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秋慕白之死

不过秋慕白倒也并不着急,还是开口道“不错,本座的确是为了忌惮那些规则,否则的话,你也不可能在丹阁躲这么久,实话和你说了,本座并不会杀你,只是想要知道你身上的秘密,当日你究竟如何逃出去的,而且事后,那青枫叶也再也没有出现过,此人的实力,和当时的本座不相上下,本座无法想象,你竟然能够活着离去,而且当时你连元婴境界都没有达到,还有你是怎么做到被金针洞穿,确毫无反应的。”

叶凡瞬间明白,想来就是当日自己能够逃脱,事后对方知道了,结果从而引起了对方的猜忌,所以引发了后面如此多的事情。

不过现在既然对方撕破脸了,那就没有什么多考虑的,根本不可能回答对方的问题,直接转轮之盘瞬间施展而出。

秋慕白看到叶凡的反应,随即也是冷冷一笑“不自量力,既然如此,本座就没有必要给方老头面子了。”

秋慕白之前的确如他自己所说,只要叶凡说出秘密,放过叶凡也并非不可以,毕竟没必要弄得很僵,不过现在明显这叶凡不予配合,那就怪不得了。

此时叶凡在出手之后,秋慕白瞬间手指再次化剑,朝着叶凡所在一指点出,一道强大的剑气直接激射而来。

叶凡竟然不躲不闪,既然知道了对方是半步化神,那就只能以最强的手段应对了,也刚好试试这水龙吟的威力究竟如何。

叶凡瞬间马上手中法诀打出,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水流的护罩,那剑气就直接被挡了下来,而就在此时,那秋慕白也是瞬间感觉到了叶凡的术法的不同寻常,也不犹豫,直接再次点出,一二三,三道剑气接连发射。

但是在进入了这个水流形成的光罩之后,瞬间都被一一挡住,显然这指间形成的剑气,破不开这个水龙吟形成的水柱光罩。

叶凡术法完成,猛的那些水柱纷纷聚拢,而后形成了一个龙头的虚影,并且这个虚影在形成的时候,叶凡从储物袋之中,拿出早已经炼化之后的一元重水,附加了上去,龙头瞬间凝实,并且散发出浓郁无比的水灵力波动。

即使是半步化神的秋慕白,也是瞬间眉头紧皱,其见识自然不凡,看出了这一招的不简单,就算不是传闻之中的道术,那也是极为高深的灵术了。

此刻的秋慕白,终于在看到那凝实无比的龙头之后,第一次唤出了他的祖器,一把中品巅峰的祖器长剑,这把剑出自器阁阁主之手,光是收集材料,就花费了他秋慕白整整二十年,最后也是运气爆发,终于打造出了中品祖器,要知道,在近千年,天元宗的记载之中,打造出的中品祖器,一共就三件,而他的就是第三件,随后在不断的经过各种的温阳手段,终于将其提升到了中品巅峰的祖器,这也是极限了,毕竟这种法器,只要不是可成长的法器,也就最多提升到这一步了。

秋慕白随即灵力注入这秋水剑之中,直接一道剑气一斩而下,这道剑气,已经蕴含了一丝剑的真意在里面了,有了属于自己的道路雏形,虽然只是雏形,但是一剑秒杀元婴巅峰,都不是不可能。

这剑气直接和叶凡的水龙吟碰撞在了一起,两者发出了激烈的嘶鸣之声,这一声嘶鸣,使得叶凡和秋慕白两者都是感觉到了灵力一阵的混乱。

随后轰的一下,两者瞬间破碎而开,叶凡直接飞出去七八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秋慕白倒退了三步,虽然只是三步,但是每一步的倒退,地上都有一个深深的脚印。

秋慕白显然也在这一击之下,吃了一个小亏。

其将秋水剑握在了手里,神情再一次恢复了从容,而叶凡虽然被砸飞出去,但是确马上就重新的站了起来。

看着秋慕白,叶凡确面带微笑。

秋慕白冷哼道“死到临头,还能笑得出来?”

