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林湘·我还是当你哥吧

林湘洗了两个苹果准备走出山洞,她脚下久违的轻快,仿佛腹部的笨重一夜间消失了。

晴樾拦住了她的去路。

林湘奇怪地歪头看她一眼,想从她侧边过去,她又一步跨过,依旧挡在了林湘身前。

“怎么了?”林湘把手里的苹果给晴樾递了一个,“给你吧。”

“我不要,你原本又不是准备给我的。”晴樾绞起两条手臂贴在身前。

“你这话怎么听起来酸溜溜的?那我专门再给你洗一个?”

“林湘,这个人欺骗过你,他很可能是来杀你的。”

林湘对晴樾的提醒毫不在意:“那他为什么还不动手呢?”

“因为有我在啊!”

“对啊,有你们在啊!所以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吗?”

晴樾无奈地哼了口气:“但我保证不了没有疏漏的时候啊!”

“就算是这样,那也是我欠他的。”林湘的语气里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晴樾有点生气了:“那孩子怎么办?”

林湘把两个苹果抱在身前,空出一只手拉起晴樾,笑道:“你放心吧,我知道轻重。我欠他一条命,但孩子不是。他敢伤害孩子,我第一个杀了他。”

晴樾看着林湘匆匆而去的背影嚷道:“你现在一只蟑螂都杀不了!”

她跺了跺脚,还是远远地跟在林湘身后,走到了海滩上。看着林湘和苏桓一人咬着一个在海边散步聊天,她撅着嘴满脸黑线。

“你就这样二十四小时盯着他们?”安达走了过来,看到她的表情,禁不住笑了。

“要不呢?始作俑者天天在山洞里睡大觉。”晴樾把不满甩给了安达。

“你说我?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带了个定时炸弹回来,你居然一点都不担心?林湘现在一点自卫的能力都没有。”

“苏桓没有伤害过林湘。”安达不是没有考虑过晴樾所说的,只是,灵族一直依赖读心术来判断一个人,就像当初信任荆旆——虽然结局不太好,但这也不是荆旆的错。可以说,灵族对这样的结局早有心理准备。

“以前没有伤害过,不代表以后不会伤害。他替他们做事,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这个黑点一辈子也洗不掉。”

“那不是为了她吗?”晴樾的论据正好反过来被安达用上了,安达说,“当然,不管什么动机,错就是错。但是,我们讨论的是苏桓会不会伤害林湘,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没看出有问题。”

晴樾有点打噎,只好说:“你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看来你不仅仅是怕他伤害她。你想多了,那都是过去式了。她心里怎么想你不清楚吗?何况她还怀着常风的孩子。”

“是啊,那是常风的孩子,那常风人呢?”

“我在怀疑,到底我们是不是同一个族群的?好像我们的思维方式不太一样。”

“不管哪个族群,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方式永远都不会一样。”

安达感到有点无奈:“那你想怎么办呢?”

“安达,你真的相信这个人?这不像你。”

“并不完全相信。他的心有一半封锁起来了,我们都无法走进去。虽然这可能是因为重创后失忆的缘故,他自己也记不得这半年来发生过什么。但是,也不排除另有隐情。我只是不像你表现得那么敏感。”

晴樾的嘴角这才稍微松了一松:“好吧。”

安达接着说:“还有就是,你不是担心林湘的抑郁症吗?我现在看到她会笑了。苏桓能让她笑,而你不能。”

晴樾瞪着他说:“你也觉得我是在吃醋?我有这必要吗?”

“这个‘也’字很有意思了。”

晴樾狠推了他一把,他笑得更欢了。她说:“你在这看着,我去睡一觉。看紧点。”

安达看着晴樾大踏步走回山洞,他扭头看向沙滩上的两人,自言自语地叹道:“这两人叙旧,我在这干嘛呢我?”

苏桓扶着林湘爬上了一堆礁石,林湘把鞋子踢掉,在礁石边上坐了下来。

苏桓打趣道:“现在跑不动了吧?要求着我帮你了吧?”

“我求你了吗?是你自己伸手过来的。”谁也别想从林湘嘴上讨得半点便宜,她也就剩这么点嘴皮子的工夫了。

“得,合着我犯贱。”他也把鞋子脱了,在她身边坐下,“这里安全吗?”

“很安全,安达和晴樾在这里建了屏障,一般的心灵感应者都找不到,除非是有指向地加强念力的能量感应。”她扭头看他,正好可以看到他头上的伤疤,头发剪短了,伤疤就更明显了。

她忍不住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好像一碰伤口就会重新崩开似的,她又说:“你真的不记得他们对你做过什么吗?”

“想不起来。”他摇头,“可能还是为了那个数据硬盘。他们应该猜到我破解了数据硬盘,大概是想从我的记忆里把我看过的数据挖出来吧。”

“他们得到了数据也没有用。最重要的那样东西,他们没有拿到。”常风告诉她,破坏极地神殿的基因工厂后,他就把苏桓留下的数据光盘毁掉了。

“狼灵血?”苏桓看着她问。

林湘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她把脚往海水里伸,但礁石太高,脚尖离海水还有一点距离。

“我给你洗。”苏桓跳进了水里,用手心掬起一捧水,浇在她脚上。

“我自己来吧。”

“行,你自己来吧,你弯腰给我看看,你能看到自己的脚不?”

“你这叫欺凌弱小。”

“你不叫弱小,你弱小都是装的。骗我保护了你十几年。”

“我不想骗你。”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之间的空气忽然凝结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

“我说过的话还算数的。只有你愿意,我们就可以找一个地方,过一辈子。我会保护你——不管你需不需要我保护,当然还有孩子。”他站起来,手贴到了她脸上。他的手掌仍带着未干的水,凉凉的。

林湘看着他的眼睛,没有回避:“桓哥哥,我嫁给风哥了。他爱我,我也爱他。”

苏桓把手收回,把目光移到了看不到尽头的海平线上:“我知道。我还是当你哥吧。”