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到达域外战场

不过钟铉此刻直接嘴巴里传出一股莫名的吸力,那原本跑出去大半的元婴小人,直接被钟铉大口一吸,给吞了下去。

叶凡看到这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没有犹豫,直接将对方的储物袋拿走,而后此地原本就已经开始破碎的隐匿禁制彻底的破碎了。

叶凡快走几步,朝着回去的路而去。

想来秋慕白的死必然会引起一场大的风波,之后还会出现什么麻烦事情,就真的不好说了。

与此同时,剑阁的祖祠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的钟声,守卫弟子自然大惊失色。

毕竟之前不久古阁的副阁主刚刚死去,而如今剑阁竟然也有高层陨落,当守卫弟子进入里面一看,顿时大惊。

剑阁的阁主,秋慕白陨落。

随后守卫弟子快速的上报。

很快这个消息就马上的传开。

叶凡在击杀了秋慕白之后,马上没有停留,返回了丹阁之中,现在自然不敢随便乱转,如今状态奇差无比,必须先稳固修为,恢复伤势。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虽然天元宗全力搜查可疑之人,但是当日叶凡被那名自称执法堂的弟子一路带走,竟然没有一个人知晓,而且当日那名带走叶凡的修士,后来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显然这一切都是秋慕白的手段,但是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自己会死。

对于剑阁阁主的死亡,除了俞长青心里隐约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余之人都并不清楚。

俞长青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其内心也是瞬间放松了下来。

“没有想到,徒儿真的能逃过此劫,好,真是很好。”

叶凡在这几天之中,一直在恢复实力,毕竟之前那场战斗,对自己来说,是经历过的最为艰难的一战,但是虽然身受重伤,不过好处确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是叶凡的修为,在这一战之后,顺利的突破到了元婴后期,原本修为就是处在了元婴中期的巅峰,如今经过这一次自己修行之后最惨烈的一战之后,也是顺利的到达了元婴后期,其次之前的肉体境界一直卡在了第一步凡胎境的大成,也就是锻血境的巅峰,如今终于是随着修为的提升,也终于迈出了这一步,这一步自然非常关键,预示着叶凡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锻体第二步,名为金身境,一共分九个境界,叶凡在修为突破之后,也是终于到达了金身境的第一境,破象境。

这一次生死之间的大战,收获也是最为大的一次,如今突破到元婴后期,修为到了这一步,已经在下等大陆处于一个极高的点了,而在之后的元婴巅峰,半步化神,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了。

此刻叶凡重重呼出了一口气,接着打开了这秋慕白的储物袋,这秋慕白可是剑阁的阁主,简直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其储物袋之中,究竟有什么呢

打开之后,除了近百块的极品灵石,还有就是几个丹瓶,里面放了一些珍贵的丹药,不过这些叶凡都没有多少兴趣,毕竟修为到了他们这一步,就算是丹药,也很难用来突破境界了,至于灵石,就算是极品灵石,也对修为的境界突破收效甚微。

而之前秋慕白的那柄祖器长剑,也随着秋慕白的陨落而碎成了碎片,显然,这祖器的长剑和秋慕白之间,进行了类似本命法器一把的牵连,主人一旦生死,法器也会瞬间破碎。

里面余下的就三件东西,一块不大的石头,上面明显有着浓郁的剑气,还有一枚写着一个仙字的玉牌,看起来极为的古朴,而最后,就是一把不起眼的柴刀。

叶凡看到这三件并不认识的东西,自然不会浪费,直接开口询问钟铉。

钟铉的气息明显有点古怪,其对着叶凡开口道“叶凡,之前本座吞了那个秋慕白的元婴之后,现在要开始将其消化掉,估计要有一段时间无法帮助你了,你自己要注意了,至于这三件东西,其中第一块是用来提升剑之威能的磨刀石,名为剑纹石,能帮助剑一类的法器,提升威能增强剑气,算是少见的一种东西,不过这一块实在太过粗糙,只能算是下品剑纹石,至于这第二个,写着一个仙字的玉牌就是仙玉了,当然这种仙玉不是之前你获得的那种,这种仙玉的作用,是可以去仙界指定的地方,换取一件祖器。”

