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得夫如此,得子如此,无憾!

舞倾城的一言惊得在场的众人对龙浩天频频行注目礼,眼神一个劲的往他心口处盯着看。

“尊主的意思是,浩儿在异世曾拔下一片龙鳞给你?心口上的?”

龙瀚玥倒吸一口气,心口鳞片,难怪!难怪!浩儿回到族里脸色一直那么差,原来……

听了这么久,得出一个结论:异世浩天那孩子扯下自己的护心鳞,还传授尊主龙族法术,更因为他将其的魂魄投身到异世天启国,蕴养出五行灵尊,孵化了帝尊。

尊主更为了助帝尊化成人形,耗尽自身心头精血生息全无。因吸收帝尊化形剩余的龙神精气,激发了龙鳞印记,开启识海的禁止,魂魄一直被锁在里头。

待龙天佑带着舞倾城来到龙族,灵魂的吸引与契合,成功引出龙木古琴,吸收传承池中五行灵珠,破开秘炼空间的枷锁,引神魂进入与其魂魄融合。

原来如此!

难怪尊主会说浩儿是她的贵人!

“尊主,那浩儿的……”

龙瀚玥想问问舞倾城龙浩天的伤势如何,可是一看到帝尊沉着脸幽幽直视他的眼神,突然问不下去了。

“他,如今已无碍!”

舞倾城眉头微跳,龙浩天若伤还未好,那她刚才费那些个心做什么?

“真的?”

龙瀚玥心下一喜,最不自觉的反问了一句,立马将舞倾城怀里的小人儿得罪了。

“小老儿,娘亲说无碍便是无碍!怎么滴?你不信?”

龙天佑炸毛,小脸气得发红,蹭一下跳下舞倾城的怀抱,站在地上,一手指着龙瀚玥的鼻子怒骂,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像只护犊子的母兽。

见此景舞倾城莞尔一笑,将龙天佑拉了回来,揉了揉他紧绷的小脸,凑近他“吧唧”一声,亲了一口,成功的让他乐得眉眼笑得弯弯的。

这孩子!

真逗!

知道护她这个娘亲,小身板子那么柔弱,却坚强的站在她面前,这一幕与他的爹爹如此相似。

遇到危险首先想到的人……只有她么?

墨!天佑!

得夫如此,得子如此,无憾!

“……”

龙瀚玥整张脸渐渐涨得通红,连耳根子都粉粉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小老儿?

帝尊,瀚玥也不过数万岁而已,担不得小老儿三个字,再说了帝尊,你见过这般英武潇洒的小老儿?

即便心里再憋屈,借龙瀚玥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上前去和龙神帝尊理论,只得尴尬的站在那里,红透了脸,走也不是,站也不是。

“……”

龙曼青乍一听龙天佑唤龙瀚玥小老儿时,颇有些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耳朵,眨巴眨巴着眼看着身边的龙澜之,眼里好像在说:帝尊,说谁呢?说谁呢?

小老儿?她家夫君有那么老么?

她家夫君床底之上那么凶猛,老了么?老了么?老了么?

此事她怎么不知道?

“……”

龙澜之对龙曼青耸耸肩,心中对龙天佑竖大拇指:帝尊,你牛!敢在龙族之地,数落一族之皇,除了你没别人了!

“……”

龙涵熙绷着身子,脸上一派漠然,眼神望向远方,不知在看些什么。

若认为他没什么情绪,那就大错特错,但看他肩头隐隐颤动,便知他垂在袖子里的手,定然紧紧地拽着,想必……他忍得极为辛苦吧!

“……”

龙浩天颇为无语的看着自己一家子的神情,心中不禁为他的父皇唉声叹气。

有必要反应这么大么?

有么?有么?

赤炎与锐逸几人相识一眼,嘴角一掀,颇有兴趣的打量着周遭人们的模样。

主子曾经跟他们说过,免费看戏什么的,最有趣了!

嗯……的确有趣!

嘻嘻!

如今舞倾城神魂归位醒了过来,赤炎几人终于有闲情雅致嬉笑打趣,情绪放松之后,他们的顽皮性子渐渐显露出来。

孩子终归是孩子,哪怕他们拥有旁人无可比拟的力量。

五行之灵只不过是舞倾城血液中蕴养出来的,按照人的时间来算,他们只是出生的稚儿。

许是看出场面有些尴尬,舞倾城再度出声唤道:“瀚玥!”

“瀚玥,在!”

“天佑,他还小,他言语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舞倾城揉了揉怀里的小团子,责怪的横了他一眼,只见小人儿嘟嘟嘴,一副“我又没有说错!”的神情,似乎打定主意不道歉。

嗨……

好吧!

天佑还小,她这个做娘亲的将来好好教就是,不过……

既然天佑不肯道歉,她代为致歉总可以吧!

“尊、尊、尊、尊主,瀚玥不敢!不敢!”

