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云溪:…………

原来是为了这个!

教母??

夜云溪陷入了沉思。

她看向帝君邪,帝少伸手轻轻勾住她微胖的腰身,又给她倒了一杯从家里带来的,自己压榨的复合果汁。

“咱们家,你说了算。”

瞧瞧,这人的嘴也是会越变越甜的啊!

夜云溪眯了眯眼睛,心里美滋滋的接过果汁一饮而尽。

今天大家约好一起来撸串,夜云溪愣是一口没吃,帝君邪在旁边摆出一堆自家里带出来的吃食,就这些就够夜云溪吃一天的。

正说话的时候,包间门推开,冥思夜带着白景琛和黑水诚也走了进来。

“怎么来晚了?”

夜云溪回头问。

白景琛推了推眼镜,微微一笑:“路上太堵车了,不然早就到了,这位就是莉莉丝小姐?真是位雍容华贵的美人。”

莉莉丝还没表态呢,她男人玛雅先喷了,噗,雍容华贵?说谁呢?说的是谁??

莉莉丝抬腿狠狠踩了玛雅一脚,高跟鞋的鞋跟又尖又细,差点没把玛雅脚丫子踩出个窟窿,好在血族天生恢复能力强,玛雅一咬牙一皱眉,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呵呵,都是朋友,别这么见外!”莉莉丝笑眯眯让座,在这几个人面前俨然就是西方上流社会古老贵族家的千金小姐,仪态万千。

黑水诚一坐下就开始撸串,一边吃一边道:“云溪,你这什么时候预产期?我看你状态很好啊,我姐生孩子的时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怕一不小心颠出来!”

所有人:…………

白景琛捂脸,你可快闭上嘴吧!

这特么的得亏了是自己人,这要是个外人说出这番话来,不用云溪动手,帝少都能送你去轮回了。

白景琛瞥了眼帝少的脸色,见他只是淡淡的瞥了黑水诚一眼,便不再出声。

可白少到底是白少,心里咯噔一声,伸手按住黑水城的脑袋往自己这边扯,假装训斥:“你姐体制那么虚,能跟咱们小学妹比吗?咱们小学们当年称霸君耀,一个人虐咱们一群,生个孩子不跟玩儿似的??”

黑水炎不耐烦的拍掉白景琛的手,蹙眉细细一琢磨,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便又扭头,直接又扎到夜云溪身边去了。

白景琛叹了口气,觉得心累。

孩纸啊,本少爷救不了你了,你还是早做准备吧!

“哎,那云溪,男孩女孩儿啊,医院定好了吗?到时候可得第一个先通知我,我要送我未来外甥女个大红包!”

夜云溪笑笑:“自然。”

黑水炎继续道:“哎我跟你说啊云溪,刚来的路上出了件大事儿,冥思夜在路上被人报复了,还是个超级无敌大美女……”

“黑水诚!”冥斯耀的声音冷冷响起,黑水诚缩了缩脖子,笑眯眯回头,伸舌头做鬼脸:“吼我也没用,现在我左边有白景琛右边有夜云溪,你哪个都不能动!”

冥思夜:…………

尼玛!!!

黑水诚继续嘚瑟:“那美女一上来就认定冥斯耀对不起自己姐姐,直接撞了冥斯耀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