叶凡回忆了一番,瞬间想到了另一个地方,那一处地方,就在域外战场,需要一枚仙玉才能进去的,之前在打扫空间战场的时候,自己去的是另一个地方,想不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在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能够因缘际会之下还能获得这仙玉,看来这一次的域外战场之行,自己说不定还能另有造化。

“至于这第三件东西,叶凡你在拿起来,好好的将灵力灌入进去,本座有些吃不准。”

叶凡随即马上将灵力灌注到了这把最不起的柴刀之中,随即就感觉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刀意,这刀意有些混乱和驳杂,总感觉里面应该另有玄妙。

叶凡停止了灵力的灌输,随即将感觉说了出来。

钟铉点了点头,开口道“嗯,此物就是一把柴刀。”

叶凡一惊,因为从这把刀之中,自己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东西应该是一件了不得东西,怎么会只是一把柴刀。

看到叶凡的表情,钟铉随即又说道“之前你不是在和秋慕白战斗的时候,对方曾经隐约提起过一个人,此人名叫苦竹吗”

叶凡想了想,的确如此,之前秋慕白说过,自己听那苦竹前辈说过,在自己一百五十岁的时候会有一场造化,而当时自己在苦战,自然没有什么心思去询问这些。

此时钟铉继续开口道“苦竹准确来说并非是一个人,或者说,哪里都有苦竹存在,此人修为到底多强无人知晓,但是他有无数的分身,分散在这诸天万界之中,行踪诡秘,到现在,都几乎没有人见

过他的本尊,而他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卜算之术,几乎号称算无遗策,但是若是能破了他所算出的事情,那就会获得极大的造化,所以在知道了这一点之后,一般被苦竹算过的人,都不会透露,苦竹到底算出的是什么,因为苦竹的算无遗策,实在是太准确了,这样的话,就反而变得很危险,在很多大的界面,苦竹的分身都是不允许被进入的,而据本座所知,这苦竹应该是在修炼一种极为神秘的气运之道,这种但凡被他算过命运的人,或多或少,都被这苦竹抽离了一部分的气运,这一点虽然是本座的猜测,但是那些大界面之中,有大能曾经公开说过这些事情,并且还有很多的证据,只是后来被慢慢压了下来,而这柴刀,就是苦竹道人在每一个界之中,都会开播出一片竹园,竹园之中有许多的竹子,这些竹子有着浓郁的木属性灵力,但是必须要有这把柴刀才行,而一把柴刀可以选择砍一根竹子,当然叶凡,此物对你来说,没有用,你以后见到了苦竹一定要有多远走多远,你是命外之人,是他们这些卜算之人的克星,所以一旦被他们知道,必然会花费任何的代价都要灭杀你,而这一次,你之所以能够顺利的突破到了元婴后期,完全没有隔膜,其实和破了苦竹的卜算对象也有关系。”

叶凡听了之后,神色也是凝重,很明显这把柴刀要找个机会处理掉,带在身上就是一个麻烦,而至于自己突破的事情,不管和苦竹有没有关系,显然这名苦竹绝对有很大的问题。

钟铉最后说道“叶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需要靠你自己了,本座需要闭关,想来等到下一次本座苏醒的时候,你一定会带给本座更大的惊喜。”

叶凡点了点头,钟铉在这一段时间之中,对于自己的帮助很大,不过如今,对方要吸收秋慕白的元婴,自然也是为了以后能够修为的提高,自然不会反对,随即两人在说了一些话。

又过了几天,门口执法堂弟子的声音传出,叶凡稍稍推算,也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该是要前往域外战场了。

此刻青雪也一同从里面出来,叶凡到达元婴后期的修为波动,自然被青雪感应到了,青雪原本以为自己的修炼速度并不慢,应该能赶上师兄的步伐,但是如今看来,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青雪的脸上,还是丝毫没有变化,两人朝着外面走去,而青雪也在几天前知道了剑阁秋慕白的陨落,她心里虽然有所猜测,但是自然也知道,此事只能烂在肚子里,不能说出去。

