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凌听完男子的话,定定的看着他,然后问道,“狼群围攻的时候你让我扔掉外衫,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什么?”

男子点头回答,“我见队长那天故意亲近你,就多了个心眼一直偷偷盯着她,她拍过你的肩头,然后她便洗了手,我猜测她是不是把什么涂抹在你身上。”他又担心千凌怪罪他没有早说,赶忙补充道,“我不确定,所以一直都没说。”

千凌点点头冷笑一声说道,“你猜测的不错,她把一种药粉涂抹在我身上,她就不想想我是丹门弟子,怎么能闻不出那药粉的味道,”然后有些不屑的又说,“居然是一贯的伎俩。”

男子不再说话,小竹却问,“兰道友,你知道是谁想要你的命吗?”

千凌没有回答而是好奇的反问,“你这样问是何用意?刚才你们不是说我和想要我命的人走的近?”

刚才说这话的人脸上一阵红白,咬咬牙一狠心说道,“我们这些出外做任务的弟子都归陈鸿勇管,那个王军就是他的走狗。”

千凌轻笑一声,然后说道,“你说的这些王军都交代了,所以我一回营地就去找陈鸿勇对质。”

这时旁边有几人面露鄙视,千凌没理会他们的暗自猜测,而是继续说道。

“我去总队长营帐找陈鸿勇,结果他二话不说就想要我的命,”看到周围人的表情随着自己的话变得精彩起来,千凌内心暗自好笑,这几人虽有防人之心,却心地单纯。

她故意停顿下来,看几人目露焦急的等她继续说,这才慢悠悠的讲道,“结果陈鸿勇打不过我,被我痛打一顿后便痛哭流涕把什么都交代了。”

千凌满意的看着营帐内几人脸上的吃惊,不可思议等等多种表情。

这时小竹突然露出急切的目光,一把抓住千凌的手问道,“兰灵,你快说到底是谁背后指使杀了我姐姐?”

千凌没有急着回答小竹的问题,而是看向营帐内其他几人,他们注意到千凌的目光,全都默默不做声,其中一人最先站起来走到小竹身侧坐下,随后几人也纷纷走过来坐在小竹的身侧。

千凌微微有些动容,没想到这几人还挺心齐,于是问道,“你们几人什么关系?”

最先走过来的男子回答道,“我们几人和小菊在一个小队很多年,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虽然不是血缘的兄弟姐妹,却早已结拜,小菊当年的死老七一直都耿耿于怀。”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被叫做老七的那位就是捂住小竹嘴的男子这时说,“小竹是小菊的妹妹,我们都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看,小菊死后小竹来找我们,说觉得姐姐是被人设计杀害,让我们帮她找出真相。”

千凌点点头看向小竹问道,“你如何肯定小菊是被人设计杀害的?”

小竹思索了下回答,“姐姐出事之前失踪过一段时间,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小竹说着看向其他人,那几人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她所说,她这才接着说道,“姐姐回来后最初非常开心,她还悄悄告诉我以后不用再看陈鸿勇的眼色行事,但没多久之后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但我看得出她非常不安和焦躁,甚至有些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