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勇也就愣了一下,赶忙把大碗放在地上,不知道从哪来摸出一副筷子,自来熟的就伸进千凌手中小盆内。千凌也不缺吃食,很大方的把小盆往陈鸿勇跟前挪了挪。

陈鸿勇从吃第一口便停不下来,后来直接把小盆从千凌手里抢过来,吃的连汤都不剩。

陈鸿勇意犹未尽的离开后,整个营帐安静下来,千凌不想理会其他人不善的面色,盘膝打坐。

终于有一人忍不住低声嘀咕,“真不知怎么想的,和想要她命的人走的那么近。”

剩下的人都不做声,说话之人也觉得自己太唐突,忙住了口,千凌本以为不会再有人说话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说道,“兰灵,你还是小心点,他吃人……”

后面的话被捂住听不清,千凌睁开眼睛,看到那名关心小黑的女弟子正被一人使劲捂着嘴。

思索片刻,千凌低声说道,“你们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当时不提醒我?既然害怕那就不该有意见。”

千凌的话非常不客气甚至带着蔑视,捂住那女弟子嘴的人忍不住松开手低声咒骂,“不识好人心。”

千凌冷笑,声音冷厉,“你们的命都是我救的,真不知道谁是好人!”

一句话问的几人哑口无言,也没了怨气和怒火,个个垂着头不说话。那名女弟子见没人再拦着自己,赶忙凑到千凌身旁也盘膝坐下。

这女子好几次表现出来善意,千凌见她有话要说,便笑着点点头。

女子盯着千凌眼睛一眨不眨的说道,“我叫小竹,小菊是我姐姐。”

千凌露出诧异的表情回看向小竹,虽然什么也没说,却明显表现出她知道小菊是谁。

小竹见千凌毫不隐藏大方承认,隐隐透出激动,忙低声问道,“兰灵道友知道我姐姐?”

千凌轻点下头,也压低声音回答,“我听王军说起过她。”

“王军?他为什么会说我姐姐?他人呢?”小竹急切的问道,声音不禁都高了两分。

千凌看向其他几人,见他们全都朝这边看过来侧耳倾听,虽不知这几人的关系,心想他们同为外姓弟子,看到同伴遭遇不测,心有戚戚的同时也会担心厄运转到自己身上。

于是把声音提高一度用营帐内所有人都能听清的声音说道,“王军想杀我,被我杀了,”知道小竹着急便接着说,“他死之前说这个小队以前也有名女弟子在被狼群围攻的时候死去,名叫小菊。”

捂小竹嘴的男子这时走到千凌旁边盘膝坐下,面带痛楚的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当时就在小队内,那天发生的事和前两天差不多,狼群越来越多,队长让我们分散撤退,我和小菊是朝同一个方向撤离,我亲眼见到狼群将她围住,撕碎她的衣服和整个人。”

男子后胸膛起伏,咬牙切齿的继续说,“狼群放过我们所有人,将小菊团团围住,人都撕碎了为什么还围着不放?事后我仔细回忆了小队进入虎啸山的全部过程,队长一向眼高于顶,却在出事的那天亲近过小菊,好像还揽过她的肩膀。”

千凌挑挑眉问道,“是同一个队长?”

男子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