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节 不讲理的占有(29)

名声这种东西,有的时候是个好东西,比如说那个维护了一辈子好名声的刘备刘皇叔,因为如此,无数的人跟随他,虽然很多人最后都死了,就连跟随他的糜氏最后都投降了东吴了,可是这个名声的确是很好,就连我们的诸葛都拜在他的门下,为他去做一些事,可是呢,也因为如此,让他很多时候,一些残忍的事,他不能做,不会做,因为如此一旦做了,就说明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是假的,因为如此,名声可以帮你成就一番好处,也会让你明白,你的短处在什么地方。

所以,叶檀说自己不是叶侯,其实就是在告诉羊老,我和大唐的关系不大。

羊老之前之所以那么说,也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他可以在做事的时候,不那么残忍一些。

开国初期的将军,不管是名声多好,在杀人这一块,都有着任何其他朝代时间里没有的残忍和孤独,因为在这个国家建立起来之前,没有这样的办法是不行的。

可是一旦过了这个时间,就会有无数的礼法之类的东西束缚你,因为那已经不是战乱的时候了。

而从五千年的文化来看,在汉朝和唐朝,这一块开国的时候做的非常的直接,让你不得不去面对的那种直接,所以,羊老的想法就是如果他可以做到这些好事的话,那么就不要做那些恶事。

“先生?”羊老迟疑了一下,问道,这个名字不错,而且有一定的意思,可是先生还有一个词汇,那就是同等于父母,父母在过去的权利极大,就算是将你打死了,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因为一句不孝子,也会让很多人不敢废话一句。

天地君亲师,师父的手腕和地位可就不是一般的事了。

“你打算在这里大开杀戒?”羊老眼睛浑浊,可是此时看着叶檀的感觉却像是一头雄狮一样,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这个就不知道了。”

叶檀觉得和这个老家伙聊天很累,还是和羊一和羊二在一起最好。

“你们吃饭了吗?”叶檀笑着问道,同时从一边的盘子里取出两块糕点递过去,这个是叶晓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自从他来了之后,叶檀再也不用费事了,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必备的,加叶大发曾经说过,这些东西如果都不能提供的话,你凭什么说你是个厉害的角色?

“没有。”羊一和羊二看着这个糕点自然是很欢喜的,可惜的是,羊老不点头的话,他们不敢吃。

羊老叹了一口气,就说道,“吃吧。”

叶檀听到羊老的话,手里的东西就不见了,这两个家伙吃东西那叫一个快啊,如果你不小心的话,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

“先生打算如何做?”羊老找了一个凳子坐下来,看着前面的一切问道,这些东西,真的是百看不厌啊,可惜到底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就不知道了。

“让这里的人有饭吃,有衣服穿,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叶檀好奇地看着羊老,这个家伙应该没有那么健忘吧?

“如果我说服了牛家的人给你提供一定的马匹和金银的话,你是否愿意离开这里?”羊老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让叶檀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就算是陛下说的,我也是不会同意的。”

“这是为何?你现在已经有了爵位了,听说钱财什么都是不缺的,为何还要在这里?这里是属于这里的人的。”

羊老有点悲愤地问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发展和生活的渠道,如果刻意地将这里的一切都给拉升的话,那么结果会不会好不知道,但是肯定会有一定的影响,时间这个东西看似不会那么残忍,可是如果一旦你真的不会那么容易地将东西给拿走的话,或者改变的话,就会使用最残忍的方式将这个一切都给弄塌了,这就是它的手腕,而现在想要在这里改造这些东西,而且时间听说是三年,这里面到时候可能很多人可以活下来,但是但凡是反抗的人,恐怕下场只有一个。

“这个不是你能操心的事,我做事从来都是无愧于心的。”叶檀冷冷地看着他说道,“而且,这里是大唐的土地,我在自己国家的土地干什么事,都是应该的,你说呢?”

“可是,这里是瓜州啊。”羊老差点就冒出一句话,这里虽然都说是汉地,可是实际只是名义的,根本就是没办法的事,就算是名义的,也是每年都会花费大量的金钱和粮食给她们,让他们听话,而他们本身却不会给大唐提供多余的东西,比如说牛马羊等物,虽然大唐本身也是缺少这些东西的。

可是突然有一人说出来这个地方要属于大唐,而且眼神是那样子的时候。

这个词汇里面带有的味道可不是开玩笑的,就是说,可如果属于的话,那么一点事没有,如果不属于的话,呵呵,那么就将人都杀光了,然后再属于,反正这里必须属于,就像是后世的一些地方一样,是我们的土地,就是我们的一分一毫都不能差,这不是交易,而是原则。

“瓜州也是我大唐的地方,羊老,我给你面子才和你说这些,如果你觉得我做的不对的话,你可以试试和马神铜还有牛天德联系,他们做了什么事,你应该比我清楚,只是一旦你真的想要和我反抗的话,那么其他的事,可就没办法了,面子的事是面子的事,国家的事是国家的事,任何人都不能胡来。”

叶檀说着伸手拍了拍羊一的脑袋道,“多好的孩子啊。”

羊一却很受用一样,没有反抗,同时又拿了一块糕点吃了起来,很幸福的样子。

羊老从叶檀的身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气,这种东西看似看不出来,却可以在很多时候感受出来,告诉你,有些东西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一旦铺开了,那么后果难料。

“这些人虽然有吃的和穿的,可是这里的冬天很冷,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指教?”

