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宁三爷,是真的郁闷坏了。

他之前被周天给教训了一顿,已经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人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实力。

在金陵的时候,他可是公认的高手,没有谁能击败他。

可是到了北川市,一切都改变了。

被周天虐得体无完肤,在这个刚子诊所里遇到了周天,更是一见面就被周天身边的人给一脚踢倒。

这还混个毛了?传扬出去,以后在金陵都没法呆。

宁三爷想拿脑袋撞墙,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砰!

老家伙刚起身就被巫酒一拳击倒在地。

“我让你起来了吗?”

巫酒指着宁三爷喝道。

此时的巫酒,也是急了眼。

他手下的两名队员生死未卜,他哪能不焦急万分?

宁三爷擦了擦嘴角的血,看着巫酒说道:“好好好,你是周天的帮手吗?我不起来,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巫酒真是无语至极,什么样的滚刀肉他没见过啊?何况宁三爷这种老家伙。

啪啪……

巫酒狠狠的甩了宁三爷几个耳光,把坐在地上的宁三爷打得嘴角流血,眼睛都快歪了。

“还敢嘴硬?你说能把你怎么样?就把你这样!”

巫酒说着,又是几个耳光抽了上去。

宁三爷哪受的了啊?之前就被周天给揍得不轻,又遭受这样的殴打,他是快要发疯了。

“你们等着,等着我的……”

宁三爷都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了,一个劲的念叨着。

“等你麻痹!”

巫酒气得爆了粗口,他可不管那么多,又是一顿大嘴巴子。

噗通。

宁三爷实在是扛不住了,身子一歪就晕了过去,像条死狗一样躺在了地上。

“起来,不要装死。”

巫酒把宁三爷给提了起来,就像拎一只小鸡那么简单。

宁三爷真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他发现自己是够倒霉的了,本来是跟着唐万海和唐允浩来北川市溜达,哪想到会遭受这样的殴打啊?

“我服了,服了还不行吗?”

宁三爷可能是豪横惯了,这时都被虐成了狗,还不忘了大声的吼呢。

啪!

巫酒就不信打不服这货,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抡了上去。

由于他抓着宁三爷的衣领呢,所以宁三爷没有倒下去,硬生生的挨了这一下。

看着宁三爷这副惨样,周天冷冷的哼了一声,他也没有劝巫酒住手,就算把这老家伙打死,也无所谓,就当是出气了。

可是宁三爷不傻,他看出来了,周天带来的这位,好像比周天还要霸气。

如果再得瑟,保不准就会被打死在这里,这样的蠢事,宁三爷可不会干,他可是很奸滑的一个人。

“不要打了,我服气了。周先生,你,你想怎么样就直说吧……”

宁三爷上气不接下气的,终于是服软了。

“唐国龙在哪里?”

周天一点不跟宁三爷废话,直接问道。

闻言,宁三爷愣了一下。

周天竟然知道唐国龙,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周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们家主的名字?”宁三爷惊讶的问道。

啪!

周天也给了宁三爷一巴掌,“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你他妈的哪来那么多废话?”

看着周天眼睛里满是杀气,宁三爷吓得身子都发抖了,连忙道:“是是是,周先生教训的极是,我说,我全说。”

“唐国龙已经带着人走了,他让我留在这里把吊瓶拿着,找个安全的地方慢慢的给他儿子孙子打吊瓶。”

说着,宁三爷擦了擦汗,畏惧的看着周天和巫酒,担心再被揍。

“出来,带我去找唐国龙!”

周天揪着宁三爷的衣领,就把他揪了出去。

宁三爷只有被人摆布的份了,跟着周天和巫酒到了外面。

诊所里的人都看呆了,他们有的人认识周天,都不知道周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今天发了这么大的火气。

到了外面后,周天把宁三爷塞到了后座上,让巫酒看摆着他,然后周天开车驶离了这里。

在宁三爷的指引下,周天开车到了郊外的一处庄园。

这庄园不太大,也不算奢华,但也绝对不是寻常人能住得起的,至少也得是有个几千万身家才能拥有这样的宅院。

“周先生,就是这里了。”

宁三爷让周天停车后,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庄园。

周天看了一眼,这个庄园他从来没有见过,更没到这一带来过。

吸取了刚才的经验,周天还是不确定唐国龙会不会真的在这里,于是问宁三爷道:“你确定唐国龙就在这里?”

“是的周先生,唐国龙就在这里,还有唐万海和唐允浩,他们全都在这……”

宁三爷小心的回答道。

“被你们绑走的那个女孩子,也在这里吗?”

周天盯着宁三爷问道,毕竟他最为关心的,还是方清灵。

至于唐国龙他们几个,周天自然不能放过,但那不是最重要的。

宁三爷脸色微变,他生怕周天一怒之下再打他。

“是的,那个漂亮小姑娘也在这里,唐国龙逼她,让她给唐万海和唐允浩治腿,她说什么都不肯。”

宁三爷小心的回答道。

“这庄园的主人是谁?唐国龙为什么选在这里落脚?”

周天又问道,他想做到心里有数。

“庄园的主人,是唐允浩的一个朋友,挺年轻的,是个富二代。”

宁三爷说着,怕周天责骂他,又赶紧补充道:“这个富二代叫陈康,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他老爸给他买的这个庄园。”

周天不再问什么了,他心想只有进去才知道唐国龙在不在这里,先进里面看看再说。

于是周天把车子直接开到了庄园的门前,下了车后,迅速的走进了庄园。

巫酒押着宁三爷,也快速的跟上。

庄园没有守门的,大门也没有关,周天如入无人之境。

很快,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楼,出现在了周天的面前。

在楼前,还停着一辆宝马7系,黑色的车身显得很大气庄重。

周天心里焦急,所以很快进了这二层小楼。

巫酒抓着宁三爷,这时问道:“唐国龙他们在哪个房间?”

“在,在二楼呢,估计他还不知道你们来了。”

宁三爷说着,忐忑的看了巫酒一眼。

周天听得清楚,这时直接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周天看了看,二楼有五六个房间,不知道哪个房间里有人。

扫了一眼宁三爷,宁三爷明白周天的意思,这时赶紧指了指最靠近里面的那个房间。

周天走了过去,到了门前,抬腿就是一脚,踢开了房门。

砰的一声响,紧接着周天大步走了进去。

在进去的同时,周天都捏了一把汗,生怕这次再扑了个空。

然而这次没让周天失望,只见房间里的一张大床上,躺着两个男的,这俩人都惨透了,下半身不能动,两条腿断得很彻底。

正是唐万海和唐允浩,这叔侄二人,还疼得呲牙咧嘴呢。

除了他俩以外,还有那个胖虎也在,就是宁三爷的那个徒弟。

看到周天仿佛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唐万海和唐允浩吓得魂飞天外。

瞪大了眼睛望着周天,唐万海和唐允浩本能的还想起身跑呢,却没法动弹一下。

那个胖虎更是夸张,吓得脚一软,差点摔了。

紧接着,巫酒一脚就把宁三爷给踹了进来。

噗通一声,宁三爷腰差点被踹断了,扑倒在了地上。

“师父,你,你……”

胖虎一看他师父回来了,还是被踹进来的,已经惊呆了。

毫无疑问,周天是被他的师父给带来的,不然也找不到这里啊。

宁三爷老脸通红,羞得无地自容,趴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