叶凡开口道“哦,看来秋阁主还是对自己非常自信。”

秋慕白冷笑道“本座不信,同样的术法神通,你还能有灵力施展第二次。”

叶凡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一枚有着,道道绿色波纹的丹药,想也不想,直接一口吞下。

而后一股灵力快速的充满了全身。

秋慕白见多识广,其一眼看出了这丹药是极为稀有的六品丹药,灵笋复魂丹,但是这丹药需要静心炼化才行,在战斗之中服用,纯粹是找死。

但是没有等秋慕白讥讽的言语说出来,叶凡的法诀继续打出,同样的模样,同样的举动。

秋慕白此刻顾不上这么多了,直接一道剑气划破,想要阻止对方的释法,但是同样的一道道水柱冲天而起,挡住了秋慕白的攻击,这一次秋慕白真的吃惊了,对方竟然真的可以做到瞬间炼化丹药。

此刻的秋慕白神情迅速变化,随即将手中的长剑抛在了半空,而后法诀不断的打出,背后法相瞬间而出,同样也是一柄长剑,这把长剑,微微晃动,朝着叶凡所在一点出,那空中的长剑,好似有了指引感应,顿时剑气冲天而起,直接飞掠了出去。

叶凡此刻的术法再次施展完毕,用掉了第二颗的一元重水,龙头虚影瞬间凝实,直接朝着秋慕白飞扑而去。

秋慕白如今已经开启了法相,实力再一次提升,接着剑光形成的剑气比起刚才更是强了三分。

这一次两者还是进行了碰撞,但是明显龙头虚影坚持的时间很短暂,就被破开,而且随之而来的还有残留的剑气,直接冲了出来。

叶凡同样被倒飞出去,并且那一道剑气而尾随而至。

并且这一道剑气还死死的锁定了叶凡,就在此时,叶凡唤出了体内的符篆,顶金符瞬间启动,身体瞬间变的坚硬如铁,那一道剑气虽然直接命中了叶凡,但是在发出了一阵刺耳难听的声音之后,最后确只是在叶凡的身体之上留下了一道不深的伤口。

对于这一幕,秋慕白根本没有料到,毕竟这可是结合了自己的法相一击,竟然还能抗住,并且好像只是受了一点点轻伤,对方突然身体变成了金色,这是什么神通。

而在之后同样一股反震的力量传出,这一次,秋慕白在破开水龙吟之后,也瞬间倒退了三步,并且接连第二次受到攻击,显然不能轻松化解,身上明显的出现了一道细小的伤口。

叶凡随后从符篆的状态之下也恢复了过来。

刚才这一番动作,让秋慕白也是面色凝重。

秋慕白点了点头,开口道“看来苦竹前辈的卜算之术果然厉害,其算出了本座在一百五十岁的时候,有一场造化,这场造化,还有一丝危机,看来就是你了,至于危机,一名元婴中期的小辈,呵呵。”

钟铉这时候言语传来“叶凡,原来是如此,苦竹这老不死的,其还是在修炼那门神通,此人就是苦竹的卜算对象之一。”

叶凡想要传音询问,不过钟铉直接打断到“叶凡,如今就看你了,这未必也不是你一场造化,苦竹算无遗漏,但是一旦能破了他的卜算之术的卜算之人,你就能获得大造化。”

叶凡虽然一知半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如今体内的灵力,在服用了师傅的丹药之后,还是极为充裕的。

秋慕白显然也想快点结束战斗,虽然他谋划好了一切,但是毕竟还是不想太拖,背后发相再一次的行动,那把法相之剑微微晃动。

叶凡此时,同样背后法相浮现,十二生肖轮盘浮现而出,到了现在自然不能留手了。

叶凡在法相的加持之下,修为瞬间突破到了元婴境后期,此时其直接动用了吞天鼠的吞天之术。

秋慕白直接挥动手里的祖器秋水剑,直接再次手中法诀快速打出。

这一次,他不在留手,动用了全力。

秋慕白灵力鼓动,低语道“指天剑诀,一剑破碎。”

那剑气直接犹如实质,配合祖器秋水剑,直接好似划破虚空一般朝着叶凡斩去,气势极为惊人。

叶凡此刻鼓动灵力,施展出了吞天之术,这吞天之术暗含空间法则,可以将对手的手段,直接挪移到了空间碎片之中,是一种极为霸道的术法。

两者相互交叉在一起,叶凡的术法吞天术直接将这剑气形成的霸道剑光,一口吞了。

那秋慕白术法被破,随即一口鲜血喷出,而叶凡在吞了这一剑之后,也是身体出现了四道剑痕,显然也是伤势不轻。

秋慕白此刻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祖器长剑秋水剑重新凝聚,之前叶凡虽然吞了对方的剑,但是到了祖器那种程度的法器,都是和修士心意相通,不存在直接夺走对方法器的丝毫可能。

秋慕白此刻神情明显的凝重了许多,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难缠到这种程度。

叶凡此时法相在施展完了一次吞天术之后,也再一次的收起,修为同时跌落到了元婴中期。

秋慕白再一次的手中法诀打出,叶凡此刻身形快速移动,对付一名剑修,一定不能拉开距离,要靠近对方。

叶凡刚刚前进几步,秋慕白手中法诀完成,其低语道“指天剑诀,一剑斩空。”