到了集合的地方,发现已经站了二十多人,修为大多都是元婴中期,从这些修士的脸上,丝毫看不到喜色,他们自然也知道,这一次,凶多吉少了,毕竟历届开启域外战场,除了第十次天元宗是必胜的以外,其余的都是送死,而且能安全回来的不足十分之一,域外战场,虽然说目的是击杀御兽,但是实际情况,确是两个大陆之间的厮杀。

当这一次的三十名修士一一被点名之后,青雪也在了其中,之前青雪曾经被单独的召见过,问了一些事情,天元宗的执法堂,在知道了事情之后,又知道了青雪的师傅还有丹阁的副阁主都一一的出面,这事情,就压下去大半了,最后青雪主动提议,申请去参加域外之战,这样的话,不管结果如何,此事就算过去了。

过了小半日,天元宗的宗主,冲虚子再一次的出现,在其出现之后,每个人都提起了精神,即便如今真的是去送死,那至少也要走的轰轰烈烈。

冲虚子说了一些关于域外战场的事情,还有就是为大家鼓励,只要参加这一次的域外大战,能够活着回来,天元宗将直接提升你为长老,并且,还有其余奖励,而至于你在域外战场获得的积分,积分所兑换的东西,天元宗也一点都不会收取,这一点让大家尽管放心。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是所有的修士几乎都知道,这一次出去,九死一生,想要活着回来,太难太难了。

就在此时,突然天空出现了一阵阵的波动,冲虚子点了点头,开口道“好了诸位,废话本座就不多说了,你们也知道,域外大战的重要性,和残酷性,到了那边,都好自为之吧。”

此刻天空一艘五色飞舟缓缓的降临,冲虚子神情肃然的站立,而从飞舟里面,走出了几名修士,这几人修为波动都是化神境,而且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不受天道压制的气息,显然,这些人有着不同的身份,就算是这一方天地,都无法对他们造成压制修为。

叶凡在知道了天道其实也是由修士控制之后,倒也没有露出多少奇怪了,既然是人为控制,那域外战场的修士,说不定和控制大陆天道规则的修士出自同一个地方。

飞舟之中,走出了四名修士,为首之人化神中期修为,其余几人都是化神初期。

那为首之人其对着天元宗的宗主开口道“冲虚子,这一次的参加域外战场之人都到了吗”

冲虚子赶紧深深一拜,开口道“回禀特使大人,都到了,一共三十名弟子,和二十名候补弟子,人都在这里了。”

这名特使,自然就是那孙护法,其朝着所有人一眼看去,每个人在被其眼神看过之后,都是心里咯噔一下,极为的不舒服。

这名护法看到修士的整体修为,也是摇了摇头,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天元大陆的事情,他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略微还是知道一些的,他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参与进去,他的任务,只要将这些修士安全的带过去,等到一年之后,在将他们之中活得带回来就行了,当然前提是还有活着的修士。

随即,这名孙护法也不废话,直接让叶凡一众人陆续的安排走入飞舟之中。

叶凡也是顺从的走入了飞舟里面,在按照所处的编号,走入对应的房间之中。

叶凡有些感叹,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遥想当时,自己还是一名练气境的小修士,如今确也是成为了元婴后期的修士,真是岁月不饶人。

很快,飞舟再一次的启动,他们一行人,也告别了天元大陆,这一次的叶凡,心境也完全不同了,之前的一次,自己修为还低,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如何,如今这一次,看到的天元大陆之外的景和物,心境也完全的不同了。

“这才是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不能再一个小小的天元大陆束缚住。”

此刻的叶凡心情非常的平静,慢慢的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很快飞舟就在域外飞行了大半个月,一切都是极为顺利,想来这种域外战场的飞舟,没有几个不开眼的敢随意的阻拦,此时在飞行了大半个月之后,终于渐渐的停了下来,这里叶凡之前也来过一次,那时候自己只是练气境。

此刻所有人,按照顺序,依次一个个下来,按照所属的序号,那些正式参加域外战场的,需要进行一场威压的试探,这一步非常重要,若是你连威压试探都抵挡不住,那根本就没有进入域外战场的资格。

这也是为何要有候补修士的原因,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毕竟每一次空间战场开启之前的威压测试,总有一部分人抵挡不住,若是连威压都抵挡不住,那怎么去击杀御兽。

