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魏开华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

秦浩刚才在跟陈老对战的时候,一定已经消耗了很多。

这不,他已经在节节后退了。

所以,他现在怎么可能还会是吴家主的对手呢?

刘志超也是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秦浩不可能还能是吴家主的对手。

擂台之上,秦浩还在跟吴家主交战着,一道道气劲切割在花岗岩的地面上,瞬间割出一道道裂痕。

“白云掌!”

最后,吴家主怒吼了一声,一只银白色的气劲手掌轰向秦浩。

众人见状,全都脸色一愣。

吴家主这么快就施展武技了?

这是要分胜负了吗?

轰隆隆!

瞬间而已,这个银白色的气劲手掌就把秦浩覆盖了其中。

众人全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向擂台之上。

秦浩还能不能接下这一招呢?

丁三爷更是紧张无比,不停的深呼气。

“秦浩要悲剧了。”

魏开华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

他仿佛看到了秦浩就被吴家主一掌打废的情景。

砰!

突然,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随即,一道身影从擂台之上飞了下来。

噗!

这道身影还在半空的时候就张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砰!

最后,这道身影撞在了擂台之下的一块巨石上。

“是谁?”

有人紧张的问道。

众人全都扭头一看,下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发现这道身影竟然是……吴家主。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靠!我没看错吧?吴家主败了?这怎么可能啊?”

“丁三爷请来的这个外援到底是什么妖孽啊?”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全都一脸的惊愕,纷纷议论不已。

他们还以为吴家主施展出了武技,秦浩肯定要败了呢。

毕竟秦浩看起来一直都处于下风。

怎么看都是吴家主想快点结束战斗,节省体力而已。

没想到吴家主竟然败了?

这怎么可能?

丁三爷也是愣了一下,随即激动得直接跳了起来。

秦先生竟然赢了?

太好了!

黄松波则是张大了嘴巴,一脸的不敢置信。

秦浩竟然又赢了?

同时,他内心更是惊慌无比。

秦浩越是妖孽,他越是害怕。

他害怕秦浩会找他算账。

魏开华等人也是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特别是魏开华,更是脸色涨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刚才他可是说了,如果秦浩能赢,他就直播吃屎。

没想到……秦浩还真的赢了?

这还真是打脸够快啊。

魏宝东则是嗖的直接站了起来,双目灼灼的盯着秦浩。

就连廖家和张家也是抬头看向擂台,眼神微眯。

丁三爷请来的这人,似乎……有点妖孽啊。

“家主,你没事吧?”

吴家之人全都跑去过把吴家主扶起来,紧张的问道。

吴家主神情痛苦,抬头看向秦浩,惊愕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擂台之上,秦浩脸色苍白,盘膝坐在地上。

他没有回吴家的话,而是看向四周,道“还有谁……不服的吗?”

这……

四周的众人听到秦浩这话,全都神情一怔。

秦浩这话还真是够嚣张的啊。

不过,一想到他接连打败了两个气境宗师,众人内心又一阵释然。

秦浩确实有嚣张的本事。

魏开华看向魏宝东,问道“爸,你要上场吗?”

魏宝东抿着嘴,紧紧的盯着秦浩。

秦浩此时脸色苍白,而且神情萎靡,怎么看似乎都要不行了。

但是不知为何,他内心却是有点直打鼓。

其实不仅仅是他,在场的很多人也是同样如此。

因为秦浩刚才也是喘着大气,但是还是把吴家主打败了。

“爸,秦浩现在已经帮我们把吴家的主要战力都废了,我们快点出手吧。”魏开华快速的说道。

他想马上看到秦浩被他父亲踩在脚下。

魏宝东思索了一会儿,正想上台。

“好了,你不用逞强了。”

这时,一道淡淡的这片空间响起。

咻!

只见一道黑影从远处的山上飞掠而来。

瞬间而已,这道黑影就来到了擂台之上。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穿黑袍,皮肤干枯,眼眶深陷,而且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圣使?”

在场的所有势力掌舵人全都神情一凝,急忙站了起来。

就连廖家张家等人也是一脸的恭敬,道“欢饮圣使。”

没错,这个中年男子正是黑巫教的圣使。

每年都是他出来带巫兰大比前三的势力进到黑巫山朝圣。

圣使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扭头看向秦浩,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

秦浩见状,内心一个咯噔。

难道这圣使看出什么来了?

最后,圣使抿了抿嘴,道“你叫什么名字,代表哪方势力?”

秦浩站了起身,微微点头,道“秦浩,代表丁三爷的势力。”

圣使沉吟了一会儿,道“你不用比了。”

什么?

秦浩闻言,内心一愣。

难道这圣使真的看出什么了?

擂台之下的众人也是全都脸色一愣,诧异的看向圣使。

这是什么情况?

丁三爷则是一脸的焦急之情。

秦浩可是有望能获得第三名的啊。

圣使看了秦浩一眼,道“你不用再比了,本使破例给你和你代表的势力获得朝圣的名额了。”

什么?

众人闻言,全都脸色一愣。

这是开了绿色通道?

随后,众人看向秦浩,脸上都带着羡慕之情。

丁三爷更是激动得浑身颤抖。

魏开来等人则是一脸的惊慌。

秦浩竟然如此受圣使的宗师?

这对于他们魏家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他们跟秦浩有恩怨啊。

秦浩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道“多谢圣使。”

圣使看向秦浩,微微点头。

秦浩才二十岁出头而已,竟然就已经是气境小成的宗师了。

这说明他的武道天赋十分妖孽。

“刚好大长老最近似乎想收徒,如果我把这小子带回去,拜他为师,大长老肯定会高兴无比。”

圣使想到这,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自己给大长老带回去这么一个妖孽徒弟,大长老的赏赐肯定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