那剑气比之刚才好似又强了一分,直接一个瞬间移动,将还在前进的叶凡一斩而开。

但是秋慕白确没有任何喜色,而是眉头紧蹙,虽然看到被一剑斩开的叶凡,但是心里的紧张还是没有一丝放松。

神识快速捕捉,很快就发现了端倪,原来在那,随即秋慕白就看到那眼前的叶凡瞬间破碎,而在一旁,叶凡不知道何时隐匿了身形。

此刻已经极为接近自己了,一道剑气直接从叶凡体内出现,这剑气自然就是那一道一直在体内温养的剑丸了。

如此近的距离,秋慕白刚刚反应过来,就看到了一道剑气直接朝着自己冲来。

秋慕白冷冷一笑,开口道“剑气?在一名剑修面前班门弄斧,愚蠢。”

显然对于叶凡的手段,秋慕白完全不放在眼里。

此刻秋慕白虽然失了先机,但是完全没有将叶凡的这一道剑气放在眼里,以他剑心法体,虽然比起传闻之中的剑灵之体差了不少,但也是修炼剑道的绝佳体质。

此刻连祖器都没有挥动,直接以指为剑,一道剑气斩去。

想来,自己的一道剑气,足可以灭杀对方这剑气了。

但是接下来,确发生了惊讶的一幕,那剑气犹如实质一般,威力之大,超出了想象。

直接就把秋慕白的剑指破开,并且明显威力丝毫没有减弱。

秋慕白瞬间心里咯噔一下,快速的将一面镜子拿出,刚刚拿出,直接镜子和剑气冲击在了一起。

而后镜子上面很快出现了三四道的裂缝,而此刻,秋慕白才反应过来“这是剑丸,你竟然有剑丸。”

而后镜子破碎,但是余下的威能,显然已经不成气候了。

直接被秋慕白轻松挡住,此刻叶凡没有丝毫的迟疑,对方明显刚刚放松心神。

叶凡直接九极道眼瞬间凝实,再一次施展九极道眼,比起之前,又强大了几分,如今的九极道眼,才是真正的完整版,威力比之先前,大了足足三成。

秋慕白刚刚陷入了喜色,毕竟他一名剑修若是获得了剑丸,那之后的好处实在太大了。

不过就在分心一丝的时候,突然脑海之中好似被狠狠一刺。

秋慕白身为剑修,神识之力自然远胜他人,而且他还是半步化神。

瞬间就用强大的神识,抵抗住了。

而两人瞬间各自被神识反震之力倒退了数步。

这一次反震之下,几乎是旗鼓相当,要不是叶凡不久前领悟了完整的九极道眼,刚才自以为是绝佳机会,贸然出手,恐怕现在就被对方神识反制了。

叶凡此刻心口一震发懵,也是气血不断的翻滚。

不过还是毫不犹豫,再一次的将灵力全部激发出来,图腾之力开启。

三足金乌鸣叫一声,随即一只巨大飞禽虚影出现,而后展翅高飞。

秋慕白半步化神强者,虽然接连受挫,但是也只是灵力和心神稍稍亏损而已,他不信自己会败。

秋慕白再一次施展剑诀,“指天剑诀,一剑封喉。”

随即这剑气再一次形成,一道道数量极多,犹如发丝一般细小无比,朝着叶凡击射而去。

而后和三足金乌相互擦肩而过。

此时的叶凡灵力已经耗尽,根本无法抵挡这一击,瞬间被多如牛毛的细小剑气直接斩成了千疮百孔。

而秋慕白在施展这一招之后,也是灵力大损,但是原本想象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在灭杀了叶凡之后,那飞禽并没有消失,直接一头撞了上来。

三足金乌之上的火焰,直接焚烧起来,使得秋慕白全身都被燃烧起来,不过很快被秋慕白压制下来,但是这种压制,需要灵力不断的消耗抵抗,并非瞬间就能做到的。

就在此时,原本被斩成多块的叶凡,突然再一次凝结如初,根本没有任何受伤的征兆。

秋慕白看到这一幕,好似看到了极为不可置信的画面“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明明被锁定了身形,不可能逃脱而开。”

叶凡就在刚才必死一击的时候,展开了水波流转,这才逃过了一劫。

但是即使如此,叶凡如今灵力也是全失,想要短时间恢复根本做不到,而更为糟糕的,是叶凡这时候,那枚六品丹药的副作用也体现出来了,这六品丹药的的确确是绝佳的上上品,但是一旦服下之后,短时间之内,服用其余丹药都将没有丝毫作用,否则此丹药就不会只是六品丹药了。

