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凌现在已经把小菊失踪和王军所说对上了号,但她没有给出答案,这几人尤其是小竹表现出来的单纯,如果一旦知道真相,会怎么做?其他几人会怎么做?

华锋作为剑宗掌门,代表着剑宗也代表着修仙路上的指引,不要说小竹也许会飞蛾扑火般的找华锋报仇,单说这个答案一旦让他们知道,这几人内心的梦想可能就会崩塌,修仙之路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于是千凌不回答,而是问道,“现在你们已经肯定小菊是被队长害死的,队长已死,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追查的?”

小竹使劲摇头,“队长虽然是直接害死我姐姐的凶手,但我知道她也只是被人利用,幕后还有其他人。”

“队长幕后的人不就是陈鸿勇吗?”千凌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又问道。

小竹和其他几人面面相觑的看了几眼,老七忍不住说道,“小菊是个非常守信之人,从未不打招呼便私自离开,但她出事之前却失踪了好几日,回来又对小竹说了那样一番话,我觉得小菊的死肯定和她的失踪有关”老七顿了顿压低声音说道,“我猜测小菊是被灭口的。”

千凌暗自佩服几人的判断力准确,但脸上却未表露分毫,也压低声音问道,“你们是说小菊失踪肯定是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然后被杀人灭口?”

几人分纷纷点头,小竹语气中流露出悲痛,“我和姐姐以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后来家道中落又落了难,父母双亡后她带着我在乞丐窝内混日子,姐姐非常要强,就是当时做乞丐她也能讨到最好的食物回来。”

小竹抬起头看向千凌又说,“我和姐姐能进入宗门全是运气,有次出去讨食正巧遇到一位道长,他看我和姐姐资质不错就把我们两人带回来,。”

说到这里小竹停顿了片刻,眼神有些闪烁,“兰灵我们和你不一样,虽然都是记名弟子,但我们是外姓弟子,没有靠山万事都要靠自己,宗门看似光鲜亮丽,其实更加吃人不吐骨头,生死都在一线之间,姐姐拼命修炼终于进入外姓弟子最优秀的小队”

小竹越说越哽咽,再也说不下去的时候老七接过话,“小菊比我们几人都努力,每次问她为什么那么拼命,她都说自己还有个妹妹,她想让妹妹过上好的日子。”

千凌大概猜测到小菊为什么会被掌门当作炉鼎了,她需要的多弱点就多,就越会被人利用,但她又有什么错?努力有错吗?有目标有错吗?唯一错的就是太相信他人,命运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依靠别人。

看着小竹期盼的目光,千凌更加不想告诉她实情,小菊一心希望给小竹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替她报仇葬送性命。

“你们说的很有道理,但王军没有说过这些事,所以我不知道谁是小菊死亡的幕后黑手,”千凌叹气露出遗憾的表情继续说道,“陈鸿勇看似现在对我格外照顾,但你们别忘了,让队长弄死我的人也是他,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需要时间才看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