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来自深渊的复仇(5)

林月沉和沈路一路跟着小蟾来到了一个废弃的老厂房。

这坐厂房位于城郊,是一间早就废弃了多年的老旧厂房。

这个地方因为地理位置不太好,周围又被严重污染,买下来之后,光是治理就要花上一大笔钱,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个金主爸爸愿意接手。

林月沉他们在进入这厂房的时后,还在大门口看到了某某塑料厂几个字的招牌,只是因为经历了很长的时间,又没有人打理,这块招牌早就已经破旧不堪,就连上面的字也看不太清楚了。

“确定是在这里?”沈路问。

林月沉点点头,“小蟾是不会弄错的。”林月沉肯定的说。

沈路见林月沉如此肯定也放下了心,反正不管弄没弄错,进去看看也不公吃亏。

二人一路小心戒备着进了厂房里。

这间厂房还挺大,里面堆了许多废弃不要破烂,林月沉和沈路用手机照明,在漆黑一片的厂房里小心的向前走着。

一直走到厂房的背面,他们看到从这屋子里居然有灯光。

虽然这灯光十分的微弱,如果不是他们走到房子的背面,就在门的方向根本不可能的看到。

仔细一听,屋内还有微弱的哭声传来。

林月沉和沈路交换了一个眼神,二人直接冲到那扇门的前方,一脚踢开了大门。

门内是一条昏暗的走廊,走廊的两边居然做成了许多像监狱一样的小房间,每个房间用铁栏杆围起来。

在这些小房间内,每一间里都关着一个人。

里面有男有女,有的还有一点微弱的神志,有的已经人事不知,还有些看起来已经疯掉了,嘴里念念有词,神情麻木而茫然。

“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林月沉皱眉看着这一屋子的男男女妇。

这屋里的每一个人,都被扒光了衣服丢在里面,林月沉本想找衣服给他们先穿上,结果找遍了这个地方都没有他们衣服。

看来这些人的衣服都已经被带走了。

林月沉在找衣服的时候,在最后一个牢房里找到了刚刚失踪不久的张瑜。

张瑜和其他人一样被人扒掉了衣服,原本的一头长卷发也已经有了被火烧过的痕迹,她的身体上有许多的伤痕,应该是被人用棍棒之类的武器击打所致。

张瑜看上去比起其他人要好很多,最起码神智还是清醒的,既没崩溃也没有疯。

只是看上去似乎受了不小的经吓。

“张瑜?张瑜你还认得我吗?”林月沉走到张瑜身边,拍拍她的肩膀。

“不!不要打我!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张瑜因为林月沉突然拍了她一下,一下子像是受了极度的惊吓,整个人差点尖叫出声。

“张瑜是我,你看看我是谁,我们来救你了,没事了,你清醒一下!”林月沉抓住她的手,强制把张瑜的头掰过来,让她看着自己。

“你是林警官?是你林警官,你来救我了!你来救我了!”张瑜似乎这才认出林月沉,整个人显得异常激动。

“对对,我来救你们了,别怕,不会有事了,我已经叫了救护车,马上就有人来救你们了。”林月沉对她说。

“我得救了……我得救了……我得救了……”张瑜又哭又笑的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林月沉知道她现的精神状态还十分不稳害,把人安抚下来之后,一言不发的陪在她身边。

过了大概半小时,救护车终于到了。

所有人都被带上了救护车,林月沉和沈路也跟着去了医院。

在路上,他们让警方那边帮忙联系了这些人的家人。

等他们到了医院不久,这些失踪者的父母亲人很快就冲进了医院。

听到自己的家人找到了,这些失踪者的亲人异常激动的出现在了医院。

当他们看到自己的亲人现在的样子时,病房内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哭声。

一位中年妇女和一位老太太还跑到林月沉他们面前破口大骂。

“都是你们警察没用,要是你们早一点找到我儿子(孙子)他就不会被人害成这样!我儿子(孙子)现在谁也不认识了,他谁也不认识了!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害的!”

哭闹中,这二人居然就想对林月沉动手,老的那个动手扇,中年妇女则想抓住林月沉让她没法躲开。

“你们做什么,给我住手!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就把你们抓回警局!”沈路见状赶紧走过去想帮林月沉拉开这对婆媳。

这对婆媳却根本不给沈路面子。

“你们警察就把这案子交给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丫头片子负责,她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本事,都是你们不肯出力,不重视我孙子失踪的案子,要是你们早点儿重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太太声泪俱下的控诉,把附近病房的人都给招出来了。

本来医院突然来了这么多伤者,就已经够引人注意的了,再加上这对婆媳的哭闹,这屋楼所有人的目光基本上都集中了过来。

“有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她们哭得这么惨,这是怎么了?”

“我听说是前段时间发生的失踪案,那些失踪的人找到了,不过现在状况不太好。”有一个知道一些情况的病人家属说。

“是不是被人贩子给拐了?”一个病人好奇的问。

“不是吧,人贩子要拐也是女人和孩子,这些人里面还有不少大男人呢,人贩子要男人去做什么。”

“那这就奇怪了,他们难道是得罪什么人了?”有人猜测。

“我看八成是,我有一个表姐是在报社工作,听她说这失踪案不一般,这连续失踪了二十多个人,这些人还全都是认识的。”

“二十多个!天,这可是大案,怎么一点消息没听到?”

“应该是警方那边保秘了吧,现在人找到了才敢往外说。”

“听那老太太说,负责查这案子的就是那个小姑娘,这警局是怎么回事,怎么能把这么大的案子交给一个小姑娘负责呢,这不是胡闹吗!也难怪那老太太生气!”

“可不是吗?一个小姑娘哪有本事察案,这警局是没人可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