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听到娜珠公主这番话,不止沈万金有果然如此的感觉,就连沈时卿也是早有所料。

他们沈家虽然说富可敌国,可其他的生意都不是垄断,沈家能做,其他人也能做,想来顾呈和王家也犯不着为了其他的生意而去费这个心思,非得要把沈家的皇商之位抢过去。

可如果是为了铁矿的开采,那就一切都说的过去了。

王允之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铁矿的开采这种肥肉他看得见而咬不到,他肯定很不甘心。

所以他便把自己的妹妹送给了顾呈,用王家的富贵给顾呈当助力,同时也借用顾呈的地位和权势,以此来对付沈家。

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为了一个沈家的皇商之位而连这位一向冰冷的娜珠公主都说动了。

不过想想也是,穆清和刚入京的时候,她看他和顾呈的交往就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没那么简单。

如今,倒是完全可以确认了。

娜珠公主是鞑靼的公主,地位自然不是一个张管事可以相比的,而且,她说出来的话其实可以看做是对鞑靼不利的,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去怀疑她会说假话。

更何况,娜珠公主来到京城之后,生活非常简单,平日里一般都是跟在驿馆学习规矩,很少露面,和沈时卿也好,和沈家也好,都没有结过仇,所以要说她说假话诬陷沈家,根本都找不到动机。

寻思到这里,沈时卿忍不住双眸眯起,眸中的冷厉顿时压抑不住。

看来,为了沈家这个皇商之位,为了沈家开采铁矿的这块肥肉,他们可还真是费尽心机呢。

在沈家安插了这么多棋子不说,居然把穆清和和娜珠公主这两个鞑靼的皇族都拉了过去!

不过,既然他们敢掺和到沈家这个事情里面来,那以后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

万鹏带领着御林军的人很快到了沈家,御林军光亮的甲胄,整齐的步伐,还有那寒气森森的长戟,都把在沈家门前街道上那些摆摊的小贩给吓坏了。

御林军很快冲进了沈府,摆摊的小贩们一边做着生意,一边远远的观察着沈家的动静,甚至有的还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只是,看着守在门口的禁军兵士,他们终究不敢靠近了去听。

而沈家,如今能做主的也就只有孙玉娘和王佳怡在。

可她们两个都是妇道人家,尤其是王佳怡,都还怀着八个月多的身孕。

今天那太监来传旨的时候她们就被吓坏了,而当沈万金和沈时彦进宫了之后,她们更是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但是却又无能为力。

最后还是孙玉娘打起精神来安慰了一番王佳怡,可谁也想不到,就在这个时候,万鹏又带着御林军冲了进来。

当孙玉娘看到这些威风凛凛的御林军的时候,更是整个人差点都被吓得晕了过去,脸色煞白的。

她心中那不好的预感越发的强烈,很担心是不是丈夫和儿子已经被皇上下了狱,而这些人是要来查抄沈家的。

只是现在,沈家只有她能当家做主,便是她心里再慌张,表面上也得保持住冷静。

不然如果连她都慌张恐惧了,那这沈府的下人怎么办?

她可不想夫君和儿子还没回来,沈家就先乱了。

于是,她鼓起勇气迎了上去,问道“这位大人···”

结果她的话还没说完,万鹏就抬手打断了,他对身后的御林军一挥手,道“搜!”

刚才还整齐的御林军瞬间便冲到了里面,孙玉娘一看这架势,整个人都六神无主了,万鹏却走了上来,冷声道“沈夫人不要惊慌,我们只是按照皇上的吩咐来沈家找一样东西而已!”

“另外,还要请沈夫人交出两个人来!”

孙玉娘听到不是要抄家,心里的大石头稍微放下了点,连忙问道“不知大人是要哪两个人?”

“一个叫薛寡妇的厨娘,还有一个是她的远方侄儿,也是沈家的仆人,叫朱成!”

孙玉娘连忙唤来管家,让他去把这两个人找出来。

王佳怡是跟在孙玉娘的身后出来的,她虽然没有上前,但是刚才万鹏说的话她都有听着。

她躲在后面冷眼看着对自己疼爱如同对女儿的婆婆脸色煞白,明显很担忧,她也冷眼看着那些御林军的人手持长戟冲进她的家中。

她很想走上前去帮忙,但是,当她想起前几天哥哥对她说的那些话的时候,她的脚步就好像被钉子钉在了地上,再也抬不起来。

她到现在依然还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哥哥的神色,冷酷中带着一股即将成功的喜悦,“妹妹,沈家很快就要完蛋了,哥哥布的这个局很快就要成功了,你高兴吗?”

他现在在她的面前都已经懒得掩饰他的本来面目了,直接露出了凶狠的獠牙。

她当时是怎么说的来着?是求她放过沈家还是求她放过时彦?她不记得了,但是她记得,对于她哭的泪流满面的请求,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他只是冰冷的告诉她“沈家犯的是通敌叛国的大罪,所以妹妹,沈家的每个人都逃不了,包括你!”

她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她的亲哥哥真的可以毫不犹豫送她去死。

她不畏死,因为设计沈家的人是她的亲哥哥,本来就是她对不起沈家,对不起疼爱她的公公婆婆,对不起一直宠爱她的丈夫。

但是现在,她还不能死,她的腹中还有沈家唯一的血脉,那是她和夫君期盼了很久的孩子,他还没有来到这个世上。还没有唤她一声娘亲。

她不想听哥哥的话,不想去做陷害沈家,陷害公公和夫君的事,可是她没有办法。

因为哥哥说“你不怕死?好啊,那你现在就带着沈时彦唯一的孩子,沈家唯一的血脉去死吧!”

“反正沈家这次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罪的,你死了,沈家就正好绝了后了!”

“那可正好斩草除根!”

到现在,一想起这话,王佳怡都觉得全身冰冷,她忍不住抚了抚自己凸起的腹部,沉默了许久,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了沉重的脚步,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