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在离渊界等着我们,到时候再一起并肩作战!”

看着云笑话落之后,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身影,灵丸不由大喊了一声,让得那道身影微微一颤,却没有回头,只是抬起手来轻轻挥了挥。

“真的……还能再见吗?”

莫晴心情有些低落,看着那消失的背影喃喃出声。

一时之间,就算是话最多的柳寒衣也没有再开口,想来也是一样的心情。

“喂喂喂,你们不要这样嘛!”

见状灵丸不由大呼小叫起来,似乎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打破离别的愁绪,此言出口后,众人都是拿眼盯着他看。

“咱们连离渊界也去不了呢!”

许红妆幽幽说了一句,而这也是事实,从云笑的口中,他们尽都清楚,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离渊界的。

或许那所谓的踏天令,在离渊界大人物眼中并不算什么珍贵之物,可对于九重龙霄的强者来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了。

那可以说是打开离渊界通道的钥匙,至于最终能不能成功通过这条通道,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但前提是要先拿到这枚钥匙。

这么多年以来,离渊界下界的强者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至少他们在宗门内是没有看到过记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故意抹去了。

云笑能遇到沈星眸,可是他们却不认识离渊界的任何一个人,想要得到踏天令,根本就是奢望,因此他们才如此惆怅。

“大哥说了,想去离渊界,并不是只有生死踏天路这一条路!”

这个时候赤炎倒是颇为冷静,听得他此言一出,就连被众女盯得有些发毛的灵丸都是眼前一亮,陡然想起云笑说过的话。

“对对对,没有踏天令,那咱们就自己修炼,我就不信凭先天混元一气体,还突破不到仙品之阶?”

灵丸越说越兴奋,这番话出口后,旁边几女刚才惆怅的心情也瞬间烟消云散,要知道可不仅仅是灵丸身怀逆天躯体的。

无论是柳寒衣还是莫晴,又或者是薛凝香许红妆,他们各有各的造化,各自身怀得天独厚的仙体神体,或许就是他们在九重龙霄突破到仙品之阶的资本。

既然苍龙帝龙破玄和那异灵皇都能突破到仙品之阶,自己又为何不行?

而且除了这一条路,让他们死死去等踏天令从天而降,无疑更是虚无缥缈。

“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不会已经成为离渊界最强者了吧?”

一旁的薛凝香心情好转之后,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让得诸人面面相觑,暗道这个可能,还真不是没有。

毕竟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仙品之阶,若是过个几年十年,说不到到得离渊界之后,已经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没看云笑在潜龙大陆,在腾龙大陆甚至是这九重龙霄,都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达到最强境界了吗?

“那咱们可得加快速度了,离渊界的精彩,我可不想错过!”

柳寒衣眼眸之中异光连闪,下位面三座大陆的精彩,云笑固然是主角,但都没有缺少他们的身影。

最高位面的精彩,他们同样想要占据一席之地。

当下众人不再惆怅,各自掠身而出,朝着来路掠回,也不知道当他们突破到仙品之阶的时候,离渊界又是怎样的一番天地呢?

…………

唰!

没有再去管身后诸人的云笑,一路朝着前方掠去,当某一刻来临之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进入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刚才在外间看到的一座山峰,此刻自山脚起,赫然是出现了一条宽约数尺的小路,路旁树立着一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石碑。

“生死踏天路!”

云笑看着石碑上的字喃喃出声,最终肯定了这就是所谓的踏天路,只要踏上这条路的顶点,便能真正进入离渊界之中。

“生死踏天路,既为造化,也分生死!”

这一刻云笑想到沈星眸在提到踏天路的时候,给自己的忠告,暗道这么一条看起来没有什么危险的小路,恐怕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啊。

若就这么一步步走到顶点,就能进入离渊界的话,那生死踏天路也未免太无趣了,这可是让九重龙霄修者通往离渊界的考验。

离渊界那些大人物必然自视甚高,因此才制定出这生死踏天路的规则。

哪怕是有人下界看中合适的修者,也必须得通过生死踏天路的考验,才能真正进入离渊界。

单单从山脚到山峰,也就那么几千丈的距离,如果只是一条普通的小路,又岂能难得倒云笑这般的半仙之品强者?

