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宫正殿。

谢小白亦步亦趋地跟在王公公身后,手中的托盘端得极稳,用来保温的食盒从头至尾都没有晃动过一下。

王公公在垂幔前停下,从食盒里端出冒着热气的南瓜粥,躬身将南瓜粥送到垂幔外,轻声问道:“太后娘娘,小厨房送来了暖胃的南瓜粥,您要不要用些?”

一只白皙细嫩的手伸了出来。这只手保养得宜,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四十来岁女人的手。

“滚。”

这只手掀翻了王公公手里的琉璃碗。

所有宫人应声而跪。

在距离谢小白一臂距离之外,琉璃碗倒扣在地面上,琉璃制成的牡丹花瓣碎了一地,橙黄色的粥液在羊绒地毯上流淌。

王公公的手上、托盘上以及半透明的琉璃花碎片上,都沾着橙黄色的蜜液,南瓜的甜香在整个居室蔓延。

宫人们不约而同地咽了一口口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打翻的南瓜粥。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南瓜粥看起来怎么那么好吃?

蓬莱宫所有宫人口中都控制不住地分泌口水:他们想吃这南瓜粥想吃到心痒痒的地步。

太奇怪了,他们在袁太后身边伺候,也算是得脸的宫人,连燕窝鱼翅都吃过,怎么就对这一碗南瓜粥念念不忘,情有独钟?

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心中已经做下决定。

今天去司膳司拿午膳的时候,顺便让司膳司给他们做一碗南瓜粥。

“还愣着做什么?”王公公挥了挥拂尘,“赶紧把地上收拾喽!”

谢小白伸手去捡琉璃碎片,一片片沾着南瓜粥的琉璃碎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金黄色的光。

“这粥是你做的?”

谢小白的头顶响起一道娇媚的女声,激得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差点就把玻璃碎渣子丢回地上。

这袁太后都一大把年纪了,声音怎么就这么矫揉造作呢?

“是。”谢小白把手里的琉璃碎片稳稳当当地放到托盘上,这才停下手中的活计,静待袁太后的下一步指令。

她头顶的垂幔被撩起,袁太后穿着亵衣,半躺在床上。

她吩咐道:“闻着挺香,再去盛一碗过来罢。”

宫人不敢抬头,但心下都在想:得,这南瓜粥能令吃遍山珍海味的袁太后都夸上一句,想来定然不凡。

他们在心里默默数着时辰,惦记着午膳加餐的事儿。

……

谢小白服侍着袁太后用了膳。

袁太后喝了热乎乎的粥,觉得胃里面暖和了起来,火燎燎的感觉褪去了不少,舒畅地展开眉头。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是司膳司的粗使宫女潇白。”

“潇白,名字不错。”袁太后重新躺回床上,两名美婢放下床边的垂幔。

谢小白收拾完碗筷,便告退了。

王公公见袁太后这会儿心情不错,便提起早上的小事来。

“娘娘,今日负责蓬莱宫早膳的典膳还在掖庭狱里,不知娘娘准备如何发落她?”

至于其他涉事宫人,除了那两个来蓬莱宫小厨房的,其他人都没留下命来,自然无须再提。

一阵寒风吹开蓬莱宫的宫窗,窗外一朵朵寒梅已傲俏枝头。

袁太后闻着梅香,闭上眼睛。

她道:“白梅的颜色太过寡淡了,见点血色才好看。”

王公公接了旨意,便要去掖庭狱发落那典膳,袁太后又随手指了一下谢小白的背影,道:

“本宫瞧着,那唤作潇白的宫女不错,让她顶上那个典膳的差事罢。”

“等等,这是本宫任太后以来,头一次正儿八经下懿旨。”袁太后来了精神,由宫人服侍着穿上外氅,“取笔墨来,本宫要亲自拟旨。”

王公公忙狗腿地在一旁磨墨,“娘娘英明!您这懿旨一下,后宫那起子人便能看清楚,如今谁才是这后宫真正的主人了!”

……

谢小白先拐去冷宫,看看公主的情况。

冷宫没有炭火,公主早早就被冻醒,再也睡不下去。

她做了五年傀儡皇帝,长年的养尊处优,让她忍不了自己的不修边幅。

这会子,她便正趁着雪后初晴,把自己的亵衣洗了,在破败殿宇的天井那儿找了棵树支起晾衣杆晾衣服。

“你怎么来了?”公主瞥了一眼站在院门口的谢小白。

她脚下垫了一把凳子,踮着脚尖艰难地够把亵衣平铺在晾衣杆上。

谢小白走到她身边,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衣裳,道:“贵人昨日看起来并不怎么好,身旁又没有伺候的宫人,奴婢心里不放心,便来看看。”

谢小白说完,公主怔怔地看着谢小白,“别总是心善……”

她的眼睛泛起水光,朦胧的视线落到谢小白的身上,似是透过谢小白在看着谁。

“这宫里面比我惨的多了去了,听说今日司膳司开罪了袁太后,十来个宫女在掖庭宫门口被活活打死。你根本帮不过来,管不过来的。”

“我还听说,有两个宫女竟然幸免于难,还得了袁太后的夸赏。”她从木椅上蹦了下去,砸了咂嘴,“也不知道那连袁太后都能夸赞的南瓜粥,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她用小短手吃力地抱起椅子,往内室搬去。

她一边走,一边道:“对了,那两个宫女也是司膳司的,你可识得她们?”

谢小白拱了拱手,“好巧,您说的那两位宫人之一,正站在您的面前。”

公主惊得连手里正搬着的椅子都掉了。

没想到她身处冷宫,也能接触到后宫的风云人物。

谢小白顺势替她搬椅子,问道:“您出去过?”

冷宫连半个鬼都没有,她从哪听说的大明宫最新新闻?

“这冷宫连个送饭的都没有,我要是不出去找东西吃,早就饿死在这里了。”女童耸了耸肩,举止神态颇像个小大人。

“新帝登基,后宫诸事繁杂,漏了贵人这里的情况也是可能的。”

“你别再贵人长贵人短的了。我是德妃所出的公主,排行十五。皇帝没给我封号,你可以叫我十五公主。”

谢小白知道,十五公主的母亲德妃,曾经因为嫉妒,参与了全后宫动员的弄死皇帝白月光计划,由于道行不够,背了幕后黑手的大锅,惹皇帝厌弃,进了冷宫。

皇帝对德妃不闻不问,就连她在冷宫诞下的女儿十五公主,都被渣皇恨屋及乌,丢在冷宫自生自灭。

如果不是宫里面的老人,很多新宫女,都不知道有十五公主这么个人。

明明是位皇亲国戚,却“问无此人”。

这位十五公主的存在感有多低,从此事中便可见一斑。

“原来是十五长公主。”谢小白行了礼。

她顿了顿,道:“长公主,先帝已逝,您何不试试同新帝、太后打好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