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给他戴帽子,那就是说他们几个人在演戏,至于演给谁看,那就要去了才知道的。

鬼差诧异又惶恐的看着寒子曜,这也太奇怪了吧,怎么不但不怒,反而还有种畅快的笑意,这……难道主神大人喜欢让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刚这么想,就觉得怎么可能。鬼差想了又想,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能等回去再交代清楚吧。即便是死罪难有,活罪难逃,他也还是得舔着脸回去看看,不然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走在寒子曜身后的夏泠听到这个消息,也吓了一跳,然而很快就想明白了,这几个人她都再了解不过,尤其是绯颜和炙炎,他们虽然对敌人心狠手辣,但这种事情是不可能要打死对方的程度。

绯颜虽然是绝对不可能让别人占便宜的,但也不可能弄出人命呀。她的想法和寒子曜是一致的,他们是在演戏,可就不知是演给谁看。

作为冥界的女官,无论是不是绯颜在那里,夏泠也有必要去看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又有哪个不消停的恶鬼挑事了。

两人行动都很快,一前一后的就来到了冥界,寒子曜是新任主神,夏泠是冥界女官,冥王身边的人,他们到了魔界,简直是畅通无阻,前面还有个小鬼差带路,路过的一些鬼还有不明真相的鬼差看的有些惊心。

怎么一天的时间,上头就来了两波人,这冥界最近是不是又要不安宁了。

一鬼催促着那名鬼差:“快带我去投胎,我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这名鬼差显然还不知道冥王殿发生的事情,只以为主神来冥界是为了鬼王再次出现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出现个鬼王他们自己都能解决,是不用劳烦主神大人亲自来的,然而这次的事情却不一样,惊动的六界不得安宁,还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

鬼差凶巴巴的道:“前面还排着几百号人呢,你放心,连主神都来了,你还怕什么,安排你的队去吧。”

寒子曜来到冥界,看到那么多鬼差交头接耳的模样,就随便抓了两个过来问:“冥界来了什么人吗?”

两名鬼差互相对视了一眼,才有些小声的说:“就是那个鬼王金元啊,您还记得不,他又死而复生了,听说是还有一魂没丢,所以他现在寄居在一个厉鬼的魂体里。不过他已经被抓住了,正送往冥王那里呢,看来他这次是死透了。”

冥王身边的鬼差了解的更多,他现在也回过神来了,看着寒子曜和夏泠都那么淡定,尤其是听到金元的名字时,齐齐一个冷哼,就知道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严重,那么确实是在演戏……难道……是在装死?

等走到大殿外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一片死寂。

寒子曜示意鬼差在外头等着,然后就和夏泠两人往里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手势提醒不要说话,连步子都迈的很轻。

这是绯颜的计划,千万不要让金元受了惊又跑了。凭寒子曜的实力,现在想要在外头不动声色的就能听见里面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

站在大殿走廊上的金元,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居然要宣冥医和将军了,恐怕是真的已经死了。

他们几个死了,冥界还有谁能耐他何?刚才被鬼差押住,那也是他故意的,现在只剩一个鬼差,这时候不动手,什么时候动手。

鬼差感觉到一旁传来的阴险视线,立马吓得后退了一步,金元还没有出手,鬼差就已经吓晕过去了。

金元不屑的冷笑了声,“冥界的人真是不中用,等到我执掌冥界,定要好好让你们这些人好好历练一番才行。”

外头的夏泠忍着想笑的冲动,捂着嘴半天都不敢笑出声来,怕引起金元的注意,现在的重头戏可是绯颜。

寒子曜也是这么想的,他现在若是过去抓住金元简直就是老鹰捉小鸡,冥王殿可不是金元那个精心设计过各种暗道的王宫。

但他知道,手刃仇人一直是绯颜心里的一块疙瘩,所以,他认为要亲手杀死金元的,不是他,而是绯颜。

金元迈过鬼差的身体,往殿内走去,他现在心情无比高亢,后头晕过去的鬼差见人走,终于是是呼出一口气,刚放松完,又立马大气都不敢出,眯着眼睛看着远去的金元,小心脏跳的厉害。

还好,当金元从拐角处隐隐约约看清楚地上瘫倒的那一群人,还有哭哭啼啼的香儿,就知道事情是真的了。

他这个小师妹,还真是个不检点的女人,被人打死,是她活该。平时说的多么深明大义,私底下还不是是个狐狸精,就凭她,还有脸说自己背叛师门。

金元有些扭曲的觉得,他背叛师门,只是因为师父背叛了他,他们都是活该。所以他觉得自己甚至比绯颜还值得被所有人关注着。

不过没关系,她死了,只要吃了她有着纯粹红莲圣火的灵魂,还是神的灵魂,他必然能很快重新修出肉身。

金元不怀好意的走向前,很明显是相对其中有个人动手,大殿里唯一的活人香儿,在看到金元过来的一瞬间,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当然,香儿是装晕的,和前面那位鬼差一模一样。

大家现在是都已经知道了真相,还不如配合着让金元更嚣张一点。

金元慢慢走向瘫倒在地上的几人,身上没有血迹,看起来像是内伤。他也有些狐疑,于是伸手探了探几人的鼻息,还有脉搏,确实是死了。

确定以后,金元更加放肆狂妄的大笑起来,“活该,你们这群人活该和我作对,现在居然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所谓正道,也不过如此。”

金元心中唯一忌惮的就只有寒子曜,若是出了这种事,寒子曜一定会马上来这里看个究竟的吧,然而他左看右看,都没见神界派下来的神者,不然他们早就对上了。

看来,寒子曜再喜欢绯颜丫头,也无法忍受这顶绿帽子吧。金元觉得,寒子曜最多是派几个神者过来收尸,本人是肯定不会来的。同样作为男人,男人的尊严他更清楚。

天时地利人和,金元压抑着心底的激动,把绯颜从人堆里捞了出来,捞进自己怀里。

外头注视的寒子曜脸色一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手上的青筋暴起,有种忍不住自己去打死金元的冲动。

奶奶的,敢碰他的人,找死。要不是夏泠在一旁一直让他冷静,不然就坏了绯颜的计划,寒子曜才勉强冷静了些,可是一脸杀气腾腾的模样还是十分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