“到底有什么危险?”

云笑在山脚石碑边上观察了半晌,也没有感应出任何的危险。

反而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赶紧上路,赶紧通过踏天路的考验,就能进入离渊界了。

“不管了,先走一走再看!”

既然感应不出踏天路的危险,云笑也猜到可能要走上去才能知晓,因此他并没有纠结太多的时间,直接抬起右腿,便要踏上第一步台阶。

“嗯?”

然而当云笑右脚脚掌刚刚要踏上那第一步台阶的时候,心头陡然生出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对于自己的直觉,他还是相当自信的。

能让云笑都产生这样的危机感,说明危险肯定极大,甚至是致命的危险,在这样的地方,他可是半点都不敢怠慢。

“上啊!上啊!”

就在此时,就在云笑右腿微微一滞的时候,其脑海之中却是突然传出一道催促之声,无形无迹,却又清晰可闻。

“嘿,这么着急让我踏上去,难道是有什么阴谋?”

脑海之中传来的感觉,反倒是让云笑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听得他轻笑一声,直接就收回了自己的右腿。

他已经可以肯定,踏上去一定会有致命的危险。

“灵魂祖脉之力,启!”

收回右腿的云笑,完全没有去管脑海之中那依旧在催促的声音,听得他低喝一声,紧接着那双眼眸,已是变得漆黑一片。

当云笑突破到半仙之品后,体内的十多条祖脉之力,也有一个质的提升,尤其是这灵魂祖脉,似乎也发生了一种质变。

比如说此时,当灵魂祖脉之力被催发,云笑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之中,顿时呈现出一副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景象。

先前那条直通山顶的道路,已然在云笑的视线之中消失不见,反倒是在左侧约莫一丈之外,重新出现了一条羊肠小道。

这条小道的宽度,比刚才那条道路还要窄上几分,但此刻呈现在云笑灵魂之眼时,却是让他异常兴奋。

“原来如此,刚才那条路竟然是假的!”

云笑反应极快,瞬间便是明白了一些东西,暗道这生死踏天路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在这第一步,便蕴含着致命杀机。

他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刚才真的一步踏上了那条路,即便不会被瞬间击杀,恐怕也会在此后一直迷失在这条路上,永远到不了尽头。

要是换一个普通的至圣境巅峰强者前来,恐怕就不会有云笑这般的好运了。

任何一个得到踏天令的九重龙霄修者,都会迫不及待进入踏天路吧?

云笑的谨慎,还有那强大的灵魂祖脉之力,让得他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就找出了真正的踏天路,让得踏天路的第一重考验无功而返。

经此一事后,云笑心中无疑是更加慎重了几分,这第一关都是如此诡异,此后的踏天路上,必将面临更多的生死考验。

“那就……开始吧!”

云笑深吸了一口气,也没有收敛自己的灵魂祖脉之力,径直朝着左侧跨去,而他脑海之中的那道声音,似乎变得有些恼羞成怒。

“给我滚出去!”

既然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云笑自然不会再顾忌那道声音,直接在脑海内大喝了一声,灵魂祖脉爆发而出,瞬间将其击得灰飞烟灭。

嗒!

当云笑右腿脚掌踏入那正确的踏天路时,先前的那条道路瞬间消失不见。

看来他这一次是赌对了,只有这条无形的小路,才是真正的生死踏天路。

“来吧,我倒要看看,还有什么牛鬼蛇神!”

云笑整个身形没入踏天路之中,而让得他有些意外的是,开头的十步台阶,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的危险,倒是白担心了一场。

“咦?”

可是当云笑一步踏上第十一级台阶之时,却是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袭来,让得他膝盖一弯,差点直接跪倒在地。

“这是什么?”

云笑脸色有些凝重,他强大的灵魂之力能感应到那股压力,可以他如今的肉身之力,能将他压弯的力量,恐怕至少也得达到同样的半仙之品吧?

到了这个时候,云笑已经有些明白这生死踏天路的一些底细了。

恐怕是每十级台阶一个层次,达到这十一级台阶之后,新一轮的考验,已是悄然来临。

云笑担心的不是此刻的这种压力,虽然他刚才猝不及防,差点被压趴下,但反应过来之后,这样的压力,却并不能真正阻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