了这么多了,沁心今天这样的发展应该也是你预先中的那样才对的呀,怎么忽然就因为这件事情吵架了呢?沁心既然已经一步步的发展起来了,我是没觉得清柔的想法哪里有错了。”

“的确,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说的,或许我是真的错了吧。”说到底杜泽明或许也是料想过沁心茶室在一步步的发展之后会有这样的一个结局的,但是或许也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这么快的就到来了吧。

“这可是一点都不像你会说出来的话呢,怎么了?”高瑾看着杜泽明这不像是以前时候的样子,虽说有些疑惑,但是又不是很想要去问这其中的原因,犹豫着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不说这些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的了,清柔真的没有来找过你吗?”杜泽明真正想要问的是这个才是,即使刚才高瑾

的回答其实已经说清楚了,但是杜泽明还是忍不住地又问了一遍。

高瑾的回答自然还会是那样的,毕竟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林清柔的确没有来找过她这也是一个事实,没有办法改变,“真的没有,我的话语是有多不值得你相信啊?我就这么不想是说真话的人么?”

杜泽明知道自己是不会听到别的回答了的,随即刚准备起身离开,但是他似乎又忽然响起什么似的,随后看向高瑾继续道“对了,唐红这丫头不是签了你们公司吗?最近安排给她的是什么工作。”

说来也是啊,直接找唐红不就可以了吗?反正林清柔都是和唐红待在一起的。

虽说杜泽明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突兀,但是高瑾还是思考了一下随后给杜泽明做出了回答,“唐红的话最近应该是出去进行音乐交流去了,他们那一团队的小孩子,出去玩开心真着呢,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言下之意,高瑾其实是想要告诉杜泽明让他去关系关心林清柔了,毕竟这两人吵架了可不是小事,至少在高瑾看来不是什么好事。

杜泽明一看就知道高瑾这肯定是误会了,随即只能无奈地解释“林清柔出去了,跟唐红一起,但是他们没有告诉我他们去哪里。”

一句话,再次激起了高瑾的笑意,也是掩饰不了地直接就笑出声来,“哈哈哈哈啊哈,你说说你,意思就是你吧人家清柔惹得离家出走了呗,你也真的是有本事啊,居然还能吧脾气这么好的林清柔惹到要离家出走的地步。”

话还没有说完呢,高瑾就收到了杜泽明那边传过来的眼刀,要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高瑾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杜泽明杀死好多次了吧。

不过高瑾这回选择无视杜泽明的眼神继续嘲笑下去,毕竟能够这样嘲笑杜泽明的机会可是不多的,错过了这次的机会,等到下一次都不知道要是什么时候了。

不过高瑾很快的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杜泽明那边阴森森地来了这么一句“看来高氏集团对于今天这一次的合作洽谈很是满意啊,只是合同上还有些东西没有说清楚,也还有写空白条款泽霖集团没有来得及天上,你说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要不要现在讨论一下。”

处于对杜泽明的信任,高瑾为了将这一次和泽霖集团的而合作炒作到最是和现如今最适合高氏的热度,高瑾刻意的为本次合作埋下了一个足够吸引公众眼球的东西,那就是给泽霖集团一个半空白合同,也就是说,合同上的某些款项是可以直接由泽霖集团自有填写的。

高瑾清楚杜泽明的为人,知道泽霖集团即使拿着这样的一份空白合同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的,因为杜泽明也不是那样的人,所以高瑾才会这样放心大胆地将这份空白合同交给泽霖集团,让这一项合作以后成为高阳市人民茶余饭后的一个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