羊老决定不在这个问题和叶檀讨论,因为两人的思路完全不一样,一人认为这里就是他们自己的,从来都是,从无数年之前就是,另外一个却在一个新的王朝建立起来之后,告诉对方,这里不是,属于新王朝的。

“我既然来到这里,光靠一些雷霆手段是不行的,我自然有其他的手段,只是羊老,你真的认为我会给她们穿暖和的衣服吗?也许是我胡扯的呢?”叶檀笑呵呵地看着他说道,现在还不是和他完全翻脸的时候,可是如果触及底线,就算是将这里毁了,他也不在乎。

“你的名声,我听过,虽然残无理,可是在救助百姓方面却是不惜余力。”羊老看来也不是个睁眼瞎,知道不少事呢。

“听说的话,能当真吗?”叶檀反问道,然后指着那些刚出头的麦苗道,“也许,我就是在忽悠你们。”

“先生,带我去看看吧。”羊老不想看到叶檀脸的那种得意的模样,直接说道。

“也好,叶晓,给他们多准备点吃的,作为一个长辈,连孩子都吃不饱,也好意思啊。”

叶檀的话让羊老翻着白眼,这是什么意思,指桑骂槐吗?

两人来到了这个叫做村子的地方,这里的房子不多,也不少,虽然人数很多,可是呢,叶檀依旧让他们在这里一家一户或者如果没有结婚的话,也是尽量让他们婚配,这样子的话,就可以增加人口的。

可是此时这里的人很少,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出去了,纺线的,出去采摘粮食的,准备柴火的,这些在冬天来临之前都是需要做的,而且每次都会有很大的收获。

看着门前的那些架子的东西,很多东西羊老都不认识,可是从这些人弄的细心的程度来看,肯定是可以吃的,如果是一点的话,倒是没什么,可是密密麻麻的,就非常的刺激人了。

他想你多问几句,可惜叶檀根本就不愿意说,只是指着几个年纪挺大的人骂道,“都是懒鬼啊,难道没有看到那些鸟儿都在吃吗?还想不想干了?这点事都干不好,要你们何用?”

那些人坐在那里眯着眼睛晒太阳,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如果是在松洲的话,这么大岁数的人肯定会被拿去供奉了,因为他们毕竟是当地的主人,而这里为什么不行,因为他们之前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主人,而是这里主人的奴隶,如果觉得自己就成为主人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就要完蛋了。

“先生,它们吃不了多少。”其中一个老头笑着看着叶檀说道。

“我知道它们吃不了多少,我的意思是这些东西会弄脏的,到时候来点鸟粪,很好吃吗?”

叶檀从地取出一块小石头,然后一甩手,一只差不多得有三斤重的鸟儿落在地,然后翻滚了几下,不懂了,这个鸟儿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品种,只是眼球位置有点黑色,这么大的一只,如果吃东西的话,恐怕也是要命的,而且这里的一些鸟儿为了能够第一时间地储存脂肪,都是边吃边拉的。

“将这个收拾了,你们留着下酒,不过你们要记得,人吃的东西就要干净,否则的话,来一场瘟疫,你们觉得这里还能剩下人吗?”

其中一个老人过来将这鸟儿取走了,然后就拿着一些带着树枝的树条,在四周来回地走,羊老本来想要问一些事,却被叶檀告诉道,“还想不想去看了?”

羊老觉得这人根本就不是中原的人,一点那种迂腐的感觉都没有,而一般迂腐的人都会有一个奇葩的现象,那就是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不可能改变的,他翻了翻白眼,只能跟着叶檀来到了一个类似窑洞一样的地方。

门口有人把手,从皮肤和发型一看就知道是当地的人,虽然现在这里也没有其他的人,可是依旧很认真地站岗,眼睛四处乱看,却又可以收到一些东西。从他们的胳膊可以看出来,这人以前应该当过兵。

要是别的人过来的话,他恐怕早就动手了,只是看到是叶檀之后,才放人进去,只是多看了养老几眼,让他有点不太自在。

不过羊老,不会在乎的,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声音,这个声音虽然陌生,可是却又非常的熟悉。

“啊?!”

虽然在外面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声音,可是当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多,而那些奇怪的机器也非常多,正在那里不停地旋转,带动一个个的线头,而在机器的后面有三个女人正在那里盯着看,眼睛都不眨一下。

而山洞的里光线不错,因为在面都开了天窗,保证空气流通以及有光亮,只是也只能如此,因为还是可以闻到很重的味道。

而在这些机器的斜对面,却有一个洞穴模样的地方,有木头做的门,此时却被打开,这里是为了从另外一个地方,有人送羊毛过来,保证这里的正常生产。

羊老家里就是养羊的,所以对于羊毛非常的熟悉,而且也用过很多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行,倒是波斯那里有用羊绒来编织毛毯的情况,可惜人家那个技术似乎不会告诉你的,所以,你就算是守着无数的羊毛你也没办法。

没有想到,竟然让这个叶檀做出来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心中有无数的惊涛拍岸的想法,结果听到叶檀说道,“这个没有我的授权,任何人都不许乱用,否则的话,就是造反。”

造反在任何时候都是大罪,就算是灭九族都不过是平常事,而叶檀竟然将这件事当成了那种事,可见这里面的问题很严重啊。

他仔细地看了那个机械,虽然看的不是很懂,可依旧知道这个东西对于这里的作用,如果叶檀真的开始全部这么做的话,那么到时候那些占着地方的羊毛就会成为好东西,这些人身的衣服就会成为一种可能,有了保暖的衣服,这里的人就会死的很少,人死的少了,就可以让这里的人口增加。

“先生,这个东西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