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天脑袋里全是问号,想不通黑蜘蛛的人这是什么用意。[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虽然疑惑,可唐天还是急忙给陈了了两人弄醒。

只是两人刚醒,看到最唐天坐在床上,还在摸着自己脸,都发出了一声可谓是穿金裂石的叫声。

纵然是唐天,也不得不在这叫声中捂住耳朵。

“你对我们做了什么?”陈了了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惊恐的问道。

顾晨晨也是愤怒不已,怒骂道:“原来我以为你就是嘴上花花而已,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不,简直就是畜生,”

唐天很无辜,刚刚自己只不过是给她们掐人中而已,也只得急忙把事情说了一遍。

“你是说你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然后有人对我和晨晨下手。你回来我们就昏迷了,你破门而入把我们弄醒?”陈了了冷笑着说:“你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啊!若是有人对我和晨晨出手,怎么可能我们会安然无恙的躺在床上,再看看房间里,丝毫没有搏斗的迹象,不要以为你把门踹飞,就可以掩盖一切了。”

“我说的是真的。”唐天叫道。

顾晨晨在一旁冷哼一声,漠然的说道:“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容易上当?”

“没错,我看就是你见色起心,然后给我和晨晨两个下了迷药。”陈了了恍然大悟的说道:“今天刚警告过你,你就又弄出这种事情,我……我……”陈了了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个畜生,枉我和了了姐还去警局给你作证。”顾晨晨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起来。

唐天也气得说不出话来,自己这算是怎么回事,救人还被人当成贼。这种冤枉,他还从来没受到过,虽然对方是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可也不能这样冤枉自己啊!

唐天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再说一遍,我没有下药。”

“还说没有,我看你现在一定是恼羞成怒了。”陈了了此刻就像是柯南附身一样说道:“让我猜猜你现在想的是什么,一定是想杀人灭口对不对?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既然你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人渣。”

顾晨晨在一旁抽泣。

唐天在一旁无语,心里怒骂道:“好你个七天,我就说你怎么改性了,竟然在这里算计我呢!算你狠,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小爷不把你弄残,就对不起这不白之冤。”

陈了了却依然说道:“不说话了?是不是阴谋诡计被我拆穿了,你无话可说了?哼,没想到我真的引狼入室了。我原以为你还算一个好人呢,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就算我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唐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这种情况下,好像陈了了那样猜测也没有什么错。说有人突袭,可问题是谁看到了,更何况对方的目标就是陈了了,怎么可能放弃这种机会。

“我反正说的是真的,你可以骂我流氓,但我绝不是那种淫贼,那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唐天愤然说道。

“你的确不是淫贼,按现在的话说,你是强奸犯。”顾晨晨怒说。

唐天无语,最后只说了句:“我不解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装模作样。”顾晨晨气得用枕头砸唐天。

唐天回身借助,说:“我说的是实话。”

房间中,顾晨晨低声抽泣,陈了了还算坚强,安慰着顾晨晨。

“你感觉到下面痛不痛?不是说第一次都会很痛吗?为什么我好像没感觉?”顾晨晨突然抬起头说道。

陈了了仔细一感觉,点了点头说:“的确没什么异样。”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顾晨晨说道。

“不可能,你想啊!对方的主要目标就是我,怎么可能用这种机会陷害唐天,对方这么做的用意何在啊?我们虽然没事,唐天也只能说是强奸未遂而已。”陈了了依旧一口咬定事情是唐天一手策划的。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报警?”顾晨晨低声说道,这个时候,她突然有些于心不忍了。

“报警,又没证据,我看还是把他撵走好了。晨晨,你该不会是真的看上唐天了吧!”陈了了看向顾晨晨急忙追问。

顾晨晨脸色一红,连连摇头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看上那种人渣。”

“这还差不多,唐天就是个人渣,仗着自己实力高强到处欺男霸女。”陈了了给唐天这个流氓升级为人渣。

门口,并没有离去的唐天很无语。唐天不是不想离去,而是怕黑蜘蛛的人去而复返,这可是史书写过的典型的离间计,自己若是赌气,难免再次将陈了了和顾晨晨两人置于危险中。

听到房间中两女接二连三的给自己升级标签,唐天真的很无语。若是自己做了,也就算了,可问题是自己什么都没做,而且还是好心救人。

“这才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吧!”唐天低声喃语:“我终于能理解吕洞宾被哮天犬咬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了。”

还好,七天走后,黑蜘蛛并没有再派人来,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晨,吃早饭的时候。陈了了和顾晨晨吃过早餐,就像两位庄严神圣的法官,端坐在椅子上,看着狼吞虎咽的唐天。

“唐天,你自己走吧!”陈了了严肃认真的说。

唐天低下头,他知道陈了了是认真的了。

顾晨晨看了看唐天,又看了看陈了了,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如果我走了,敌人的就得逞了。”唐天想了许久,才抬起头说。

陈了了是铁了心要赶走唐天了,冷漠的说:“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和你这种品行不端的人住在一起。”

唐天好像妥协了,上楼简单的收拾了下行礼。

“了了姐,要不然再给他一次机会吧!”顾晨晨看了一眼走到门口的唐天,忍不住的求情道:“毕竟我们也没有证据。”

“晨晨,你太单纯了。这还有证据吗?这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陈了了大声而又肯定的说。

唐天站在门口顿了顿,想要回头,最后却摇了摇头,朝着外面快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