此时叶凡只有最后一招了,其不顾身上冒着的一缕鲜血,手中法诀再一次打出“八门遁甲,之开门开。”

叶凡在八门遁甲的帮助下,直接突破了第一境凡胎境的极限,到达了第二步,金身境,金身境同样分为九境,叶凡虽然不知道这九境是什么,但是应该现在处于第二步金身境的第一境。

钟铉好像知道叶凡的心思,淡淡的开口道“叶凡,这是锻体第二步金身境的第一境,破象境。”

秋慕白此刻灵力大半在压制体内的火焰,此刻看到叶凡竟然还有再战之力,也是大为吃惊。

叶凡此时直接一拳轰出,简简单单的一拳,第二步第一境,破象境。

一般来说,修为到达化神之后的锻体修士可以到达,拥有破象之力,霸道异常。

叶凡这在开启了八门遁甲之后,这才到达了这一步,当然无法长时间停留,最多也就十几个呼吸。

此时叶凡一拳和秋慕白的剑指相互碰撞。

轰的一下,剑指破碎,叶凡再一次,一拳轰出。

秋慕白只有招架之力,不过叶凡每一拳轰出,秋慕白虽然狼狈,但明显反抗力量在增加,很明显,就是秋慕白此时快要完全压制那些三足金乌带来的火焰之力了。

叶凡此刻心中一丝迟疑瞬间一闪而逝,再一次手中法诀打出,低语道“八门遁甲之休门,给我开。”

此刻叶凡身体竟然再一次强大了三分,但是明显体内的血液在这一刻,加速流动变得极为狂躁,此刻的叶凡竟然到达了第二步的第二境。

钟铉此刻有些担心的传出“叶凡即便以你远超普通元婴修士的体魄,这第二步的第二境,破虚境,你也只有一拳之力,这一拳过后,你将彻底失去再战之力。”

叶凡此刻突然力量再次提高,自然让秋慕白发现了端倪。

秋慕白竟然感受到了一丝生死危机,这就是作为剑修的灵敏神识,预判到了可能的大危机。

秋慕白双目紧闭,随后再次一睁开。

指天剑诀的第四次,剑破苍穹,这一剑即便是他秋慕白一旦施展,也是会大损元气的,甚至跌落境界都有可能,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秋慕白瞬间眼神坚毅,你纵使有千般手段,我都一剑破之。

“指天剑诀,剑破苍穹。”

冲天剑气瞬间犹如破曙之光,随后直接朝着叶凡落下。

叶凡此时,直接一拳隔空一击,单纯无比的攻击,没有一丝灵力波动,这就是锻体修士。

这一拳好似空间都承受不住,产生了裂缝,而周围原本被秋慕白布置下的隐匿阵法,也在叶凡的这一次攻击之下直接出现了一丝丝的碎片裂缝。

秋慕白的剑指苍穹,和开启了八门遁甲第二门休门的叶凡直接碰撞一起。

剑气疯狂的切割,而叶凡这一拳,还是落了下来。

轰的一下,秋慕白瞬间被击飞出去七八丈,而叶凡更是身体出现了十几道伤口,跌落地上,久久不能动弹。

秋慕白身体同样被这一拳的命中,胸口出现了一个深深孔洞,如今也是强弩之末。

秋慕白此刻再次爬了起来,看到远处明显已经气息要消散的叶凡,哈哈一笑,开口道“叶凡,还是本座赢了,还是本座赢了。”

言语之中,也是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快感。

不过就在此时,突然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轮盘,这个轮盘出现的极为诡异,在出现之后,四周突然出现了许多火焰。

秋慕白脸色大变,此刻的他原本就是强弩之末,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情况发生,而那火焰直接形成了疯狂火蛇,而后全部扑向了秋慕白。

原本秋慕白已经压制成功的三足金乌的火焰,好似又被重新点燃了一般,两者互相结合之后,产生了共鸣。

秋慕白凄厉惨叫的开口道“不,这不可能。”

叶凡此刻稍稍缓了过来,重新爬起,接着就看到了秋慕白身体被瞬间的燃烧干净,也是大呼侥幸。

秋慕白身体在化为灰烬之后,体内那元婴小人跑出,极为恶毒的盯了一眼叶凡,随后就想要逃跑。

叶凡此刻没有丝毫的力量对这个元婴小人阻拦,但是就在此时钟铉确出现了。

刚才叶凡的战斗,钟铉无法帮到什么忙,不过现在对付这种元婴小人,确容易的很。

其出现之后,那元婴小人好似看到了最为可怕的敌人一般,想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