天哪!

尊主竟然向他道歉?

不要说帝尊埋汰他,即便是抽他几鞭子,也断断不敢有怨言,哪怕在心里想一想都不行!

“瀚玥!”

舞倾城见龙瀚玥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无奈的摇摇头,心中一叹,随他去吧!

“在!”

“浩天,正因为我才被拔去一片护心龙鳞,我自是应当为他修复好伤口,还他一片完好的龙鳞护甲。”舞倾城见龙瀚玥想要说什么,抬手制止,继续道:“我不但助他修复好伤势,还凝练了他的修为,将来他的法力定会更加精进!”

“瀚玥代小儿多谢尊主!”

龙瀚玥一听舞倾城还为龙浩天凝练了修为,这泼天的好处,竟然让她不声不响的给提高了。龙族史上第一位龙神至尊,实力果然不同凡响。她的修为,颠覆了他对族中秘笈的认知!

龙族之人全都集结在传承池附近,黑压压的一片,远远地望不到尽头,可见万万年前龙倾城耗尽修为为龙族劈开的空间,对于龙族而言是多么重要,否则怎可能兴盛至此!

龙族流传下来的手札,大多被供奉在族中宗族殿内,非皇族及朝中得龙皇信任的重臣,是不能一观的,常年由四位族老镇守。

若是私闯宗族殿,轻则施以鞭刑,重则剐鳞幽禁。

故而,想当初龙浩天不但私闯宗族殿,还毁去了些族中先祖留下的手札,怪不得龙瀚玥会气得将他狠狠的抽了个半死不活,若不是龙曼青和满朝文武老臣苦苦请求,按族规还要剐去其龙鳞幽禁。

其实,龙瀚玥还是存了私心,若不他不将龙浩天打成那样,宗族殿内的执法长老龙思淼定要剐去他的龙鳞,失了修为不说,还九死一生。

最起码,龙瀚玥的私心保下了龙浩天的一身修为,只是将他封了修为,逐到异世历劫千年而已,总比落到宗族殿那些个老顽固手里强吧!

只不过这些话龙瀚玥不能对任何人言,他的苦心,连最为亲近的龙曼青都不理解,为此好几十年理都不理他,另两个儿子也因为此事愤而离去,千年不曾回龙族。

若不是他被帝尊掳了去,龙族一时大乱,想必龙彦之和龙涵熙还不愿意回来吧!

也许冥冥之中,一切的一切,命运的转轮已然开启。

龙族的将来,何人敢小看?

思及至此,龙瀚玥昂首阔步跟在舞倾城身后,浑身上下似乎充满了力量。

“主子,琴韵有事禀告!”

舞倾城正要领着一群人离开传承之地时,一旁久久不语的琴韵,似乎才从沉思中回过味来。

自舞倾城神魂归位之后,琴韵一直是静静地立于一侧,好似有什么事情困扰着她,只见她眉间轻皱不知在回想着什么。

一会儿侧头观察着舞倾城,一会儿直愣愣的盯着传承池水发呆,那纠结的模样,令悄悄打量着她身上的舞倾城,忍笑不禁。

这丫头,纠结什么呢?

呵呵!

两道眉毛这是在打架么?

有趣!有趣!

幸好琴韵不知道舞倾城心中的肺腑之言,否则……

又有得她头疼咯!

“嗯?何事?”

悠悠的女音响起,似空谷莺啼,若用心细听之下,隐隐的透着一丝戏谑。

“主子,你还记得当年为龙族劈开此空间时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

舞倾城看了一眼琴韵,疑惑的低头沉思了一会,瞧了一眼龙天佑好奇的大眼睛,嘴角微勾,点点他的鼻尖,随即诚实的摇了摇头。

“……呃!”

琴韵语塞,趁舞倾城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翻了个白眼。

主子,你的记性,真真是喂了狗么?

自从认识了神尊如墨,你眼里心里还能记得住谁?

当年,龙倾城为了劈开虚空还做了什么事?

这个……

舞倾城无辜的摇摇头,表示没太在意,更想不起来。

“那什么……”舞倾城见琴韵一副败给你的表情,讪讪的咽咽口水,暗道:真有什么是必须记住的,如今却忘了的事情?

“琴韵,我当时的状态你也晓得,恨不得劈了这天地,若有什么事记不起,嘿嘿嘿……想来不是太重要吧!”

万万年前龙倾城双眼赤红,浑身浴血,拼尽修为为龙族寻得一固若金汤的庇护之地,随后身子爆裂开来,化作五行灵珠沉浸在传承池中万万年,神魂尽碎,连同魂魄亦泯灭成为细小的颗粒,游离在五界之中,幸得无妄费心寻找聚齐后,破开虚空送到异世转生轮回,才得以有如今这般造化。

震惊天地的暴动,久久才落下帷幕,龙族一代天之骄女的陨落,令五界唏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