此刻正式的三十人,被统一带到了一处巨大的广场,这空荡荡的广场之中,有着一个个的蒲团。

然后在此地的一名域外特使开口道“本座名叫孙泉,是负责本次威压测试的,你们每个人现在选择一个蒲团盘膝打坐就行,若是通不过威压考验,直接抹杀,域外战场的名额珍贵无比,不是让你们来凑数的。”

此人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说出来的话,确让人胆寒,毕竟一旦抵挡不住,就地抹杀,实在是太危险了。

明显有的元婴中期修士露出了一丝胆怯,有很多修士,之所以过来,纯粹是没得办法,也不是他想要来,而这些天元大陆的修士可能并不知道,在其它有的大陆,为了争夺名额,往往要经历一轮又一轮的淘汰赛,最后才有可能获得珍贵的名额,而非天元大陆修士一般,需要指定。

此刻在所有人盘膝坐好之后,那特使就开口道“只要坚持十个呼吸,就算成功了,在威压降临的时候,任何修士都不允许站起来,谁站起来,本座直接将其抹杀。”

叶凡看了一眼远处的青雪,稍稍有些担心,不过青雪好像知道有人在看自己,转过头之后,看到了叶凡,微微点了点头,叶凡也点了点头。

此刻这名叫做孙泉的特使,也不再废话,直接将此地的威压阵法激活,此地的威压,是相当于一名化神境后期修士的全力散开修为波动,若是你修为太低,灵魂之力太差,则会被影响,从而迷乱心智,而通过阵法的加持,这股威压是可以做到几乎相同的,降临在每个修士身上,都是同一强度的,这样的话,就显得非常公平。

随即所有人开始了威压降临的考验。

叶凡就感觉到了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盯着,不过此刻体内的云图自动的转了起来,那种盯着的感觉瞬间消失,其实就算云图不运转,这股威压最多也就让叶凡有点被窥视的感觉,至于对于叶凡心境的影响,那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叶凡当年可是被第三步强者盯着看过的,早就灵魂坚韧异常了,何况这仅仅只是一道化神后期修士的凝视,这种除了让自己有点被窥视的感觉,至于其他,哪怕盯上一天一夜,都无所谓。

而叶凡这里在轻松抵挡,但是再看看其余之人,明显坐在蒲团之上的修士,有很多开始了东倒西歪,坐立不稳了,他们就感觉被一头远古巨兽死死的盯住,身上的灵魂之力都出现了混乱,在者更是因为本身的灵魂之力并不强,很容易就被强大的灵魂之力带动。

终于在第七个呼吸的时候,有人大喊一声“难受,太难受了。”

接着其就站了起来,随后想要逃跑,不过就在这名元婴修士刚刚站起来的刹那,一道黑色光芒从那名特使手中散出,直接将这名修士一斩为二,连元婴都没有来得及跑出,就这样死去了。

周围原本有的人也要坚持不住了,但是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就咬了咬牙,不过在第八个呼吸之后,陆续又有几人被就地斩杀。

终于在第十个呼吸之后,所有人身上那种难受至极的感觉瞬间都消散了,青雪此刻已经满头大汗了,她的修为毕竟太差了只是元婴初期,其能够坚持下来也是非常不容易,而青雪能够坚持下来,倒是让那名特使产生了一些兴趣。

这名特使缓缓的走到了青雪一旁,明显对其传音了几句,不过青雪好似摇了摇头,那特使明显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回到了本来的位置。

这名特使对着下方还剩下的二十四名修士开口道“好了,你们先去西阁休息一日,明日域外战场就会正式开启。”

所有人纷纷松了口气,叶凡走到了青雪一旁,随即两人一同朝着西阁走去。

到了西阁里面,叶凡还是有些担心的开口询问道“青雪师妹,刚才那名特使对你说了什么,看样子你还拒绝了他,师兄看到此人好像有些生气。”

青雪见到叶凡如此关心自己,脸色也是稍稍一红,随即有些生气的开口道“那名特使要我作他的小妾,我怎么可能答应,那种修士虽然是化神境修士,但在我眼中,确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还要做小妾,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